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Signup
    • 查看作者
    • 方言

      方言(Topolect、Dialect )指的是一个某种语言的变体,但有时也可指一个特定地理区域中某种语言。该词最早出自扬雄(前53—18)的《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一书。

      “方言”在不同的人群中指代不同,中国人口中所称“方言”是一个政治学概念,实为“地方语言”,又称“白话(Vernacular)”,指的是区别于标准语的某一地区的语言。欧洲人口中的“方言”是一个语言学概念,即一种语言中跟标准语有区别的、只通行于一个地区的语言,那就是方言。

      快速导航

      • 关系表知乎精选

      中文名称方言外文名称Dialect 读音Fāngyán分类语言的变体
      概况

      知乎精选最新


      • 1定义简介

      • 界定

      • 分类

      • 2汉语综述

      • 3汉语特征

      • 官话特征

      • 与普通话

      • 4中国各地

      • 官话

      • 吴语

      • 闽语

      • 粤语

      • 湘语

      • 客家话

      • 赣语

      • 其它

      • 5最难排名

      • 6方言的意义

      • 文化意义

      • 文学意义

      • 文艺地位

      • 7世界方言

      • 印欧语系

      • 美国方言

      • 意大利语

      • 日尔曼语

      • 8遗产保护

      • 9相关著作

      • 内容介绍

      • 作者简介

      • 著作历史

      • 著作注疏

      • 贡献影响

      • 10相关刊物

      • 11相关人物

      • 代表方言

      • 白领方言

      • 电视节目

      • 电视人物

      1定义简介

      编辑

      界定

      方言地域分布一些语言学者认为,所谓“方言”和“语言”的区别基本上是任意的,遭到其他很多语言学者反对,并提出种种不同的判断标准,这些不同的判准却常常会产生不一致的结论。一般来说,所有的方言实际上都可以被称作或视作语言(相互之间关系亲缘较近的语言可以互称为对方的方言,而相互之间亲缘关系遥远,在形成和发展历史上相关性较小的语言则不可互称为对方的方言。)

      在实际操作中,个别语言之所以为“方言”,通常是由于以下的原因:

      缺少适当的书面语,语言未达到准确描述的程度;语言使用者没有属于自己的国家; 同一民族(或国家)拥有多个语言系统。以下对语言学者几种比较常用的“方言与语言比较”的判别方式进行讨论,并进一步指出这些判准在实际应用上的困难。在一些情况之下,对于语言和方言的界定,已不仅是语言学层面上的问题了。

      注意:“所谓“方言”和“语言”的区别基本上是任意的”,指的是,一种语言(口音),如济南话,可以称其为一种方言,同时也可以称其为一种语言,而不可理解为,任何一种语言,可以称作另一种语言的方言,判定一种语言是否另一种语言的方言,要从语系归属,语法,同源词等多方面考量,同时兼顾一些政治等其他因素。

      分类

      方言是语言的变体,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 方言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

      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的异同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察。

      二者的相同点:第一,都是语言分化的结果,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的体现;第二,都没有全民性特点,社会方言通行于某个阶层,地域方言通行于某个地域,当然,就地域而言,地域方言在一定的范围内是有一定的全民性的;第三,都要使用全民语言的材料构成。

      2汉语综述

      编辑

      汉语方言俗称地方话,只通行于一定的地域,他不是独立于民族语之外的另一种语言,而只是局部地区使用的语言。现代汉语各方言大都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而逐渐形成的。形成汉语方言的要素很多,有属于社会、历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人口的迁移,山川地理的阻隔等;也有属于语言本身的要素,如语言发展的不平衡性,不同语言的相互接触、相互影响等。

      方言虽然只是在一定的地域中通行,但本身却也有一种完整的系统。方言都具有语音结构系统、词汇结构系统和语法结构系统,能够满足本地区社会交际的需要。同一个民族的各种地方方言这个民族的共同语,一般总是表现出“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语言特点。一般情况下,民族共同语总是在一个发言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

      方言地域分布在我国现代几大汉语方言中,北方方言可以看成是古汉语经过数千年在广大北方地区发展起来的,而其余方言却是北方居民在历史上不断南迁逐步形成的。在早期的广大江南地区,主要是古越族的居住地,他们使用古越语,与古汉语相差很远,不能通话。后来,北方的汉人曾有几次大规模的南下,带来不同时期的北方古汉语,分散到江南各地区,于是逐步形成现在彼此明显不同的六大方言。现各方言之间差异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北方汉语与南方古越语在彼此接触之前,其内部就有各自的地区性方言;二是北方汉语南下的时间不同,自然汉语本身就不相同;三是南方各方言分别在一定独特环境中发展。

      汉族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程度不同的分化和统一,因而使汉语逐渐产生了方言。

      现代汉语有各种不同的方言,它们分布的区域很广。现代汉语各方言之间的差异表现在语音、词汇、语法各个方面,语音方面尤为突出。但由于这些方言和共同语之间在语音上都有一定的对应规律,词汇、语法方面也有许多相同之处,因此它们不是独立的语言。根据方言的特点,联系方言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以及目前方言调查的结果,可以对现代汉语的方言进行划分。当前我国语言学界对现代汉语方言划分的意见还未完全一致,大多数人的意见认为现代汉语有七大方言。

      我国人口较多,比较复杂,所以讲不通的方言分区处理分析。按照现代通俗的分发,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北方方言(官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

      同时,在复杂的方言区内,有的还可以再分列为若干个方言片(又成为次方言),甚至再分为“方言小片”明知道一个个地点(某事、某县、某镇、某村)的方言,就叫做地方方言。如广州话、长沙话等。

      3汉语特征

      编辑

      官话特征

      ①塞音和塞擦音声母大都有清声送气与清声不送气之分,而没有清声与浊声的对立,反映出清声母多而浊声母少的特点。古全浊声母字在现代官话方言各支系中几乎都念为清声母字,很少例外。一般古全浊平声念送气清声母,古全浊仄声念不送气清声母。

      ②韵母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辅音韵尾比较少。

      ③声调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调类的数目比较少。除江淮官话、华北官话中河南黄河以北地区、西北官话中山西南端、陕西的陕北及内蒙古西部部分地区有入声调外,其余各地官话大都没有入声调。整个官话方言区的声调以4~5个为最多,尤以4个声调最普遍,少于4个或多于5个的都比较少。古四声中,平、上、去三声在各地官话中的分化、发展情况大体相似,即:古平声清声母字各官话大都念为阴平,如包、周、基、夫、甘、尊、当、江、光等;古平声浊声母字各地官话大都念为阳平,如爬、徒、锄、奇、条、林、沉、群、同、红等;古上声清声母和次浊声母字各地官话大都念为上声,如补、早、胆、粉、党、井、榜、选、暖、染、老等;古上声全浊声母字和古去声字,各地官话多念去声,如古上声全浊声母字部、父、道、愤、荡和古去声字过、怕、步、带、共、耀等。古入声字在官话方言中的念法比较复杂,除江淮官话及西北官话中山西、陕西部分地区、华北官话中黄河以北河南省部分地区保留入声自成调类外,其余入声调消失的各地官话,古入声字的归属各不相同。大致说来,华北官话跟北京话一样,入声消失后入声调的字分派平、上、去各声,即所谓"入派三声":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次浊声母入声字归去声,清声母入声字分派到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各调中去;少数地方(如济南、大连)与北京略有不同:古入声清声母字或全归阴平(如济南),或全归上声(如大连)。西北官话没有入声的地方古入声调字的分派有两种情况:或是古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其余归阴平,如西安;或是古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其余归去声,如兰州。西南官话古入声字的分派最为划一:只要是古入声字,不论声母是什么,一律念阳平调,几乎没有例外。

      与普通话

      普通话就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是全国各民族通用的语言。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普通话”这个词早在清末就出现了。1902年,学者吴汝纶去日本考察,日本人曾向他建议中国应该推行国语教育来统一语言。在谈话中就曾提到“普通话”这一名称。1904年,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学日本时,曾与留日学生组织了一个“演说联系会”,拟定了一份简章,在这份简章中就出现了“普通话”的名称。1906年,研究切音字的学者朱文熊在《江苏新字母》一书中把汉语分为“国文”(文言文)、“普通话”和“俗语”(方言),他不仅提出了“普通话”的名称,而且明确地给“普通话”下了定义:“各省通行之话。”上世纪三十年代瞿秋白在《鬼门关以外的战争》一文中提出,“文学革命的任务,决不止于创造出一些新式的诗歌小说和戏剧,它应当替中国建立现代的普通话的文腔。”“现代普通话的新中国文,应当是习惯上中国各地方共同使用的,现代‘人话’的,多音节的,有结尾的……”

      方言地域分布“普通话”的定义,解放以前的几十年一直是不明确的,也存在不同看法。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10月召开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期间,汉民族共同语的正式名称正式定为“普通话”,并同时确定了它的定义,即“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为促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规范化而努力》的社论,文中提到:“汉民族共同语,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把普通话的定义增补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这个定义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明确规定了普通话的标准,使得普通话的定义更为科学、更为周密了。其中,“普通话”二字的涵义是“普遍”和“共通”的意思。

      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这是在1955年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上确定的。这个定义实质上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提出了普通话的标准,那么这些标准如何理解呢?

