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趣话寿光方言(之一)

      山东寿光,这个因大棚蔬菜而名噪全国的地方,是我的故乡。我虽然生在城市、长在城市,但上小学时为了躲避城里“文革”动荡,被家人送回故乡借读(实际上就是疯玩)了一年多。中学毕业后,又回去插队、被当地工厂招工累计三年多,直到1978年考上大学才离开。故乡的风土人情,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根据我的观察,寿光,特别是其北部,在山东大的语言范围内,是个比较特殊、比较有趣的方言区。这里的方言中,有些字词的读法用法,别的地方是绝对没有的。有次我跟一位著名作家聊起了寿光方言,他打趣我道,你们老家的方言不是很有特点,而是极不靠谱。因为山东其他地方的方言,意思靠猜也能猜个差不多。而你们寿光方言的很多词汇,猜都没法猜。

      即便与邻县通用的一些词语,寿光的特点也更突出些。有些土语读音,甚至无法按现代汉语拼音方案进行拼读,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比方说,此地人说二、耳等同类字,就无法进行拼读,读音接近于乐。参加工作几十年来,我因为工作关系几乎跑遍了全省所有县级行政区域,这种感觉得到进一步印证。故而,就有了想写一写的欲望,只是对其中的一些字词究竟如何表达拿捏不准,只好凭感觉了。好在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目前似乎尚无权威定论。

      先说称呼。在这里,称呼祖父辈和父辈,使用同一个字:爷,只是声调不同。称祖父辈读上声、称父辈读阳平,祖父叫爷爷、父亲叫爷。对祖父、父亲的哥哥们,按声调分别叫大爷、二爷等。在当地人操着方言喊大爷的时候,您可要仔细分辩声调,这里边差着辈儿呢。这里不管祖母叫奶奶,而叫妈妈,但声调也不同,读上声。对母辈,这里不用妈字,叫娘,大娘二娘依此类推。因此,当有人操着上声喊大妈时,指的是他祖父的嫂子,而非他父亲的。

      对弟兄们的排行,寿光则称份儿里。譬如,谁家的大儿子,称作大份儿里,往下类次排列。对女儿们则很少这样叫,一般呼为大、二等等若干闺女。我想,这其中是否具有儿子成人后分家、养家才有份的含意?有些男尊女卑了。对辈份低于自己的男女熟人配偶,叫谁谁谁各。这有点类似于有的地方方言称老婆为某某谁家里的意思,但不仅限于称呼女人的配偶,又很是给人些许男女平等的感觉。例如,小三儿的媳妇叫小三儿各,芹子的丈夫叫芹子各。

      再说物件儿名称。大家熟知的窝头、饼子这种大众食品,寿光北部叫面子,这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叫法。走遍山东,我也没发现哪儿管窝窝头叫面子,面子居然也能吃!如今,人们注重营养成分多样,制作讲究的窝窝头,越来越多的上了餐桌。所以,当寿光人在宴请过程中喊“一人上一锅(个)面子”时,你千万别紧张,一人一个小窝窝头而已。

      说到这儿,我发现有个蛮有意思的规律。即除了爷、也、夜这些字外,当地方言基本不使用现代汉语拼音方案中e这个韵母。如个读作过、可读作括、这读作借、车读作茄、社读作谢,等等不一而足。水饺,叫作咕扎(也有人这样称呼面疙瘩),比较形象的体现了制作过程中的动作、声响特点。学校,叫作书房,这应当比学校这泊来语更贴切些,这种地方确实就是一片用来念书的房子嘛!池塘,叫湾崖(读音近似挨)。地窖,叫屋子。

      三说动物昆虫名称。这里马的名称比通用叫法麻烦些,叫马子。小鸟儿,叫晨子。比如麻雀,叫家晨儿。喜鹊,叫野俏。蛇,叫长虫,蜥蜴,叫蛇(读斜或啥)虫子。蝈蝈,叫乖子。知了,叫借柳,在柳树上这东西确实比邻近的其它树上要多,并且它的卵多产于柳枝内,借柳而生呵!狼,叫妈虎(注意,不是马虎)。大人吓唬小孩,通常会说,“别(读作白)哭了,再哭妈虎来了!”狐狸,则叫皮子,不知是否因为它的皮毛相对珍贵一些。鹅读作握,鸭子叫扁嘴,形象特征倒是鲜明的很。

      壹点号谷荻

      江苏·苏州
    • 0
    • 0
    • 0
    • 3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