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晋语 晋语 关注:1 内容:144

    关于汉语方言分区的几个问题_兼论晋语的归属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晋语
    • 名声鹤起
      金牌会员
      站长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语文研究》1997 年第2 期(总第63 期)

      关于汉语方言分区的几个问题

      ——兼论晋语的归属

      梁金荣 高 然 钟 奇

        汉语方言分区是一个理论性、实践性都很复杂的问题, 前辈和时贤对此多有阐述, 但我们感到有些

      问题仍然有讨论的必要, 为此, 不揣􏧙昧, 斗胆提出一些浅见, 抛砖引玉, 期望得到方家指正。

      一、局部与全局——方言分区的均衡问题

      同中有异、异中有同, 这是客观存在的语言现象。立足于同, 可以看到语言间的内在联系; 着眼于异,

      则可以看到语言间的相互差别。同是汉语这一大系统, 毫无疑问, 各地方言在语音、词汇、语法诸方面都

      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但由于历史、地理和其他人文因素的影响, 各地方言也有一些与其他方言相比迥异

      的特色, 进而形成大大小小的不同方言系统。这种客观存在的语言事实和语言现象并不因为分区的多少

      而有所变更。方言的分区, 说到底, 也无非是把这种客观存在的不同类型的方言系统如实地揭示出来, 为

      调查和研究提供便利。一般说来, 共同性的多少与分区系统的大小是成反比关系的。共同性多、具体特征

      明显, 彼此必属于比较小的系统; 反之, 共同性少, 抽象特征突出, 具体特征不明显, 彼此必属于比较大的

      系统。从逻辑上讲, 大小系统之间大体上呈宝塔形态势, 具体说来, 大的系统, 数量不宜过多, 否则分类便

      失去了意义。就方言分区而言, 早年一分为九, 50 年代的一分为八, 后来的一分为七, 乃至近来的一分为

      十, 从大区一级角度考虑, 似乎都有再分层级的可能。因此, 罗杰瑞先生(1995) 一分为三的提法虽然从人

      文、历史的角度上看不容易叫人接受, 但从逻辑角度着眼, 还是有相当道理的。

      问题在于: 分区本身怎样在全局上保持均衡。

      从局部着眼, 每一地区的方言都有自身的一些特点, 有的特点可能还为别的方言所不曾具有。比如:

      古入声清声母字在现代北京话中派入四声; 古精组字在广西玉林、广东台山一带读为t2 tÀ2 ; 海南文昌话

      有吸气音声母; 福州、建瓯一带有双韵尾现象⋯⋯。如果把着眼点放在这些差异上, 那么, 许多方言便可

      以从中分离出来。早年官话的一分为三, 也就是着眼于各具特点的结果。

      从全局着眼, 许多有差异的方言其实仍有不少共通之处。比如: 广西桂林话n、l 不分, 尖团音相混,

      柳州话n、l 不混, 尖团音能分, 彼此区别甚明, 但由于声调系统以及其他方面的特点有着惊人的一致, 因

      此, 并不妨碍将它们归入西南官话系统中。官话后来的合三为一, 大概也是基于从全局出发彼此间有较

      多一致性的缘故。

      因此, 分区本身如果缺乏总体的协调, 此方立足于一致性, 能合者尽量合, 而彼方却侧重于差异性,

      能分者尽量分, 这势必打破全局的均衡, 造成彼此间的失调。我们的浅见是: 只要方言间有比较多的共通

      之处, 结合人文地理的角度考虑, 能合就合, 除非有强有力的理由支持, 最好不要轻易“升格”。其实, 强调

      分并不就等于重视语言间的差异, 而强调合也不等于忽略其间的差别。只不过我们更倾向于在分大方言

      区的前提下再分出小区、方言片、次方言等来显示其差异, 不一定要靠“升格”来显示对它的重视。在这一

      认识上, 闽语跟官话恰好走了相反的路子。

      早年讨论闽语的文章, 虽然也有合为一体的提法, 但着眼于差异的看法基本上占了上风。从1937 年

      赵元任先生分出的闽方言与潮汕方言两大独立系统, 到1940 年分出的厦门——汕头方言与福州方言两

      大系统, 到50 年代袁家骅、丁声树、李荣先生分出的闽南、闽北两区, 走的都是从分的路子。这种处理方

      ·37·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式后来没有在闽方言研究者中形成共识。理由很简单, 闽南、闽北之分既不能概括闽方言内部的分歧情

