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Signup
    • 查看作者
    • 著名戏剧家沈虹光:地方戏曲的强大魅力来自方言

      荆楚网客户端—荆楚网消息(记者张扬 通讯员张静)11月17日,原湖北省文联主席、著名剧作家沈虹光做客“荆楚文艺名家讲堂”(第七期),与网友分享她66年“追戏”生涯。近两个小时的直播里,这位可爱的老太太从河南常香玉说到武汉陈伯华,从票友曾经百元大钞“打赏”讲到汉剧如今只剩一家半,谈到高兴处还不时亮上几嗓子,为近10万网友展示了传统戏曲的魅力。

      “打赏”百元大钞一叠叠往上摔

      沈虹光与戏曲结缘,始于1953年,当时她还未满6岁。常香玉代表作《拷红》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大花脸,很吓人”。

      彼时,正值传统戏曲巅峰,汉剧陈伯华、豫剧常香玉、湘剧彭俐侬、粤剧红线女、桂剧尹曦等梨园魁首红极一时,知名度堪比今天的顶流明星。

      回忆那些年,沈虹光津津乐道:“豫剧交响乐《朝阳沟》演出,返场时全场观众起身拍掌合唱‘亲家母你坐下,咱俩拉拉家常话’,场面十分震撼。”“黄梅戏《余三胜轶事》到北京演出,正唱着,一排观众站起来,举起牌子‘余氏宗亲欢迎余三胜进京’”,与如今某某歌星后援会的举动无异。

      直到2005年,荆州花鼓戏来汉演出,五块钱门票仍是连演连满。和平剧场演出《状元与乞儿》时,票友“打赏”更是百元大钞一叠叠往(台)上摔,比直播间的“大哥”还要阔气。

      “我们这一代人,有没有不知道戏曲的?大概有,但肯定不多。”

      “如今的年轻人竟然不知道陈伯华”

      2007年,第八届中国艺术节,一名年轻记者采访沈虹光,询问湖北有哪些地方戏。时任省文联主席的沈虹光介绍起最有代表性的汉剧,继而说到曾经轰动京华的陈伯华。

      “谁,谁?”记者打断了她。沈虹光非常意外:“如今的年轻人竟然不知道陈伯华了。”

      汉剧的凋敝零落肉眼可见。全省只剩下一个半汉剧院团——“省汉”合并到地方戏曲剧院,没有单独建制,苟延残喘;市汉剧院,艰难度日。就连“唯一的汉剧小生”余少群,也被挖到上海改唱越剧了。

      老一辈优秀演员年过半百,而青年演员“青黄不接”,楚剧、荆州花鼓戏、黄梅戏等数十种地方戏生存状态同样不容乐观。有一次,沈虹光到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下观看民间演出,与一女演员交谈,了解到她是某县剧团的,科班出身却流落街头卖艺。

      “地方戏为何日渐冷落?有时是我们自己把观众推走了。”2011年,沈虹光向大学生介绍湖北地方戏曲之美时,坦言湖北地方戏发展堪忧。

      地方戏传承必须用方言唱

      “艺术不是说教,不能强迫人家看,不能硬性灌输,艺术只有一个手段,就是靠魅力去吸引人,要让人看好戏。”沈虹光说,地方戏曲最动人的魅力,在于原汁原味的方言声腔,“为什么唱意大利歌剧要用意大利语,唱法国歌剧要用法语?因为语言有音乐性!”

      沈虹光以荆州花鼓戏《王瞎子闹店》为例,分别用普通话、武汉话和荆州方言念起唱词。“一呀二呀三哪,三哪二呀一呀……”普通话、武汉话效果平平,唯独荆州方言韵味十足。

      在沈虹光看来,地方戏具有依字行腔的规律,演唱必须与方言的字音字调相吻合。不仅如此,方言演唱的地方戏,更意味着家乡的声音,父母的声音。

      然而,在一些年轻地方戏从业人员中,说不说方言竟然成了一个新问题。时常有县剧团来汉演出,沈虹光请他们说当地方言,对方却担心武汉人听不懂。对此,沈虹光直言很困惑,“外国话都可以打字幕,我们的方言难道比外国话还难懂?”

      至于圈内关于方言“土”“俗”的争论,沈虹光认为不值一提,“老百姓喜欢就行”。

      江苏·苏州
    • 0
    • 0
    • 0
    • 1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Current Activities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Preferrence
    • Back to Top
    • Single Column Layout Sidebar Settings: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