      “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指的是以北京话的语音系统为标准,并不是把北京话一切读法全部照搬,普通话并不等于北京话。北京话有许多土音,比如:老北京人把连词“和(he)”说成“han”,把“蝴蝶(hudie)”说成“hudiěr”,把“告诉(gaosu)”说成“gaosong”,这些土音,使其他方言区的人难以接受。另外,北京话里还有异读音现象,例如“侵略”一词,有人念“qīn lue”、也有人念成“qǐn lue”;“附近”一词,有人念“fujin”,也有人念成“fǔjin”,这也给普通话的推广带来许多麻烦。从1956年开始,国家对北京土话的字音进行了多次审订,制定了普通话的标准读音。因此,普通话的语音标准,当前应该以1985年公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以及1996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为规范。

      就词汇标准来看,普通话“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指的是以广大北方话地区普遍通行的说法为准,同时也要从其他方言吸取所需要的词语。北方话词语中也有许多北方各地的土语,例如北京人把“傍晚”说成“晚半晌”,把“斥责”说成“呲儿”,把“吝啬”说成“抠门儿”;北方不少地区将“玉米”称为“棒子”,将“肥皂”称为“胰子”,将“馒头”称为“馍馍”。所以,不能把所有北方话的词汇都作为普通话的词汇,要有一个选择。有的非北方话地区的方言词有特殊的意义和表达力,北方话里没有相应的同义词,这样的词语可以吸收到普通话词汇中来。例如“搞”、“垃圾”、“尴尬”、“噱头”等词已经在书面语中经常出现,早已加入了普通话词汇行列。普通话所选择的词汇,一般都是流行较广而且早就用于书面上的词语。近年来,国家语委正在组织人力编写《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将对普通话词汇进一步作出规范。

      4中国各地

      编辑

      官话

      官话方言,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的基础方言,以北京话为代表,内部一致性较强,分为北方官话,江淮官话,西南官话,东北官话等,在汉语各方言中它在中国大陆分布地域最大,使用人口约占汉族总人口的73%。

      分布在北南文化线(通州县东-南通市东-长江-靖江市北-长江-镇江市东-丹阳县西-金坛县西-溧阳县西-溧水县南-高淳县北-广德县-郎溪县-宣城市-芜湖县北-繁昌县-南陵县东-铜陵县-铜陵市东-青阳县东南-石台县北-彭泽县-湖口县南-九江市南-瑞昌市-长江-黄石市-武汉市南-长江-临湘县-常德市-沅江-怀化市-靖州县-通道县-永州-郴州-桂林东-贺州-柳州南-河池南-百色)以北的全部汉族居住区。

      官方言的明显特点包括:丢失了大部分的中古辅音韵尾。中古汉语中的“-p,-t,-k,-m,-n,-ng,-h(束喉音)”已经只剩下“-n,-ng”。同时,与其他方言相比,北方话的声调较少。(这是因为北方话中只有平声区分阴阳。)因此,北方方言包含了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应产生的复合词。这在其它方言中比较少见。

      官话方言分支

      官话分支

      官话次分支

      北京官话 京师片
      怀承片
      朝峰片
      石克片(存争议)
      东北官话 辽沈片
      松辽片
      松锦片
      冀鲁官话 保唐片
      石济片
      沧惠片
      胶辽官话 登连片
      青莱片
      营通片
      兰银官话 金城片
      银吴片
      河西片
      北疆片
      中原官话 兖菏片
      徐淮片
      郑开片
      洛嵩片
      南鲁片
      漯项片
      商阜片
      信蚌片
      汾河,片
      关中片
      秦陇片
      陇中片
      南疆片
      江淮官话 洪巢片
      通泰片
      黄孝片
      西南官话 成渝片
      灌赤片
      黔北,片
      滇西片
      昆贵片
      岑江片
      黔南片
      鄂北片
      武天片
      湘南片
      常鹤片
      桂柳片

      吴语

      方言地域分布分布在上海、江苏南部、浙江大部分、安徽南部、江西东部、福建西北角。典型的吴方言代表是苏州话。使用人数大约为9000万。

      吴语主要特点为:

      1.保留古汉语全清、次清、全浊声母三分,其中全浊声母一般读作浊音,如大多数地点古端、透、定三母读/t/、/th/、/d/。大多数地点古三个鼻音韵尾合并为一个(一般为-ng);为了适应吴语快语速的需要,三个入声韵尾亦合并为一个喉塞音。

      2.保留古汉语平仄音韵。保留全部入声。

      3.声调按清浊分为两组,一般有七到八个,八声为:阴平/阴上/阴去/阴入/阳平/阳上/阳去/阳入。但上海市区只有六个。

      4.吴语具有汉语中独一无二的广式连续变调系统。形象地说,在讲吴语的时候,一句话,或者一个短语,只有第一个字是保持了其原本的声调,后面的字,根据第一个字的声调(甚至在不少时候,首字也要发生声调变化),以及说话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改变了声调的高低和走向,称作变调。这种变调是广泛存在的,即变调可能超越了句子、短语或者词汇等语音单位而存在,所以称为广式连续变调。同时,这种变调是有倾向性的,即将原先不平整的声调,变成平整的,而且同时以词、短语为单位,加强了词里面的字,或者短语 里面的字之间的联系关系,使得看上去像一个整体,所以又被非正式地称为连读变调。

      5、保留古汉语尖团分化音。如:箭zian—剑、清cing—轻、小siao—晓、西—希、锡—吸、相siang—香、酒ziu精zing—久经,每对读音都不同,前者为尖音、后者为团音。“西-希、锡-吸”四字为四个不同音,分别为si/xi/sieh/xieh。

      吴方言分支

      吴语分支

      吴语次分支

      太湖吴语 太湖片
      南部吴语 上丽片
      台州片
      东瓯,片
      金衢片
      西部吴语 宣州片
      徽州,片
      徽语(存争议) 绩歙片
      休黟片
      祁婺片
      旌占片
      严州片

      闽语

      闽语,或称闽方言,在福建大部、台湾大部、广东东部潮汕地区及西南部的雷州半岛、高州、电白、茂港、海南、广西东南部、浙江东南部温州地区一部分等地及港澳闽籍同胞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使用,台湾80%多的人祖籍福建。中国大陆及海峡两岸使用闽语的人口总数合计大概八千万人。由于闽语的内部分歧比较大,通常分为闽北语(以建瓯话为代表)、闽东话(以福州话为代表)、闽南语(以闽台片之厦门话与台湾通行腔为代表);莆田方言(莆田话)、潮州话、雷州话、闽中话、海话、黎话、闽北话、海南文昌话均属于闽语系分支。闽语保留了大量的古代汉语,闽语被学术界认为是最接近上古汉语的现代汉语方言,闽语是所有方言中唯一不完全与中古汉语韵书存在直接对应的方言。闽语中影响力较大的是闽东语、莆田话、闽南语。闽语的主要语音特征包括:古浊声母多数读为不送气清音;声母“知”组读同“端”组;部分的“匣”母读同“群”母;轻重唇不分(没有f-、v-等声母);连读变调较为发达,部分地区有其他连读变音现象;文白异读非常丰富,文读与白读有体系性的差别。闽语受到历史上不同时期古汉语音韵的反复多次重叠。

      闽方言分支

      闽语分支

      闽语次分支

      闽东语 福州话
      福安,话
      蛮话
      闽南语 闽台片
      浙南片
      潮汕片
      大田片
      中山片
      琼文片
      闽北语 建瓯话
      闽中语 永安话
      莆仙话 莆田话