      况, 也不完全符合方言分区的原则。如果强调语言的差异, 何止闽南、闽北不能通话, 闽东、闽中、莆仙也

      大有交际困难。再说, 通常把闽方言分出闽南、闽北两区的人总以为福州话代表闽北方言, 殊不知福州话

      只能代表闽东, 真正的闽北话代表应该是建瓯话。据此, 福建闽方言研究者认为与其分成闽南、闽北而不

      能概括闽方言的实际面目, 还不如从大处着眼, 从闽方言的共同基础、共同历史背景出发, 来一个先合后

      分, 从异中求同入手, 把闽方言合成一个大区, 然后再视语言的异同, 适当考虑社会、历史、地理的因素,

      再在下面分出闽南、莆仙、闽东、闽北、闽中五个次方言区(潘茂鼎等1963, 陈章太、李如龙1983⋯⋯詹伯

      慧1989)。上述处理方式, 基本上为语言学界所接受。

      与闽方言的路子相反, 官话后来大体上走的是由合而分的路子。从早年湘语、赣语的分离, 到近年来

      晋语、徽语的易帜独立便是明证。诚然, 早年分区将湘语、赣语纳入官话中是相当勉强而粗疏的。湘语的

      保留古全浊声母(或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时, 平声读不送气浊音, 仄声读不送气清音; 或古全浊

      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时一律读为不送气清音) (鲍厚星、颜森1986) , 赣语的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

      音时一律读为送气清音以及遇摄三等、流摄一等、臻摄开口一等和梗摄开口二等字许多地方主要元音是

      [Š] (或相近的[e y]) (颜森1986) , 这不仅与官话其他地区方言不同, 与周边方言也有明显的差别。结合

      人文地理等因素将它们从官话中分离出来是顺理成章的。长期以来海内外学者在讨论汉语方言分区时

      也都接受了这一事实。但是, 晋语、徽语的易帜是否也有如此充足的理由呢?

      总而言之, 我们认为: 方言分区, 最好全局上保持均衡, 以免顾此失彼。

      二、平行与非平行——方言分区的层级问题

      “方言”、“次方言”、“土语群”、“土语”;“大区”、“小区”、“方言片”、“方言小片”、“方言点”, 这是现行

      讨论方言分区, 描写方言系统时常用的术语。

      如前所述, 系统的大小与特性的多少成反比关系。大系统(如“大区”一级) 表现出更多的概括性, 而

      小系统(如“方言片”“方言小片”一级) 则表现出更多的具体性。因此, 和同系统其它方言相比, 如果某一

      方言没有表现出同样的具体性特征, 彼此是否处于同一平面就值得怀疑, 归入同一类型的系统就显得方

      枘圆凿,“升格”“降格”也有了可以成立的理由。因为这里包含着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大前提: 处于同一

      类系统的方言彼此间大致上应该是平行的、对等的。

      然而, 逻辑上的理解与事实上的划分之间是有距离的。拿上述标准衡量, 且不说现行方言分区某些

      具体区域的确定仍可斟酌(比如湖南方言分区) , 即令分类不成问题, 内部间也还存在怎样分层级更合理

      的问题(薛才德1991)。如前所述, 在大区平面上, 一分为九也好, 一分为八也好, 一分为七, 或者一分为十

      也好, 内部都还有再作排列再分层级的可能。以传统的七大分区而论, 吴方言与湘方言的关系, 客家方言

      与赣方言的关系比起其它方言来, 彼此更密切, 这是许多学者所持的看法; 而官话, 恐怕也不完全与吴、

      湘、客、赣, 以及闽、粤处于同一平面上。上述七大方言的关系可以表述如下:

