•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Signup
  • 名人 名人 关注:0 内容:8

    学人何文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名人
    • 名声鹤起
      金牌会员
      站长

        学人何文汇

       

       

      把盏时光欲倒流

          何文汇出生在一个开明、殷实的小康之家,父母给他提供了很好的生活、学习环境,为他请来了中文家庭教师,优质的家庭学习支援,为他日后成为优秀的学者打下良好的基础。 他自小就爱上了文学。十三、四岁便开始读吴承恩的《西游记》,立即被书中的古典诗词所吸引,于是找来关于诗词格律的书籍,边看边揣摩,尝试著写起诗来。待他看完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便与古典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施耐庵的《水浒传》也是他所钟爱的。他自小博闻强记,《水浒传》中一百零八条好汉的名字、别号,皆能倒背如流。

      中国古代的初等教育是私塾,纵观中国史料记载中的名人学者,无不拥有丰厚的家学。早期优秀的启蒙教育,对培养学人尤为重要。何文汇初上小学,便进了岭南中学(小学部)。这间以岭南文化为主流的学校兼收并蓄了岭南文化的特点:将本土的百越文化、南迁的中原文化、舶来的域外文化融为一体,创立开明之风。为何文汇将来成为香港学界的名人,打下坚实的基础。 学继霸儒等游夏      来自内地的一批学者,打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通过「学海书楼」在香港大会堂举办的讲座传播中国文化。有一天,当时还是预科生的何文汇,路经大会堂,这里的九楼正举办「学海书楼」的国学讲座。

      「学海书楼」是由曾为晚清翰林学士的赖际熙太史,于一九二三年创办的。他是国学专家,辛亥革命后移居香港,曾在香港大学中文学院任教。毕生致力于弘扬中国国粹,聚书授学。「学海书楼」的国学古籍有一千九百余种,共三万四千六百多册。现藏于香港中央图书馆九楼「参考图书馆」。 何文汇停了下来,被讲者动听的话语,深深地吸引住了。于是他走了进去。听了陈湛铨教授的传统中国文化讲座。这一听便是六个酷暑寒冬,每星期六、日风雨无阻。

      这位在香港弘扬了数十年中国文化的学者自称「霸儒」。而他也确曾写过一首《霸儒》七律,有序为证:「余以为在今日横流中,如出周程张朱之醇儒,实不足以兴绝学。要弘吾道,都须霸儒,盖遏恶戡奸,似非天地温厚之仁气所能胜也。」陈湛铨的入室弟子不少,何文汇在《香港诗情》--何乃文、洪肇平、何文汇酬唱录里,称何乃文、洪肇平两位师兄为子游、子夏。也许是上天的刻意安排,赐给他的第一位开蒙老师,便是陈湛铨。随后的是另一位国学专家罗 烈教授--何文汇就读香港大学哲学硕士学位时的导师。两位恩师在香港学界鼎鼎大名,都是颇负时誉的词学专家。何文汇师承他们传授的学问,继承了他们的衣钵,发扬光大。

      一九九九年八月,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出版了何文汇的《诗词四论》,奠定了他在香港古典诗词研究领域的地位,香港词学界后继有人!

       

      肯令国故堕空无

      一九八八年,何文汇出任「新市镇文化教育协会」会长。便开始构思了「全港学界律诗创作比赛」。

      在香港这个商业大都市,推广律诗创作,近乎天方夜谭。但何文汇深知推动古典诗词创作深远意义,藉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他的文化理念,得到了香港商务印书馆的支持。一九八九年夏天,「新市镇文化教育协会」和香港商务印书馆,联合举行了第一届「全港学界律诗创作比赛」。 一九九一年在区域市政局支持下,何文汇联同香港公共图书馆总馆长吴怀德一起筹划了「全港诗词创作比赛」。比赛单年赋律诗,双年填词。「全港诗词创作比赛」与「全港学界律诗创作比赛」遥相呼应,相映成辉。迄今「全港诗词创作比赛」已经举办至第十八届。每年的诗词比赛,都要从数以百计的作品中,筛选出得奖作品,繁琐、辛劳,其中苦况,从何文汇早生的白发中,便知一、二,但他甘之如饴。

      一九九五年,在「全港学界律诗创作比赛」、「全港诗词创作比赛」两项古典诗词比赛举办合共十次之际,何文汇把作者们的近二百首获奖诗词,结集出版《香港诗词拔萃》。二○○七年,他统筹编辑出版了香港百多年来搜集到的一百九十七家诗人的佳作,名为《香港名家近体诗选》,填补了香港诗词文学无专集的空白。

       