      粤语

      粤语方言传统上叫“广府话,一般通称“粤语”,本地人又称之为“白话”,外地人习惯叫做“广东话”。以广州话为代表,主要用于广东省中部、西南部、海南省部分地方、广西壮族自治区、香港、澳门和海外部分华人中间。粤语声调非常复杂,广州话有9个声调。同时也是保留中古汉语特征较完整的方言之一,包含p,t,k,m,n,ng六种辅音韵尾。粤语内部的分歧不大。使用粤语的人口大约站汉族总人口的4%,据估计,全球约有8000万人左右使用粤语方言。粤语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四大语言,加拿大第三大语言,美国第三大语言。此外,粤语亦是唯一除普通话外在外国大学有独立研究之中国汉语,亦是唯一除普通话外拥有完善文字系统的汉语,可以完全使用汉字和粤语字表达。

      广东省、广西通行粤方言县市表

      方言片 通行地区 代表话种
      粤海片(广府片) 广州,佛山,肇庆,深圳,云浮,清远,惠州,韶关,香港,澳门 广州话
      四邑片 台山,恩平,开平,新会,斗门,江门,鹤山,部分地区 台山话
      香山片 中山,珠海(斗门除外) 石岐话
      莞宝片 东莞,深圳宝安区,香港,新界,部分地区 莞城话
      高雷,片 湛江,茂名,高州,信宜,化州,电白,廉江,徐闻 高州话
      桂南片 内含邕浔粤语,广西南宁市,横县,平南一带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区 南宁话
      梧州,片 广西梧州,大安,丹竹,武林,桂平,金田,苍梧,贺州,一带 梧州话
      勾漏片 广西玉林及,贵港,两市13个县市一带(除,平南县,桂平县,城外) 没有
      钦廉片 广西,钦州,合浦,浦北,防城,灵山,北海一带 没有

      湘语

      在湖南使用。分布在湖南省大部分地区(西北角出外),通常被分为老和新两类。新湘语在演化过程中受到较多官话和赣语的影响。湘方言以长沙话(新)及娄邵片(老)为代表,使用者约占总人口的5%。新湘语以长沙话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特点为方言舌音,后鼻音丢失,及ch/q不分、h/f不分、sh/x不分、ong/eng不分等。包括长沙话,岳阳话,益阳话,株洲话,湘潭话等。老湘语包括衡阳话,湘乡话,邵阳话等,如湘乡话分布在湘乡、双峰、娄底、涟源四县市,整体发音基本一致。新湘语通行在长沙等较大城市,受北方方言的影响较大。湘方言使用人口约占汉族总人口的3.2%。

      湘方言分支

      长益片 衡州片 娄邵片 永全片 辰溆片

      客家话

      方言地域分布在中国南方的客家人中广泛使用,主要包括广东东部部分、北部、福建西部、福建漳州南部的平和、南靖、云霄、诏安部分地方存在不少客家镇、村,有客家人几十万,江西、广西、湖南、四川等省也有使用客家方言。使用受漳州话影响的客家话。江西南部、广西东南部、台湾桃园、新竹、苖粟三县、四川、浙江等地,以梅县话为代表。客家人是从中原迁徙到南方的,虽然居住分散,但客家方言仍自成体系,内部差别不太大。而虽然是一种南方方言,但客家话是在北方移民南下影响中形成的,客家话因而保留了一些中古中原话的特点。客家话不仅限于汉族客家人使用,在畲族中也广泛使用。使用客家话的人口大约占总人口的4%,占汉族总人口的3.6%

      客家话由于分布区域广阔,且不少分布区是丘陵和山区,交通不便,形成多种不同的客家方言。在方言划分上,中国大陆、台湾、海外并不统一。中国大陆学界传统上将客家话分为南北两大片,各含若干片,每个片下细分若干小片。台湾则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将客家话按行政管理机构进行划分,每个行政机构的客家话采用其语言部门的权威划分方法。

      赣语

      赣语,又称赣方言,古称傒语。主要用于江西大部、湖南东部,安徽西南部等地。使用人数约为使用人口约5148万(早先3000万的数据是不够准确的),是汉语七大方言区之一。

      江西省内通行赣方言的有60 多个县市。

      包括南昌、景德镇(城区)、萍乡和宜春、抚州、井冈山三地区的各县市:南昌、新建、安义、靖安、奉新、高安、宜丰、铜鼓(也有人认为通行客家方言)、上高、万载、分宜、新余、清江、丰城、进贤、东乡、临川、金溪、资溪、南城、黎川、崇仁、宜黄、乐安、南丰、新干、峡江、永丰、吉水、吉安、泰和、永新、莲花、安福、宁冈、遂川、万安;上饶、九江两地区的大多数县市:波阳、余干、万年、鹰潭、贵溪、余江、弋阳、横峰、铅山、乐平、永修、德安、星子、都昌、彭泽、武宁、修水;赣州地区的广昌、石城、宁都、兴国、于都、瑞金、会昌等县也有使用赣方言的乡镇。

      此外,通行赣方言的还有湖南省东界的13个县:临湘、平江、浏阳、醴陵、攸县、茶陵、酃县、桂东、汝城、常宁、资兴、安仁,有人认为岳阳、永兴也属赣方言区;福建省西北部的4个县市:邵将话区的邵武部分、光泽部分、建宁部分、泰宁部分;湖北省东南部与江西省连界的8个县:通城、蒲圻、崇阳、通山、阳新、咸宁、嘉鱼、大冶;安徽省西南部安庆地区的望江、东至、宿松、怀宁、太湖、潜山、岳西、桐城等县的方言,据初步了解,也和赣方言相近,归属未定,可能也将划归赣方言。

      赣方言分支

      赣语分支

      昌都,片 抚广片 耒资片

      其它

      下面的几种方言是否构成独立的大方言区,尚有争议。

      平话:在广西的部分地区使用.相传为宋朝时驻守广西的平南军讲的山东话。是北方方言的分支。

      徽语:又称徽州话,或认为属于吴语。

      为什么北方方言覆盖范围大而且和古代语音很不同?

      因为北方经常被外族统治,而且经常战争,战争使百姓逃难很普遍,所以北方的方言覆盖范围大,而且是各地区方言混合,并和外族语言混合的产物。

      但广东方言和福建方言区由于很少战争,而且人口流动不大,使用反留下了很多古音,而且亚方言也多。由于唐末和五代十国后,很多北方人逃到了广东,北宋后广东很少战争(广东其实远离中国战争的主战场),所以保留了很多唐音。

      但北方就不同了,是金国(曾统治中国北方100多年),蒙古,清朝等改朝换代战争的主战场。所以现在的北方方言(以普通话为标准)覆盖范围大,使用汉语70%是用北方方言,四个亚方言间的区别也不大,而且语音和古代非常不同。

      5最难排名

      编辑

       排名第十:东北话   东北话可以说是跟普通话发音最为接近的方言了,而且随着赵本山等小品演员的大力普及,可以说已经是家喻户晓,不管老人孩子都能吆喝出几句,而且东北话从发音上就能体现出东北人憨直豪放的性格,容易得到大家的接受。但是东北话因为有很多分支,比如大连话,沈阳话等等,最标准的东北话还是在铁岭朝阳一带,而且东北话有个别字词的发音还是让外地人很难听懂,但是这样的字词在东北话里并不常使用。

      方言地域分布 排名第九:天津话  天津话可以说从骨子里就透着那种天津人的幽默,相声艺术经常使用到天津话,以达到更好的搞笑效果。天津话基本上没有什么让人听不懂的字词,但是由于天津话发音音调和普通话差别很大,要是说话语速过快,还是让人听不懂。   

      排名第八:山东话  山东胶东半岛的城市说话发音和东北的大连话相当接近, 一般人都能够听得懂,但是要是到了潍坊等内陆城市,其地方方言就有些晦涩难懂了。山东话以其独特的发音总是让人觉得很土,但是听长了就会感觉到齐鲁大地深厚的文化底蕴就通过这浓厚的山东味体现出来,别忘了当年孔子孟子说得也都是山东话啊!

       排名第七:四川话  四川话在西南地区有很大的影响,属于汉语北方方言西南官话的一个分支,语音、词汇、语法等和普通话有很大的一致性,也有自己不同的特点,而以语音方面的差异最大。四川话语音系统共有20个声母、36个韵母、4个声调,还有韵母儿化现象。由于四川人口众多,而且外出打工的人也很多,使得四川方言让很多人熟知。   

      排名第六:长沙方言  长沙是湖南的省会,是全省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而且人口众多,交通便利,因此长沙方言从古至今,一直受北方方言的影响,与普通话距离较小。使用人口约占汉族总人口的5%,因此,它在汉语方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湖南是个出伟人的地方,而且《红楼梦》里面都透露出分明的湖南方言语境。      

      排名第五:陕西话    陕西是中华民族古代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陕西方言得天独厚,博大精深,从这些方言中我们既可以窥视到古老的华夏文化的发展轨迹,又可领略到今人溢于言表的真情实感。由于陕西地理特点是东西狭义南北长,各地方言土语大不相同,甚至同一句话,因咬音轻重语速缓急不同而内容涵义不同。

      排名第四:上海话   上海话和浙江的杭州话以及宁波话多少有些相似的地方.      

