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题图|baidu

      编辑|雪七

      油炸类食品是武汉过早中的一大类,快速方便,种类多样,深受“好吃佬”们的喜爱。摊贩们一边炸一边卖,炸好的就放在漏网里滤油;食客付完钱,就可以拿着边走边吃,不费时间。

      欢喜坨就是这类早餐中的一种。

      它有些象北方的麻团,但吃起来更象是沾满了黑白芝麻的豆沙馅炸汤圆。热腾腾的时候是圆鼓鼓的,拿在手里咬一口,表皮酥脆,里面却是半空,还有团团的热气冒出来;内馅绵软甜甜蜜蜜的,必须小心的小口的吃,否则很烫嘴。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欢喜坨的得名是源于物资不那么丰富的年代,吃一次甜甜蜜蜜的油炸食物还是很奢侈的,怎么能不欢喜呢?不过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喜庆的名字还让武汉人在选择早餐时对它青睐有加。

      不仅如此,在武汉的方言里,对于那些性格乐天开朗总能给人带来欢乐的人,我们就叫他们“欢喜坨”呢!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欢喜坨的来由一

      1930年代,汉阳棉花街有一家沔阳人开的店子,专做“欢喜坨” 。用糯米粉和水搓成圆球,裹上芝麻,温油下锅慢慢炸黄,起锅后倒入另一口有饴糖的锅中翻炒,再起锅,转入铺满芝麻的箩筐内簸几簸,欢喜坨就做成了。

      它形如核桃、外酥内软、甜而不腻,是当时流行的早点,沿街叫卖的小贩称它为“白糖欢喜坨”。

      这段文字来源于武汉一本饮食杂志,它真实地记载了沔阳欢喜坨打进省城大市场的过程,可以证明欢喜坨的发源地就是沔阳。

      沔阳人一般把逗人喜爱的小孩称为欢喜坨,也许正因为这个缘故,才把食物喊成欢喜坨吧。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欢喜坨的来由二

      据传,清末荆州城内有陶姓一家,在战乱中走散,历尽苦难,终于又合家团聚了。

      陶姓老人庆幸一家人没有丧生战乱,找出所存的糯米,经淘洗、磨浆、沥干后,掺入适量面粉和红糖,搓为小团,再蘸满芝麻,炸制成熟。没想到,成品十分甜美,一家人吃得十分快乐。

      为了纪念团圆,就此称之为“欢喜团”。陶家也以善制“欢喜团”而出了名。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后来,随着人们饮食口味上对油重、量大食品的冷落,欢喜坨渐渐退出“主流早点”的行列。

      但是武汉的大厨并不愿放弃这一份热气腾腾的美食,于是对它进行改良。

      改良后的欢喜坨,面粉和芝麻的选料更讲究,“个头”增加了一倍,且由实心变成了空心,看着大气,吃着精致,且酥糯爽口。还有了一个雅气的新名字——大麻元。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2004年,武汉明星花园酒店就是以这种“大麻元”申报“中国名点”,获得成功。

      随后,大麻元在江城大、中型酒店就得宠起来,其价格由过去早点摊上的每个5角,变成了每份(12个)14元左右。

      现如今,街头巷尾欢喜坨的身影更难找了,市价也涨成了一块五一个,有时候我们真要感谢那些街上的小摊贩,是那些阿姨伯伯手中,做出了最接地气的“武汉味道”,哪天他们不做了,我们的早点美味里就又少了一样珍品。

      好在欢喜坨的“上层路线”走得不错,在馆子里合家吃饭或宴席酒席的时候,总免不了点上这么一盘热气腾腾的“团团圆圆”。

      能吃的方言——欢喜坨

      “武汉的热闹,从过早开始”

      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武汉故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 0
    • 0
    • 0
    • 3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