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红楼梦》中的南通方言

      《红楼梦》中南通方言很多,现从中找出最土的南通话,供大家一乐。

      1. 嚼蛆:说话多,带贬义。

      第五十七回:

      黛玉啐道:“你这几天还不乏,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什么。”紫鹃笑道:“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

      2. 淡话:话。

      第二十四回:

      想毕,便把派他监种花木工程的事都隐瞒的一字不提,随口说了两句淡话,便往贾母那里去了。

      3.打了:打碎了。

      第四十一回:

      于是吃过门杯,因又逗趣笑道:“实告诉说罢,我的手脚子粗笨,又喝了酒,仔细失手打了这瓷杯。有木头的杯取个子来,我便失了手,掉了地下也无碍。”

      4. 早起:早上、早晨。

      第二十一回:

      袭人道:“一百年还记着呢!比不得你,拿着我的话当耳旁风,夜里说了,早起就忘了。”

      5. 富胎:胖、丰满。

      第三十回:

      宝玉听说,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只得又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也富胎些。”

      6. 姊妹:兄弟姐妹的统称,不限女性。

      第六回:

      狗儿亦生一子,小名板儿,嫡妻刘氏,又生一女,名唤青儿。一家四口,仍以务农为业。因狗儿白日间又作些生计,刘氏又操井臼等事,青板姊妹两个无人看管,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

      江苏·苏州
    • 0
    • 0
    • 0
    • 2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