      排名第三:苏州话    苏州话体现了浓浓的古意和一种书卷气。苏州人说“不”为“弗”,    句子结尾的语气词不用“了”而用“哉”,人们听见苏州话会有一种亲切感。苏州话历来被称为“吴侬软语”,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软”,尤其女孩子说来更为动听。在同属吴方言语系的其他几种方言中,等都不如苏州话来得温软。有句俗话说宁愿听苏州人吵架,也不听宁波人说话,充分说明了苏州话这个“软”字。

      并列排名第三:闽南话    闽南话的流播不只在闽南地区,早已超过省界和国界,在外省传播闽南话最广的是台湾,台湾岛上,除了高山族地区外,差不多都通行着近于漳州腔和泉州腔的闽南话。估计没有语言天赋的人,就是在福建待上一辈子可能都听不懂闽南话,闽南话是汉语七大方言中语言现象最复杂,内部分歧最大的一个方言。   

       排名第二:广东话  广东话可以说现在是流传广泛,很多人都会说几句简单的广东话,但是我把广东话排名第二的原因是,广东话不只有自己独特的发音,还有自己的文字,而且在广州的公交车上都是先用广东话再用普通话进行报站的,有些广东人包括香港人甚至听不懂普通话,这足以说明广东话与普通话的差别之大,而且广东人很保护自己的方言,只要有可能他们都会尽量使用自己的方言。     

      排名第一:温州话  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说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说鬼话。这里所说的鬼话并不是侮辱温州人的意思,据说在抗日战争中,八路军部队相互之间联系由于保密需要,都是派两个温州人,进行电话或者步话机联系,而日本鬼子的情报部门,总是也翻译不出这发音极其复杂的温州话,可以说当时的温州人就像美国大片中的风语者一样,为抗战胜利起到了相当大作用。所以说鬼话并不是说温州人说的话是鬼话,而是日本鬼子听不懂的话。通过这个我们就可以了解到温州话有多么难懂。     

      6方言的意义

      编辑

      文化意义

      方言历史发展1.方言是一种独特的民族文化,它传承千年,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2.人们现在已经开始有意识的保护历史文化,如保护国粹京剧,保护民族传统节日等。

      3普及普通话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废弃方言,抛弃民族的艺术。

      4.中国是有着56个民族的多民族国家,地广物博,幅员辽阔。而尊重个民族及地方人民则是保证祖国统一的必要条件,尊重人民,首先要尊重他们的文化。

      5.普通话作为人与人之间交流沟通的工具,普及固然重要,而方言作为文化艺术,蕴含着浓厚的民族特色,也应被保护,二者并不矛盾。

      6.某种程度上来说,方言更能代表地区文化特色,方言是一种社会现象。

      方言所体现的地方特色是普通话无法比拟的,例如东北方言,其简洁、生动、形象,富于节奏感的特色,与东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性格相当吻合 语言文化遗产有特别重要的保护价值。这首先在于语言文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双重属性:它既是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其本身也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语言是特定族群文化的重要部分,体现着一个族群对世界的基本认知方式和成果,通常被当作构成一个民族的标志性元素之一;同时,语言作为其他文化的载体,承载着一个族群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积累的大量文化信息。在中国,各少数民族语言的存活是保护少数民族文化遗产的基础,汉语的各种方言是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表现形式,也是普通话健康发展的资源和保障。这些关于语言的文化价值的基本论点已经有不少文献论述,限于篇幅,此处不加详论,仅引述著名作家王蒙的一段生动的表述。王蒙曾说到维吾尔语是如何复杂难学而又曲折精妙,并进一步谈到对语言的见解:“真是怎么复杂怎么来呀!而它们又是那样使我倾心,使我迷恋。它们和所有的能歌善舞的维吾尔人联结在一起。……我欣赏维吾尔语的铿锵有力的发音,欣赏它的令人眉飞色舞的语调,欣赏它的独特的表达程序……一种语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工具,而且是一种文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群,是一种生活的韵味,是一种奇妙的风光,是自然风光也是人文景观。”这段话是作家基于自己的直感而谈的,不是学术语言,但是其见解很接近我们对语言文化遗产的界定和对语言文化价值的理解。

      著名学者周海中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语言是人类文化的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每种语言都能表达出使用者所在民族的世界观、思维方式、社会特性以及文化、历史等,都是人类珍贵的无形遗产;当一种语言消失后,与之对应的整个文明也会消失。当今处于弱势的民族语言正面临着强势语言、全球化、互联网等的冲击,正处于逐渐消失的危险;因此,有关机构和语言学界都应该采取积极而有效的措施,抢救濒临消失的民族语言。保护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有利于人类文明的传承与发展,也有利于民族团结、社会安定。

      文学意义

      中国现代语言的革命是以文学革命为发端的。提倡“诗界革命”的黄遵宪早在1868年(同治七年)就写有这样的诗句:“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即今流俗语,我若等简编,五千年后人,惊为古斓斑。”③黄遵宪提倡文学创作中口语与书面文字的一致,把“流俗语”看作诗歌流芳百世的典范。俗语包含在方言之中。方言是地方语言,它是一种语言的地方变体。某一地区的方言与全民族语言总是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同时各地方言在在语音、词汇、语法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俗语则是流行于民间,在群众口头中常用的一些定型的通俗语句,包括谚语、俚语、歇后语等。俗语往往地方色彩很浓,所以有些俗语也即是方言词语,两者很难截然分开。因此许多方言汇释的著作都兼收俗语。鲁迅先生在《门外文谈》中说“方言土语,很有些意味深长的话,我们那里叫‘炼话’,用起来是很有意思的。恰如文言的用古典,听者也觉得趣味津津。”黄遵宪对“流俗语”的推崇倍至,确实不无道理。常言道:“最干净的水是泉水,最精练的话是谚语。”又闻“谚语--语言中的盐。”文学大师门从来没有鄙视过方言土语。

      方言地域分布几乎与黄遵宪同时的梁启超也主张采用言文一致的“俗语文体”。他认为“自宋以来,实为祖国文学之大进化。何以故?俗语文学大发达故。宋后俗语文学有两大派,其一则儒家、禅家之语录,其二则小说也。小说者,决非以古语之文体而能工者也。”而且“苟欲思想之普及,则此体非徒小说家当采用而已,凡百文章,莫不有然。”④裘廷梁还归纳出了“白话”的“八益”,即“省日力”、“除骄气”、“免枉读”、“保圣教”、“便幼学”、“炼心力”、“少弃才”和“便贫民”,⑤很明显都是针对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语文工具改革而言的。

      五四时期的白话文运动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导和标志,它同样先是一场文学革命。“言文一致”依然是它的宗旨。那么,这时的“白话”是否就是常说的“官话”呢?似乎不是。钱玄同说过“我们提倡新文学,自然不单是改文言为白话便算了事。惟第一步,则非从改用白话做起不可。”⑥胡适的“八事”中“四曰不避俗字俗语(不嫌以白话作诗词)”。到1918年,胡适致钱玄同的《论小说及白话韵文》的一封信中,曾将“白话”的语言特点,归纳为三条:

      “(一)白话的‘白’,是戏台上‘说白’的‘白’,是俗语‘土白’的‘白’。故白话即是俗语。”

      “(二)白话的‘白’,是‘清白’的‘白’,是‘明白’的‘白’。白话但须要‘明白如话’,不妨夹几个明白易晓的文言字眼。”

      “(三)白话的‘白’是‘黑白’的‘白’。白话便是干干净净没有堆砌涂饰的话,也不妨夹几个明白易晓的文言字眼。”⑦

      由此可见,胡适所谓的“白话”或“话”是从口语的角度提出的,“白话”对立着文言,却包容着方言。胡适并没有明确区别方言和共同语。胡适认为“方言未尝不可入文。如江苏人说‘像煞有介事’五个字,我所知的各种方言中竟无一语可表示这个意思。”⑧对“国语”与“方言”的关系,胡适还有着独到的、发人深思的见解:“国语不过是最优胜的一种方言;今日的国语文学,在多少年前,都不过是方言文学。正因为当时的人肯用方言作文学,敢用方言作文学,所以一千多年之中积下了不少的活文学。其中那最有普遍性的部分,遂逐渐被公认为国语文学的基础。……国语的文学从方言文学里出来,仍需要向方言的文学里去寻它的新材料、新血液、新生命。”⑨……有了国语的文学,方才有文学的国语。……有了文学的国语,方才有标准的国语。(《建设的文学革命论》)。“方言的文学也是这样的。必须先有方言的文学作品,然后可以有文学的方言。有了文学的方言,方言有了多少写定的标准,然后可以继续产生更丰富更有价值的方言文学。”⑨由胡适等人的观点看,方言与国语在文学中的作用几乎平列,两者之间互相补充,互相促进,共同为文学的繁荣努力。

