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吴方言趣谈:浑说“生活”乱话“日脚”

      吴方言趣谈:浑说“生活”乱话“日脚”

      “浑説乱话”是一句无锡话,大致是瞎讲、乱说、胡说八道的意思。是无锡人经常挂在嘴边的“方言成语”。之所以用这句话,是因为想要用无锡话来表达趣说、杂谈的意思比较困难,实在没有把握将无锡话中“生活”和“日脚”的含义和用法讲清楚,只好“浑说乱话”一番了。

      生活一词,在无锡话里也是个高频词,只是意思与普通话里大相径庭。无锡人讲“生活”,印象中大概有三种用法。吃生活、做生活、架生活。在解释之前,请一定不要先入为主、望字生义。此“生活”非彼“生活”,千万不要用普通话来理解。就像日语中“手纸”并非如厕所用,而是书信的意思。

      先说“吃生活”。吴方言中,涉及到用嘴巴吃东西的,大多只用一个“吃”字来表达。比如吃饭、吃水果、吃零食等等,这个好理解。吴方言中是没有“喝”“饮”的概念的,一律用“吃”来表达。比如吃酒、吃茶、吃汤、吃粥、吃咖啡等等。还有一种用法,普通话中也经常用,就是吃力、吃苦、吃不消之类。这个也好理解。吴方言里的第四种用法,就是“吃生活”。“吃生活”,是挨打的意思。无锡人吵架,也就是无锡话“吵相骂”,双方都会气势汹汹地叫喊:给生活你吃!是不是真的动手“打相打”,这得另说。再比如吃马屁,表示接受、享受拍马屁的意思;吃牌头,表示挨骂、受批评的意思;吃骨头,表示遇到难处理、棘手的事。这是比较特别的用法。实际上类似于《水浒传》中黑旋风李逵出阵,总要大声喝道:先吃俺黑爷爷一板斧!吃我一棒、吃我一枪,这里的“吃”都是一样的用法。但为什么把挨打说成是“吃生活”,无法考究。

      吴方言趣谈:浑说“生活”乱话“日脚”

      再来说说“做生活”。生活怎么还可以做?普通话里没有这种用法。“做生活”,在吴方言中,表示做工、劳动的意思。不懂吴方言的人是比较难理解的。有人问你是做啥个生活的,就是在问你做什么工作的。有人问你在家里做啥个生活,就是在问你在做什么家务活。

      至于“架生活”,我理解是出难题、故意为难的意思。这个“架”,与吴方言中把点燃炉灶叫成“架炉灶”的“架”是一个意思。但也有人用“加”。我个人以为用“架”好像更贴切一点。一个词可能会有不同的注音表述。南长街上,有在地上印了许多无锡方言来考考大家。其中有一个词根据无锡话读音写为“羽森头”的。意思就是围裙。我以为用“纡身头”更贴切,“纡”是系、束的意思。读音、含义都符合。

      说完了“生活”,接下来讲讲“日脚”。“日脚”应该纯粹是个吴方言词汇。一般理解,“日脚”就是生活的意思。过“日脚”等同于过生活。但两者还是存在明显的区别。“日脚”有好、苦之别,还有长、短之分。普通话的语境里,生活可以有好坏,但生活不好说有长短。这就有“日子”的意思了。这样一对应,好、苦,长、短就很好理解了。无锡人只会过“日脚”,写意“日脚”、小“日脚”、混“日脚”,真的是好“日脚”。

      荡开一笔。吴方言里,说话,一般用“讲”,叫“讲闲话”。基本不用“说”、“谈”什么的。比如“讲经头”、讲山海经;还会用“嚼”,“嚼屎话”;也会有“扯”,“扯老空”,就是讲讲趣闻、家长里短什么的。无锡电视台“阿福聊斋”节目就是“扯老空”。宜兴电视台也有档节目,用宜兴方言“得得老话”。意思差不多。仔细想一下,无锡人用到“说”字,最多的大概是“说书”一词。一个人在瞎扯,无锡人会讲好像在“说书”、“说天书”。还有应该就是我在标题中用的这句方言成语“浑说乱话”了。

      吴方言趣谈:浑说“生活”乱话“日脚”

      我虽然出生在无锡,但五十多年的人生中,竟然超过一半的时间生活在不讲无锡话的地方,所以,讨论关于无锡话的话题肯定比较粗浅。我也不是吴方言的研究者,根本不会有什么专业的看法。生活让我好奇,生活让我有话讲。特别是当今社会,有一些现象,一直在刺激着,使我写下了这些文字。我为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公务人员在开会讲话或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讲吴方言而遗憾。无锡人应该有大格局、大视野、大追求,使倷伲无锡真正成为与经济地位相匹配的大都市。我也为一些市民、服务人员歧视或嫌弃不会讲吴方言的行为而羞愧。无锡人应该讲包容、讲宽容、讲圆融,使倷伲无锡真正充满温情和水。我还为我们的孩子们不会讲、羞于讲吴方言而担忧。吴方言是我们的根,是标识,更是文化传承。吴方言,就应该像锡剧、惠山奈泥嬷嬷一样,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上海已经在做请一些上海老人讲上海话录音的工作,把一些方言土语录音录下来,防止这些土语俗语和方言标准音失传。看到过一个学说无锡话的小册子,采用普通话注音的方式学习无锡话。“开心死了”标注为“开心刹罗列”。用普通话一字一句读下来,让人不知所云,捧腹大笑。这样的努力无疑是不可取的。曾经听说有一位宜兴老教师,用了一生的心血,编撰了《宜兴方言辞典》,填补了空白,政府资助出版后,老人骑着自行车到处推销,精神感人之至。还听说《无锡民间传说》也已经由民间有心人编撰完成,但好像出版无望,不免让人唏嘘叹息。

      应该鼓励支持这样的研究探索,涓涓细流总规没有断流,但发展成通湖达江的大河才会没有后顾之忧。不然,老祖宗真要请倷伲这代人“吃生活”了,那就没有好“日脚”过了。

    • 0
    • 0
    • 0
    • 5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