      汉语方言

      官   话

      东南诸方言

      湘方言 吴方言

      客家话 赣方言

      粤方言

      闽方言

      罗杰瑞先生(1995) 的看法与此不同, 他认为“客家和赣语的相似是表面现象”, 并认为“客家话和闽

      语很接近”。他根据自己确定的十条标准, 将汉语方言分作三大区, 即: 北方话区(即通常说的官话区)、南

      方方言区(包括客家话、粤语和闽语) 和处于过渡地带的中部方言区(含吴语、赣语和湘语)。分法虽不同,

      但大方言区内部仍有层级差别的看法与我们却是一致的。在这个意义上, 丁邦新先生(1982) 提出的:“以

      汉语语音史为根据, 用早期历史性的条件区别大方言; 用晚期历史性的条件区别次方言; 用现在平面性

      的条件区别小方言”的处理原则确有其独到之处。

      ·38·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大系统的划分是这样, 小系统的划分同样也存在再分层级的问题。比如官话内部, 照李荣先生的分

      析(1985, 1989) 可以分出八区, 但按刘勋宁(1995) 的理解, 还可以分出“北方官话, 中原官话和南方官话”

      这一层级。

      造成这种事实上的划分与逻辑上的分析出入, 当然有其复杂的原因(比如: 是先有“类”的认识, 再找

      标准加以印证, 还是先提出标准再以此定“类”就大有讲究; 其次, 用什么标准定类也大有文章可做)。其

      结果, 造成认识上的偏差: 明明处于不同平面上的方言, 因为迁就常识, 迁就语感, 划分时归于同一类系

      统(比如同为大区或同为小区) , 因而一旦随着深入研究发现一些独特之处, 便呼唤“升格”, 呼唤“独立”。

      其实, 它们不见得到了与另一大类系统的方言平行的地步。说到底, 这种“独特”有的不过是同一系统内

      部下一个层级性不同的“独特”, 而不一定是不同系统相互区别的“独特”。因此, 我们认为, 对现行方言分

      区的大小系统内部的层级性作出一番梳理, 是当务之急。

      三、“合取”与“析取”——方言分区的标准及其他问题

      方言区, 实质上就是方言亲缘关系在地理上的分布。因此划分方言区时应选择能够反映亲缘关系的

      语言特征作为分类依据或者分类标准(朱德熙1986)。最理想的, 莫过于对内具有普遍性, 对外具有排它

      性的单一、明确的标准。

      语言系统本身是一个模糊集, 处于中心地带的方言点之间或许区别特征还比较明显, 越往四周扩

      散, 区别特征便越模糊。在这种情况下, 试图用单一标准来划分不同的方言有时是相当困难的。更何况单

      一标准的选用也有很大的随意性, 而不同标准之间划出的同言线也不一定能完全重合。如此一来, 划分

      的结果也就难免见仁见智了。

      为解决单一标准分区上的困难, 有人认为可以采用多标准的划分方法。但多标准的使用本身也存在

      一些技术问题, 比方说多标准在划分中是需要满足所有条件方可(合取关系(conjunct ion) ) , 还是满足其

      中一项条件即可(析取关系(disjunct ion) )。就前者而言, 如果多标准的各项标准之间是等值的尚能贯彻

      始终, 假如彼此间非等值, 或者说有主从之别, 又怎样处理? 就后者而论, 每一析取项确定出来的范围是

      否都能一致, 或者说划分出来的同言线是否都能重合? 假如相一致(或者彼此重合) , 多标准与单标准之

      间岂不成了一回事? 反之, 又怎能避免析取过程中的主观随意性, 怎能鉴别析取项的科学性? 上述问题不

      解决, 就很难减少划分中的盲目性, 多标准也势必变成无标准。

      为解决方言分区中明确与模糊的矛盾, 为减少多标准使用中的盲目性与随意性, 近年来又有人引进

      了计量分析的方法。代表作是周振鹤、游汝杰《湖南方言区划及其历史背景》(《方言》1985 第4 期) 一文。

      其操作方式和郑锦全先生等提出的操作方式既相近又略有不同。这种完全立足于方言共时平面上的比

      较分析, 与方言的亲缘关系并不一定有密切的关联。相似者未必同源, 而同源者未必完全相似。对此朱德

      熙先生已有过相当精当的分析(朱德熙1986)。撇开这一切不谈, 用计量方法划分方言区域, 其结果科学

      与否, 与代表点的甄别、方言特征的遴选以及语言材料的处理都有很大的关系, 而这一切, 仍然离不开传

      统的定性分析工作。

      能否可以这样设想: 如果纯粹从历史比较语言学(h isto ric‹l comp‹n linguist ics) 角度划分方言区, 借

      以反映其亲缘关系, 不妨借助汉语史各方面(含语音史、词汇史、语法史) 的研究成果, 将不同时期的语言

      特点作出一番梳理, 以此作为方言不同层级区分的参照。丁邦新先生(1992) 对此提出了很好的设想:“词

      汇既然容易改变, 是否能用来作方言分类的根据呢? 我想如果我们能 清词汇的时代性, 还是可以作分

      类的条件。例如某一个词汇在历史上可以肯定它应用的时段, 到某一个时期之后已经被其他同义词代

      替了, 不再见用了; 而这一个词汇却还保存在某一方言中, 那么就可以用它来作为方言区分的一个条

      件。”根据对《史记》语料的细致分析, 丁先生证明闽语中把“鼎”当作真正的“锅子”使用至少还保存了西

      汉时代尚可了解的一种用法。丁先生所谈的虽然是词汇问题, 但同样适用于语音、语法。后者已故的朱德

      熙先生已有许多精到的论证。另外, 对于“强势方言”和“弱势方言”(李如龙1994) 分别采取“自上而下”和

      “自下而上”的处理方式。具体说来, 前者由于内部有强大的凝聚力, 有公认的标准语(比如广州话之于粤

      ·39·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方言) , 可以以标准音为参照, 根据通话程度层层划分, 确定不同的系统; 而后者缺乏凝聚力, 没有公认的