      素推正学先平仄

      何文汇曾经这样说过:「由于粤音和中古音的强烈对应关系,因此用粤音读古人的近体诗,仍然铿锵可诵,平仄无误。在保存中国传统文化和欣赏中国古典文学方面,粤音承担了重要的使命。」正是基于这一独特而深刻的认识,何文汇在香港推广了「正音正读」运动。针对香港粤语读音水平每况愈下的情况,他先后写成了《粤音平仄入门》(一九八七)、《粤语正音示例》(一九八九)、《粤音教学纪事》(一九九五)、《粤音正读字汇》(一九九九)、《粤音自学提纲》(二○○一)、《粤读》(二○○七)等书籍。 如果粤语读音不准,就无法诵读古诗,诗词创作将失传。如果仅仅在学界推广正音正读,就会出现学界、民间双重标准。众所周知,语言的艺术,是民间妇孺皆知的艺术,民间是它的土壤,粤音正读只有植根民间,才有其生命力。尽管坊间褒贬不一,何文汇仍然我行我素,坚持不懈。他说:「既然我有机会,我就要把正音正读推广出去,让它广为人知。」

       

      要兴文业须攘袂

      何文汇现在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质素保证局成员;又曾任香港学术评审局和课程发展委员会成员,对香港教育界贡献良多,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 何文汇担任过八年香港中文大学教务长,针对香港大学生的中英语文水平,他指出:「基础的语文训练应该是在中、小学的时候打稳的,但香港的情况特殊,上了大学还要加强基础的语文训练。」「拼音是语文的基础,对读、写、听、说能力帮助很大。同学懂得拼音,能方便日后自学。」

      面对香港大街小巷错别字比比皆是的现象,何文汇二○○六年秋天协助无线电视台制作了《最紧要正字》节目。要兴香港的文章大业,就要从正字开始。标准的语言文字,对发扬民族文明尤为重要,书写民族文明史的工具就是语言文字。由于香港曾长期被外族管治,母语水平不如人意,作为有民族意识的学者,何文汇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

       

      独立楼头树影斜

      何乃文教授在《赠文汇宗兄次髯翁韵》的诗里,对何文汇这样称颂道: 发挥平仄世无俦,广韵功夫第一流。 博士主持风雅事,大声能撼海天秋。

      岁月不知不觉走过了六十一个春、夏、秋、冬,何文汇已经满头鹤发。当年那个风流倜傥的才子,已成为一个智者。香江文化薪火的传送,「全港诗词创作比赛」这个浩大的工程,已经进行到第十八届了。综观他六十一载的生涯,书籍和学问将他塑造成优秀的学人。「粤读行远」承继了悠远的文化脉络,鬓发皆白终不悔,何人能及! 一九七七年何文汇为香港话剧团执笔,将莎士比亚的剧作《哈姆雷特》改编成以中国五代十国为背景的话剧《王子复仇记》。该剧文句洗练、精湛,在香港开辟了改编外国戏剧「洋为中用」之先河。何教授优美的书法,颇具古风;填词作曲,信手拈来,由他填词的《天涯知己》、《好春光》、《美好未来》等歌曲近年来已在内地流行。

      一九八二年,香港电台邀请何文汇制作了《百载炉峰》节目,探讨香港文化演变,历史发展。电视频道于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四年间,播出两辑共二十六集。其中的一集《香港研究史》,从炮台遗址上发现的一个奥秘,提出了「香港历史可上溯至史前」的惊人之说。香港电台二○○一、二○○二年制作了第三、四辑合共十六集。二○○三年还制作了英语版,也是由何文汇主持。 何文汇带领观众,走遍了香港的山川河流、大街小巷。他是香港著名的掌故专家。他热爱自己的家园。当年他远赴英国伦敦大学求学,执教于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但最后还是回到了香港。香江的夕照树影、广厦无垠、深海碧波、山峦余晖吸引著他。他眷恋这片土地,为此吟唱,写下了不少名句,像这首次韵诗:「独立楼头树影斜,归巢百鸟足諠哗。下临广宇千寻海,北望群山几缕霞。人我输赢空自剥,乾坤消息信无差。闲情又动哦诗兴,益觉花间有八叉。」                庄子在《至乐篇》里讲:「褚小者不可以怀大。」可是弹丸之地的香港,且不说这里的学者学贯中西,西方文化从小就耳熟能详,就是在博古通今方面,也获得了华夏文化的真传。这里没有内地「文化大革命」时期破四旧的文化断裂,是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保存得最完整的地方。何文汇教学工作的香港中文大学,是当今世界华夏文化史料保存得最完善的地方。生于斯,长于斯的香港真正学者,咸以传承中国文化为自己的使命和志向。香港成就了何文汇这样杰出的学人,何文汇也给香港文化增添了异彩!

       

       

      王莹发表于2009/8/18 21:39:00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Current Activities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Preferrence
    • Back to Top
    • Separated Post Sidebar Settings: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