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Signup
    • 查看作者
    • 四川方言丨龚华琼:闷哭篓儿

      文/龚华琼

      俗话说:憨鸡公抻啄米。说的是鸡,其实有的人也是这样。就说石湾村的水生吧,爷爷都当十几年了,也快到了阎王不叫自己去的岁数,最近却成了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水生的人才,如果和《刘三姐》的阿牛比,自然矮了半截;如果和莫老爷比,又不知好看了多少倍。一米七几的个头,除了皮肤黢麻黑,不爱说话,人也还是聪明:驶牛磨耙,木工电工,做篾活等,做啥像啥。所以当初他妈老汉跟媒人说让他接他老汉的班,姑娘家一听,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婚一结,水生的接班梦也就醒了。他哥老倌顶了他的位置。

      也许是这个原因,水生和他妈老汉合不来。邻居们很少听到水生和他娘吵架,但他娘背后逢人就骂他。比如骂他是个“闷哭篓儿”。原因就是水生家不给她称口粮,不帮她打米等。水生娘的强悍,是出了名的。听得多了,周围团转的人也摇头,说他们两娘母比外人三四还不如。和自己的娘合不来,也就罢了;和自己的哥哥也打锤割孽,就有些怪了。

      直到他娘去世,两兄弟才开始搭白。以前,在路上遇到了,都是嘟嘴马脸的。唯一像亲兄弟的地方,就是种庄稼都比较凶。石湾村上丢荒的田地多,他们就捡回来,比赛似的做。

      家里儿子和媳妇,在外打工。水生在家把楼房修起。三层小洋楼,冲得很高,方圆十里,老远就看到了。

      不知咋回事,前段时间,派出所的人到他家来了,说是有人告水生。赶场天,石湾村外的人,议论纷纷。

      消息像长了翅膀,飞到了水生的儿、媳那里。他们扑爬连天赶回来,才知道弄拐了,事情不是大家传的那样。

      是啥呢:那天,水生在山湾塘放牛,看到一个女的跳堰,就跳下去救她,送到医院就回来了。后来,女人家要答谢,又不知道水生姓名,就找派出所,派出所就找到村干部,然后一路人就到他家来了。

      知道真相后,有人说,水生命都不要去救人,给钱还不要,硬是莾。也有人说,水生是在丢想头:活了一辈子,总不能老让人说闲话。“闷哭篓儿”这个人其实也不坏。

    • 0
    • 0
    • 0
    • 1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Current Activities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Preferrence
    • Back to Top
    • Single Column Layout Sidebar Settings: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