      标准音(比如平话) , 只能通过点与点的比较, 确定其系属, 明确其关系。此外要注意, 划分的结果尽量不

      要与传统的认识产生太大的距离, 要充分考虑方言事实本身的复杂性, 允许过渡区或中介方言的成立。

      但在处理上要有严格限制的弹性度(瞿霭堂1990)。

      如果纯粹从共时角度作对比分析( synch ronic‹l cont r‹st ive ‹n‹lysis) 而不完全考虑亲缘关系, 必须

      严格注意材料的甄别(薛才德1991) , 在这一前提下, 类型学上的研究是值得重视的方向。比如, 李如龙、

      詹伯慧等先生(1996) 所作的闽粤琼三地闽方言特征词的研究就是很好的尝试。而郑锦全先生(1994) 的

      方言沟通度研究也同样给人新的感受。目前, 这方面的研究刚刚起步, 许多问题仍需要相当的努力。

      现在谈谈晋语的归属。

      在1985 年《方言》第1 期《官话方言的分区》中, 李荣先生正式将晋语从官话中分离出来。照李荣先

      生的解释, 晋语是指“山西及其毗邻地区有入声的方言”。换句话说, 李荣先生是按古入声在今方言中的

      演变而重新对官话进行离析的。比起传统的北方话“建立在语言印象加地理概念的基础上”(刘勋宁

      1995) 的分类法, 这无疑大大推进了一步, 体现了李先生敏锐的洞察力。但令我们困惑的是, 同样保留有

      入声, 江淮官话仍纳入官话的系列而晋语却升格独立。

      或许是意识到单一标准顾此失彼的问题, 以后, 晋语研究者对晋语的特征又作了全面的概括。(侯精

      一1986, 1995) 如此, 晋语的特征也就更加明显而突出, 晋语的升格独立也就有了更充分的理由。

      诚然, 同官话其它片方言相比, 晋语有不少独特之处。但它是否到了非要与官话分庭抗礼、与南方诸

      方言平起平坐的地步, 我们认为是可以讨论的。从划分的标准来看, 多标准的使用(无论是侯精一先生早

      先提到的五条标准, 还是后来提到的十条标准) 存在是“合取”还是“析取”的问题。从合取的角度看, 侯先

      生提到的五条或十条标准不见得都有周遍性, 因此, 条目的取舍颇需斟酌; 从析取的角度看以入声作为

      标准倒可以同其他官话分得一清二楚。但又与江淮官话相冲突。从分区的均衡意识出发, 闽方言内部差

      异很大, 但闽语研究者仍着眼于全局, 将之合为一体; 而晋方言与其它官话相比有差异便将之分离, 如此

      处理, 恐怕连没有多少异议的吴方言、粤方言内部也存在一分为几的问题。这样一来, 方言分区的总体均

      衡格局势必被打乱。

      其实,“晋语”一说, 佛里斯特(Fo rrest, R. A. D) (1948) 早在近半个世纪前就提到①。晋语的特点在佛

      里斯特和在他之前的高本汉(B1k‹rlgren) 的《中国音韵学研究》中也早就注意到。他们并没有因为它的