      文艺地位

      从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看,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涉及某一地方言或几地方言的运用。在以话本为其雏型的明清白话小说中有许多方言成分,这是众所周知的。了解这些方言成分不仅对于欣赏作品的内容大有帮助,并且在考证小说的作者、籍贯、成书过程、版本优劣等方面往往能提供重要的线索。

      方言文学倘若指各地民间歌谣戏曲曲艺,那自然是源远流长;倘以小说而论,真正的方言小说则在清末兴起。明清白话作品中有许多方言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胡适说:“从文学的广义着想,我们更不能不依靠方言了。文学要能表现个性的差异:乞婆、娼女人人都说司马迁、班固的古文固是可笑的,而张三、李四人人都说《红楼梦》、《儒林外史》的白话,也是很可笑的。古人早已见到这一层,所以鲁智深和李逵都打着不少的土话,《金瓶梅》里的重要人物更以土话见长。评话小说如《三侠五义》《小五义》都有意夹用土话。”⑨其实《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三言》、《二拍》、《儒林外史》、《说岳全传》等作品中保存的当时大量的口语资料,既反映了近代汉语的发展概貌,也说明了方言在文学作品中所占有的特殊地位。在清末之前纯粹用方言来写作的小说并不多见,其中影响较大的有用北京话写的有文康的《儿女英雄传》、石玉昆的《七侠五义》;用扬州话写的有邹必显的《飞跎子传》;用苏州话写的有韩子云的《海上花列传》和张春帆的《九尾龟》(限于对白);用北部吴语写的有张南庄的《何典》等。

      7世界方言

      编辑

      印欧语系

      印欧语系是 世界上分布最广泛的 语系之一。非洲、美洲 、亚洲 、欧洲和大洋洲 的大部分国家 都采用印欧语系的语言作为母语 或官方语言 。印欧语系包括约443种(SIL 统计)语言 和方言 ,使用人数大约有30亿。

      方言世界分布历史

      针对亚欧各种不同的语言,18世纪威堉·琼斯爵士首先提出“原始印欧语”皠存在。他发现当时人类已知最古老的诚言其中四种拉丁语 、希腊语、梵文 和波斯语之间有相似之处。后来19世纪初德国的弗朗兹·葆朴对此理论进行了系统皠论证。19世纪时,学者通常将这系语言??为“印度-日耳曼语系”,有时候也叠“雅利安语系”。但后来人们逐渐发珠欧洲大多数语言与此都有关联,名称习转变为 印欧语。一个明显的例子是: 梵文和立陶宛语及拉脱维亚语 的古口语方言 之间有很强的相似性。这些语言共吠的假想祖先称作 原始印欧语。关于这个语言的起始地(Urheimat)@今日的学者同意两种说法:一是黑海咠里海北方的干草原(见库尔干),二是安纳托利亚。支持库尔干假说的将这种语言的时顿推算在公元前约4000年左右;支持安纳??利亚假说的将时间要再往前推好几千 ??(见印度-赫梯语 )。

      语言特点

      印欧语系各语言原来都是屈折语 ,原始的印欧语的名词有3个性,3个敠和8个格的变化(例如俄语这个特点保存得比较完好);广泛利砨词缀 和词干元音音变来表达语法 意义;名词 和大部分形容词 有格 、性 和数 的变化;动词 有时态 、语态 和语体 的变化,主语和动词在变化中互相呼应。另外,印枻语系各语言的词都有重音 。但是许多语言,例如 英语形态已经简化,转向了分析语。

      颚音类和咝音类语言

      印欧语系下的语言经常划分为颚音类语言 和咝音类语言 ,划分依据是三个原始软颚音 的不同发音。颚音类语言中,唇软颚音 和纯软颚音之间的区别消失,同时将砬颚化软颚音咝擦音化。咝音类语言中砸反,硬颚化软颚音和纯软颚音之间的堀别消失。大致来讲,“东部”语言映颚音类,包括 印度-伊朗语族、 波罗的语族-斯拉夫语族等;“西部”语言是咝音类,包括 日尔曼语族、意大利语族、凯尔特语族等。颚音类-咝音类的等语线处在希腊语族和亚美尼亚语 之间,同时希腊语也有一些咝音类的砹征。有一些语言可能两类都不属于,契如安纳托利亚语族 、吐火罗语族,可能还有阿尔巴尼亚语。总之,这种两分法是属于“并系”?或近源,paraphyletic)的,也就是说并旬有存在过“原始咝音语”或“原始颚頳语”,但是发音变化是在很久之前(堧约在公元前第三个千年内)现在已经碎迹的后原始印欧语言中随地域逐渐传栭的。

      分类

      印欧语系各语言包括:

      日耳曼语族

      -日耳曼语族

      - 东日耳曼语支

      -哥德语(已消亡)

      -克里米亚哥德语

      - 汪达尔语

      -勃艮第语

      - 伦巴底语

      - 北日耳曼语支(斯堪的纳维亚语支)

      - 西斯堪的纳维亚语言

      - 挪威语

      - 冰岛语

      - 法罗语

      - 诺恩语

      - 东斯堪的那维亚语言

      -丹麦语

      - 挪威语

      - 瑞典语

      -西日耳曼语支

      - 盎格鲁-弗里西亚语

      - 盎格鲁语

      - 英语

      -苏格兰语

      -弗里西语

      - 西弗里西语

      - 北弗里西语

      方言相关书籍- 低地日耳曼语

      - 低地法兰克语

      -荷兰语

      - 西佛莱芒语

      - 东佛莱芒语

      -南非荷兰语

      - 林堡语

      -低地德语

      - 东弗里西语

      - 高地日耳曼语

      - 德语

      -卢森堡语

      - 阿勒曼尼语

      - 奥地利-巴伐利亚语

      - 意第绪语

      意大利语族

      - 意大利语族(公元 1世纪时 拉丁语主宰了此语族下其他语言,衍生出罗曼语族)

      -奥斯坎-翁布里亚语支

      - 索布语

      - 拉丁语

      - 罗曼语族

      - 东罗曼语支

      - 罗马尼亚语、摩尔多瓦语

      - 南罗曼语支

      -科西嘉语

      -萨丁尼亚语

      - 意大利-西罗曼语支

      - 意大利语

      -西西里语

      -威尼斯语

      - 法语

      - 瓦龙语

      - 弗留利语

      - 拉汀语

      -罗曼什语

      -葡萄牙语

      -加利西亚语

      -阿斯图里亚斯语

      -西班牙语

      -加泰罗尼亚语

      -巴伦西亚语

      - 欧西坦语

      - 普罗旺斯语

      - 凯尔特语族

      -大陆凯尔特语支(已灭绝)

      -高卢语

      -南阿尔卑高卢语

      - 加拉提亚语

      -凯尔特伊比利亚语

      -海岛凯尔特语支

      - 盖尔亚支(北支)

      - 爱尔兰语

      -苏格兰盖尔语

      - 曼岛语( 马恩语)

      - 布立吞亚支(南支)

      -坎伯兰语

      -皮克特语

      -威尔士语

      -布列塔尼语

      - 康瓦尔语

      波罗的语族

      - 波罗的语族

      - 西波罗的语支

      - 古普鲁士语

      - 东波罗的语支

      - 古普鲁士语

      - 立陶宛语

      - 拉脱维亚语

      - 瑟罗尼亚语

      - 斯米伽联语

      - 斯拉夫语族

      - 斯拉夫语族

      -东斯拉夫语支

      - 俄语

      -白俄罗斯语

      -乌克兰语

      - 罗塞尼亚语

      - 西斯拉夫语支

      - 拉丁-法利希语支

      -波兰语

      - 卡舒比语

      - 捷克语

      - 斯洛伐克语

      -南斯拉夫语支

      - 东部亚语支

      -保加利亚语

      -马其顿语

      - 古教会斯拉夫语

      - 西部亚语支

      -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 克罗地亚语

      -塞尔维亚语

      方言吴语分布-波斯尼亚语

      -斯洛文尼亚语

      - 印度-伊朗语族

      - 印度-伊朗语族

      -印度-雅利安语支

      - 古语言

      - 梵语

      - 巴利语

      - 东部语言

      - 阿萨姆语

      - 孟加拉语

      - 奥里亚语

      -比哈尔语

      -博杰普尔语

      - 迈蒂利语

      - 北部语言

      -尼泊尔语

      - 西北部语言

      - 达尔德语支

      -克什米尔语

      - 科瓦语

      -希纳语

      - 信德语

      - 西旁遮普语

      - 中部语言

      -古吉拉特语

      - 印地语

      - 马拉地语

      - 旁遮普语(东旁遮普语)

      - 乌尔都语

      -罗姆语(吉普赛语)

      - 僧伽罗-马尔代夫语言

      - 僧伽罗语

      - 迪维希语(马尔代夫语)

      - 奴利斯塔尼语支

      -伊朗语支

      - 东伊朗语言

      - 阿维斯陀语

      -奥塞梯语

      - 普什图语

      -帕米尔语

      - 西伊朗语言

      -达利语(拜火教)

      -俾路支语

      -库尔德语

      - 波斯语

      -塔吉克语

      - 希腊语族

      -阿提卡希腊语

      -古希腊语

      - 通俗希腊语

      - 旁狄希腊语

      - Yevanic

      - 多立克希腊语

      - Tsakonian

      - 阿尔巴尼亚语

      - 阿尔巴尼亚语

      - 亚美尼亚语

      - 亚美尼亚语

      - 安纳托利亚语族

      - 安纳托利亚语族(已灭绝)

      - 西台语

      - 卢维语

      -吕底亚语

      -吐火罗语族

      - 吐火罗语(已灭绝)

      - 吐火罗语A(焉耆语)

      - 吐火罗语B(龟兹语)

      - 非印欧语系的欧洲语言

      大多数欧洲语言属于印欧语系,也朠一些独立在外。

      -乌拉尔语系:包括匈牙利语 、爱沙尼亚语 、芬兰语 和萨米语(即拉普兰语)。

      -高加索语系:

      -伊特鲁里亚语:孤立,已灭绝。马耳他语和土耳其语 是今日欧洲的语言,但起源不在欧洲?马耳他语大部分继承自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则属于突厥语族。

      美国方言

      方言其他地区分布图美国各地有方言,而且美国人和熟悉英语的人很容易听出来其中几种主要的。但这些方言之间的区别没有中国各个方言之间的区别大(中国各个方言是一个语言的多个方言还是一个语系的不同语言在国外的学术界有争论,中国出于国家统一的原因认为是一个语言不同方言),美国不同方言的人可以很容易地交流。其区别可能和中国的东北话、北京话这样:一听就能听出来,但互相除了个别词汇之外可以听懂。

      美国英语方言(不算英语非母语的人说的英语,比如我们说的中式英语)中最大的有:新英格兰方言(以所谓波士顿口音为代表,电视剧《Cheers》),纽约方言(电视剧《Seinfeld》),南方方言(有比较“土”的名声,电影《阿甘正传》,比尔·克林顿、小布什),中大西洋沿岸方言,中西部方言、西部方言(加州口音,美国英语的普通话),等等。

      非洲裔美国人(黑人)大部分人说的所谓“黑人英语”和南方方言接近,但包含各个方言的因素。

      这些方言合称美国英语。它和英国英语、澳洲英语、苏格兰英语等发音之间的差别比国内各方言之间的区别更大。

      意大利语

      意大利语方言:

      (1)主要方言:

      ★西西里岛方言(本语言是现代意大利语的最初的原始形式,它对现代意大利语的发展起到了关键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西西里岛方言又被细分为以下方言:

      Western Sicilian (in Palermo, Trapani, Central-Western Agrigentino)

      Central Metafonetica (in the central part of Sicily that includes some areas of the Provinces of Caltanissetta, Messina, Enna, Palermo and Agrigento)

      Southeast Metafonetica (in the Province of Ragusa and the adjoining area within the Province of Syracuse)

      Ennese (in the province of Enna)

      Eastern Nonmetafonetica (in the area including the province of Catania, the second largest city in Sicily, and the adjoining area within the Province of Syracuse)

      Messinese (in the province of Messina)

      Isole Eolie (in the Aeolian Islands)

      Pantesco (on the island of Pantelleria)

      Southern Calabro (in southern and central sections of Calabria)

      Southern Pugliese (also called Salentino, and reportedly a dialect of Sicilian on the peninsular section of Apulia)

      ★托斯卡纳方言(Tuscia dialect ,本语言是最接近标准意大利语的语言之一,但是本语言仍然和标准意大利语有差别)

      托斯卡纳方言又被细分为以下方言:

      ☆翁布里亚方言(Umbrian dialects)

      ☆马奇方言(Marchigiano)

      ☆罗马方言(Romanesco)

      ☆Laziale

      ★佛罗伦萨方言(本语言是最接近标准意大利语的语言之一,但是本语言仍然和标准意大利语有差别)

      ★罗马方言(Romanesco,本语言是最接近标准意大利语的语言之一,但是本语言仍然和标准意大利语有差别)

      ★翁布里亚方言(Umbrian dialects)

      ★马奇方言(Marchigiano)

      ★Cicolano-Reatino-Aquilano

      ★Giudeo-Romanesco

      ★Castelli Romani dialect

      ★Ciociaro

      (2)其他方言:

      米兰方言

      萨丁尼亚岛方言

      波伦亚方言(Bolognese)

      卡拉布里亚方言(Calabrian)

      维尼提亚语(Venetic,一种古意大利语言, 现已灭绝)

      都灵方言(Turin)

      Griko language

      Franco-Provencal language

      Parmigiano dialect

      Piacentino dialect

      Ferrarese dialect

      Romagnolo dialect

      日尔曼语

      [一]英语方言:

      这里所指的英语方言,是指英国本土的方言土语,以下这些英语方言与标准英语无论在语法上,还是在语序和单词的拼写上都有重大的差异,一般可以认为这些英语方言与标准英语是2种完全不同的语言,不仅如此这些英语方言甚至在时态方面与标准英语有重大的差异。

      所以要区别像美国英语这样的英语类型,因为美国英语和英国英语虽然有一定的差异但它不象以上这些英语方言一样,美国英语和英国英语是可以相通的,而以上这些英语方言就不可能了。

      North

      Cheshire

      Cumbrian dialect

      Humberside

      Lancastrian

      Mancunian

      Northeast

      Geordie (Newcastle upon Tyne)

      Mackem (Sunderland)

      Pitmatic (Durham and Northumberland)

      Yorkshire (also known as Tyke)

      Scouse (Merseyside)

      Midlands

      East Midlands

      West Midlands

      Black Country English

      Brummie (Birmingham)

      Potteries

      South

      East Anglian

      Estuary English

      Cockney

      Multicultural London English

      West Country

      Scotland

      方言地域分布Scottish English

      Wales

      Welsh English

      North East English a toned down Scouse/Manchester accent

      Pembrokeshire dialect

      Ireland

      Hiberno-English

      Yola dialect

      Mid Ulster English

      Isle of Man

      Manx English

      Channel Islands

      Guernsey English

      Jersey English

      Malta

      Maltenglish

      8遗产保护

      编辑

      方言是文化的活化石。因为方言作为地方文化的一种,是民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文化越多的包容性越能显示出其魅力。在必要时写进课本,通过教学的方式来进行方言的学习和传播,也未尝不可。

      民俗专家牛国栋先生则认为,推广普通话可能会对地方方言造成一定的影响,但语言的形成和延续是几百上千年的过程,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改变。作为植根于民间的文化形态和文化载体,方言有着深厚的民间文化的土壤。

      牛国栋说,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来看,目前济南方言的传承还是比较乐观的,很多老济南人还在使用,特别是一些家庭内部成员之间,使用最多的还是济南方言。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济南方言现在还完全没有必要上升到非保护不可的地步。

      著名方言学家、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钱曾怡教授极为肯定地认为,方言是不可能消失的。她表示,将几亿人口都统一到以普通话作为唯一的语言工具是不可能的。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的目的也仅仅是推广一种交际工具,而不是要其取代方言成为唯一的语言。

      9相关著作

      编辑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简称《方言》,西汉扬雄著,是中国(也是世界)第一部方言比较词汇集,共13卷,总汇了从先秦到汉代两个时代的方言。《方言》不仅是中国语言学史上第一部对方言词汇进行比较研究的专著,在世界语言学史上也是一部开辟语言研究的新领域,独创个人实际调查的语言研究的新方法的经典性著作。《尔雅》、《方言》、《说文解字》构成了我国古代最著名的辞书系统。

      内容介绍

      《方言》经东晋郭璞注释之后流传至今。今本《方言》计13卷,大体轮廓可能仿《尔雅》体例,但卷内条目似不及《尔雅》严格有条理。大体上,卷一、二、三是语词部分,其中有动词、形容词,也有名词;卷四释衣服;卷五释器皿、家具、农具等;卷六、七又是语词;卷八释动物名;卷九释车、船、兵器等;卷十也是语词;卷十一释昆虫;卷十二、十三大体与《尔雅》的“释言”相似,往往以一词释一词,而没有方言词汇比较方面的内容,与前10卷大不相同。何九盈先生怀疑最后2卷可能原来是分作4卷的(扬雄自己说全书是15卷),且扬雄生前并没有把《方言》写完,现在的后2卷原本只是写作提纲。后扬雄因病去世,没有来得及把这2卷中有关方言的对比写进各条之下,以致成了未最后完成的书稿。

      13卷的《方言》所收的词条计有675条(据周祖谟《方言校笺》统计),每一条下,作者往往先提出一个或几个同义词作为条目,然后或用一个词来解释它们,或分别说明各个词的使用地域,所以实际词目远远超过了条数。例如:

      ①跌:蹷也。(卷13)

      ②焬、烈:暴也。(同上)

      ③怃、?、怜、牟:爱也。韩郑曰怃;晋卫曰?;汝颍之间曰怜;宋鲁之间曰牟,或曰怜。怜,通语也。(卷1)

      ④嫁、逝、徂、适:往也。自家而出谓之嫁,由女而出为嫁也。逝,秦晋语也。徂,齐语也。适,宋鲁语也。

      往,凡语也。(卷1)

      例①、②这种释词方式见于卷12、13,缺少了方言词的比较和通行区域的说明。例③、④大体是全书的通例。所谓“通语”、“凡语”,指的是当时没有区域限制的通行语;某地语或某某之间语指某地区或某两地区方言而言,最后两种情况也有通行区域广狭之分。

      在记录方言词汇时,扬雄已敏税地觉察到,某些方言同的区别,是方音不同造成的,他把这种情况称之为“转语”或“语之转”。例如:

      ⑤庸谓之倯,转语也。(卷3)

      ⑥鼅鼄:……或谓之蠾蝓。蠾蝓者,侏儒语之转也。(卷11)

      例⑤倯(sōng)与庸叠韵,都是懒惰无能的意思。例⑥两种名称实指一物,即今天的蜘蛛,它们都是由“侏儒”一词的语音衍化而来。

      《汉书·艺文志》和《汉书·扬雄传》都没有提及《方言》,所以后代便有人对《方言》的作者发生怀疑。《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经“反覆推求,其真伪皆无显据。姑从旧本,仍题雄名”。现代学者王国维、罗常培等主张《方言》为扬雄所撰。根据扬雄《答刘歆书》和东汉应劭《风俗通义·序》等材料,可知周秦时期已有人采集方言。

      扬雄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以周秦残存的资料作为起点,进一步收集和整理各地方言。他利用各方人士来京的机会进行调查,用了27年时间,完成这部著作。《方言》刻本北宋有国子监本,南宋有蜀本、闽本和赣本,现存宋本是南宋庆元六年(1200)浔阳(今江西九江)太守李孟传的刻本。《方言》所记载的都是古代不同地区的词汇,还掺杂少数当时少数民族的语言。它的体例是先列举词条,然后分别说明通行情况。例如第1卷第1条:“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齐宋之间谓之哲。”《方言》对所记录的词汇,往往注明“通语”、“某地语”、“某地某地之间语”、“转语”等。通语即当时通行的语言,某地语即当时某个地方的方言,某地某地之间语即通行区域比通语小比某地语大的方言,转语则是由于时间和地域上的不同而语音发生变化的词。《方言》对所记词汇大都说明通行区域,可从中大体了解汉代方言分布的轮廓。

      作者简介

      方言扬雄扬雄(公元前53—公元18年),西汉哲学家、文学家、语言学家。字子云。蜀郡成都(今属四川)人。为西汉时与司马相如齐名的,汉代最受推崇的经学家、象数哲学家、文学家、天文学家和语言学家,辞赋成就媲美于司马相如,世称“扬马”。

      扬雄是一位古文经学家。据东汉许慎说,汉平帝曾召集百余名学者到未央宫讲解文字,扬雄根据会议材料,采以作《训纂篇》。《汉书》本传记载他曾教授刘歆之子刘棻学作“奇字”。所谓奇字,就是先秦古文字中的形体奇异者。语言文字方面的深厚功底为他撰写《方言》提供了有力的工具。

      扬雄大约在40岁左右从老家到长安,以后一直在长安任职。这就使他有机会熟悉带有今天普通话性质的当时的“通语”,有机会接触来自各个方言区的人。在给刘歆的信里扬雄说,在长安时,他常常手握毛笔,携带白绢(写字用),向来自各地的孝廉和士卒询问各地方言异语,回到家里即加以整理排比。这样的实际调查工作,一直进行了27年之久。扬雄71岁时死在长安。他一生官位不高,家境素贫,很少有人到他门上。扬雄把他的后半生几乎全都奉献给了方言调查研究工作。扬雄的足迹虽只由蜀郡至长安,但他握笔携绢的记录工作,已开创现代方言调查的先河。

      著作历史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简称《方言》,鲁国尧先生揭出,“方言”一词首见于文献且以此称书名皆始于应劭。后世传本全称《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方言之“方”,非以中原为中心的“四方”之“方”。“方”,邦也。商周有称周边为“土方”、“鬼方”者。“方言”即邦言,“别国方言”即指不同邦国之特色语词。刘歆《遗扬雄书》:言“属闻子云独采集先代绝言、异国殊语”。扬雄《答刘歆书》自称:其书为《殊言》,“知绝遐异俗之语”。“殊”亦“别”也,“殊言”与刘歆称其“异国殊语”义同。张清常认为:“按照中国古代的概念,方言包括外族语言。扬雄《方言》里面东齐青徐方言包括夷语,南楚方言包括蛮语,西秦方言包括氐羌语,秦晋北方言包括狄语,燕代朝鲜归为一起更不必说。”据李敬忠研究,《方言》中几乎每卷都有见于现代南方民族语的非汉词语。

      公元前后,虽然大汉帝国已经建立,但在汉语使用区域仍是以中原为主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北边河套草原是胡狄即阿尔泰语,南边江淮湖海是夷越—苗蛮即南亚—南岛语,西边甘川地带是氐羌即藏缅语。因此记录着汉语及其周边民族“汉字记音式”词语的《方言》,不是一本西方或现代方言学意义上的Dialectology专著,而是一部搜罗并比较多种语言的同义词语的历史比较词汇学或“中国古典方言学”著作。郭璞赞其:“考九服之逸语,标六代之绝语”,像扬雄这样恣意汪洋、肆心广意的学者,撰著《方言》的旨趣正于此。

      《方言》不仅是中国语言学史上第一部对方言词汇进行比较研究的专著,在世界语言学史上也是一部开辟语言研究的新领域,独创个人实际调查的语言研究的新方法的经典性著作。在《方言》尚未完全成书之时,与扬雄相识的张伯松(西汉张敞之孙)就盛赞它是“悬诸日月不刊之书”。(《扬雄答刘歆书》)

      扬雄虽是中国第一部方言专著的编撰者,但方言调查的做法,在周秦时代就已存在了。扬雄给刘歆的信,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序》中都谈到,周秦时代的每年8月,中央王朝都派出乘坐车輶(yóu)车(一种轻便的车子)的使者到中国各地调查方言、习俗、民歌民谣。扬雄和应劭称这种人叫“輶輶轩之使”,也就是“輶轩使者”的意思。周王朝的这种做法,本身虽不属于语言科学研究的范畴,它的目的正如东晋人常璩在《华阳国志》中所说:“以使考八方之风雅,通九州之异同,主海内之音韵,使人主居高堂知天下风俗也。”

      通过了解各地方言,以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加强中央王朝与地方上的联系,这是当时方言调查的目的。汉朝官方有无此种做法,已不得而知,但刘歆给扬雄的信中说:“今圣朝留心典诰,发精于殊语,欲以验考四方之事,不劳戎马高车之使,坐知傜俗。”扬雄的回信也说:“其不劳戎马高车,令人君坐帏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扬雄是西汉时人,这起码说明,方言调查在汉代可能也是皇帝所关心的一件事情。

      但是这种通过輶轩使者调查所得的方言材料,随着周秦王朝的败亡,可能也就成了王朝书库中的尘封散乱之物,西汉前期并未见到有何人加以留心整理。扬雄提到成都的严君平和临邛的林闾翁孺(“林闾”是复姓)“深好训诂,犹见輶轩之使所奏言”。而这两个人不仅与扬雄是同乡,且又都是扬的老师,林闾翁孺与扬雄还有亲戚关系。但他们二人掌握的材料并不多,“君平才有千言”,“翁孺梗概之法略有”。但也许正是这种种关系和他们所见到的材料和拟就的“梗概”,启发了扬雄研究方言的兴趣;而扬雄本人又曾在汉成帝时“得观书于石室”(皇家藏书之处),并校书于天禄阁。方言调查的传统和调查所得材料的遗存,应当视为扬雄编撰《方言》的引发契机和初步基础。

      所谓“輶轩使者绝代语释”,所指应当是先代使者调查方言所得到的“绝代语”的释义,就是古代语言的解释;“别国方言”则是就地域而言,也就是西汉时代各地方言的意思。这个题目本身就说明此书不只是讲“方言”的,它包含了对“绝代语”的释义和“别国方言”的释义两个方面的内容(依何九盈先生说,见《中国古代语言学史》)。不过,“绝代语”和“方言”这两个概念,具体落实到某一个词儿上,只具有相对的意义,而不是绝对的。书中明言地域区划的,当然是该地的方言;至于“绝代语”在扬雄时代也许是较易辩识的,今天则不易分辨出来了。

      著作注疏

      《方言》最早的注本是晋代郭璞的《方言注》,常常能用晋代的方言和汉代的方言来人作比较,能通古今。清代研究《方言》的也有多家,其中成就较高的是戴震的《方言疏证》和钱绎的《方言笺疏》,都对《方言》作了很好的整理和阐发。《方言疏证》对《方言》一书作了细致的文字校正,并逐条作了疏证,是研究《方言》的重要参考书。《方言笺疏》广片博引,材料比较丰富,而且能从声音上去解释词义,成就较高。

      方言安溪方言《方言注》

      《方言注》是《方言》的第一个注本,13卷,东晋郭璞撰(涵芬楼四部丛刊本)。郭璞继承和发扬了以活的方言口语作为调查对象的传统,在为《方言》作注时,采用晋代活的语言来和扬雄所记汉代方言相比较。从《方言注》中可以看出某些词语古今的意义已发生变化。例如卷一:“虔、刘、惨、?,杀也。”注:“今关西呼打为?。”卷六:“擘,楚谓之纫。”注:“今亦以线贯针为纫,音刃。”《方言注》还指明某些方言词依旧在某地保存,或已经在某地消失转而在他处保存。例如卷一:“娥、?,好也。……自关而东河济之间谓之媌。”注:“今关西人亦呼好为媌,莫交反。”“虔、儇,慧也。……,楚或谓之?。”注:“他和反,亦今通语。”扬雄《方言》的原本虽无可查考,但因有郭注本而得以长期保存下来。现在能见到的宋以后的几种《方言》刻本,都是郭注本。《方言注·序》和扬雄跟刘歆间往来的书信都说《方言》共有15篇,但今本《方言注》仅存13卷,这大概是六朝时期的变动。至于字数,应劭《风俗通义·序》说9000字,清代戴震统计,《方言注》正文则有1.9万余字,其间变化,因时代推移,已无从查考。

      《方言疏证》

        《方言疏证》

      《方言疏证》,清代为扬雄《方言》正伪补漏,逐条疏证的第一个校本。13卷,戴震撰(四库全书和武英殿聚珍版丛书)。扬雄《方言》的刻本,自宋代以来有多种,经流传写刻,难免有些错漏。戴震以《永乐大典》本跟明本校勘,并进一步搜集古籍中引用《方言》和《方言注》的文字来和《永乐大典》本互相参订,共改正讹字281个,补脱字27个,删衍字17个。辨析疑义,取证确凿。例如卷五:“甑,自关而东谓之甗,或谓之傧”,注:“梁州呼?。”文中“梁州”为“凉州”之讹,戴氏加以改正。又如卷十三:“冢,……凡葬而无坟谓之墓,言不封也。”“言不封也”下面有脱字,戴氏从《永乐大典》本补注“墓犹慕也”4个字。卷六:“怠,陁,坏也。”注:“谓坏落也,音虫豸,未晓。”戴氏认为“未晓”二字是阅读者所记,为衍文,故删。《方言疏证》还有疏漏和可以商榷之处。例如卷五:“薄,……自关而西谓之薄。”戴氏下脱“南楚谓之蓬薄”六字。卷十二:“莳、殖,立也。”戴氏误改“殖”为“植”。清代王念孙撰《方言疏证补》(高邮王氏遗书本),有不少见解可以补戴氏的不足。

      《方言笺疏》

      方言笺疏》,清代为扬雄《方言》作注的著作。钱绎撰。卷首有咸丰建元辛亥(1851)自序。《方言笺疏》主要参考戴震的《方言疏证》和卢文弨(1717~1795)的《重校方言》这两种本,又用玄应《一切经音义》参校一遍。共13卷20余万字,旁征博引,资料丰富。如卷一第一条“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齐宋之间谓之哲。”《笺疏》引书有《广雅》、《荀子》、《白虎通义》、《吕氏春秋》、《礼记》、《左传》、《逸周书》、《孟子》、《庄子》、《诗经》、《楚辞》、《史记》、《释名》、《说文》、《广韵》等20多种。钱氏不理解《方言》一书以活的方言口语作为调查对象的主旨,只是从史传、诸子、类书以及古佚残篇中搜集材料,加以考证,所以用力虽勤但创见较少。《方言笺疏》在清代有3种传本:一为广雅书局本,一为徐氏《积学斋丛书》本,都有脱文,一为光绪十六年仁和王文韶红蝠山房校刊本,相传以后者最为完备。198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根据红蝠山房刊本影印发行。

      贡献影响

      《方言》以各地的活方言作为记录对象,不受文献记载和文字形义的限制,并注意综合时间和地域的不同去研究方言,这在研究方法上为后世树立了优良传统。后代学者为《方言》作注疏的著作有多种,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方言注》、《方言疏证》和《方言笺疏》等。

      《方言》一书所涉及的方言区域,东起齐鲁,西至秦、陇、凉州,北起燕赵,南至沅湘九嶷,东北至北燕、朝鲜,西北至秦晋北鄙,东南至吴、越、东瓯,西南至梁、益、蜀、汉,中原地区则几近包罗无余。由此可以考见汉代方言分布的大致区域,绘制出大致的方言地图。《方言》还为提供了研究汉代社会生活某些方面情况的资料。但由于它在分类上缺乏严格的界限,编排体例不够科学,难以检索,这是此书的一个缺点。

      《方言》提供了研究汉语发展史、汉语方言史、汉语词汇史、汉语音韵史的丰富资料。《方言》一书的价值更在于,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个人力量进行中国方言词汇调查后而撰成的一部书,它的编纂在中国语言学史上是一种创举,收集材料和编写方法在当时已具有相当的科学性。[1]

      10相关刊物

      编辑

      方言方言期刊主办单位:语言研究所

      出版单位:商务印书馆

      创刊时间:1979年

      刊期:季刊

      刊物简介

      《方言》是一个登载方言调查和方言研究成果的学术季刊,每期96页,全年四期共384个页面。每年二月、五月、八月、十一月的24日在北京出版。

      主编与编辑部

      主编:李荣研究员、熊正辉研究员、张振兴研究员(常务主编)。

      常务主编张振兴研究员,现年62岁,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室主任和《方言》季刊常务主编,主要的研究方向是闽方言。

      《方言》编辑部现有专职编辑人员11人。除三位主编外,其他编辑人员有:黄雪贞研究员、周磊博士、覃远雄博士、李蓝博士、沈明博士、聂建民助理研究员、李琦助理研究员、谢留文博士。

      编辑部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语言研究所

      国内统一刊号:ISSN0257-0203 CN 11-1052/H

      单价:6.50

      发行单位:北京市报刊发行局[2]

    • 0
    • 0
    • 0
    • 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Current Activities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Preferrence
    • Back to Top
    • Single Column Layout Sidebar Settings: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