      不独立成区而感到不便, 这正如江淮方言有入声, 仍放在官话体系中并没有什么不便一样。特性与升格

      其实并无必然的联系, 更何况晋语中还有不少与官话一致而与南方别的方言有别的地方。从语音特征来

      看, ts t©的类型区分与北方官话一致已为有的学者所证明(熊正辉1995)。除此之外, 还有许多特征也与

      官话一致, 比如在太原、太谷、祁县、文水、寿阳、陵川、襄垣、忻州、怀仁、晋城等地, (A ) 古全浊声母今读

      塞音、塞擦音时, 逢平声读为送气清音, 逢仄声读为不送气清音; (B) 假蟹效咸山江诸摄开口二等见系字

      颚化; (C) 止开三日母字读为卷舌元音(祁县、文水、襄垣例外) ; (D ) 有丰富的儿化(或儿尾) 现象; (E)

      “班”—“搬”,“扮”—半”,“攀”—“潘”,“蛮”—“瞒”普遍读音相同(祁县、太谷、文水例外)。从词汇特征上

      看, 上述地区也有不少特征与北方官话一致而与南方诸方言有别之处。比如: (A ) 动物性别表示法都是

      区别词置于动物之前; (B) 一些名词普遍带“子”尾而非用单音节词表示, 比较: 房子(屋)ö麦子(麦)ö稻子

      (禾)ö蚊子(蚊)ö裙子(裙)ö绳子(索) (加“( ) ”者表示南方方言通行的说法, 下同)。或者用词根本不同,

      比较: 脸(面)ö媳妇儿(新妇) 等。(C) 一些动作表达也有区别, 比较: 下雨(落雨)ö走(行)ö跑(走)ö站(企)ö

      喝茶(吃茶、食茶)。(D) 人称代词普遍用“们”表示复数。(E) 普遍说“一辆车”或“一挂车”而非南方常用的

      “一架车”。如果立足于一致性, 未尝不可以归入官话体系之中。

      刘勋宁先生最近发表的《再论汉语北方话的分区》(1995) 很值得重视。在该文中, 作者一方面批评了

      传统的北方话分类的不合理性, 一方面对李荣先生的官话分区说作了进一步的阐发。此外, 还用不少语

      言材料进一步强调了晋语(刘文称之为“秦晋方言”) 独立的可能性。令我们感兴趣的是他最后对整个汉

      ·40·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语方言层级系统的总体描述:

      汉语

      基础汉语方言(北方话)

      秦晋方言

      官  话

      北方官话

      胶辽官话

      东北官话

      北京官话

      冀鲁官话

      中原官话

      中部官话

      兰银官话

      南方官话

      江淮官话

      西南官话

      东南诸方言

      在这一表述中, 秦晋方言(即前面讨论的“晋语”) 并没有纳入与东南诸方言平行的系统中, 而放在基

      础方言(北方话) 之下的层面上。按照这种描述, 恰恰证明晋语与官话关系密切而与东南诸方言关系疏远

      (用刘氏的话,“晋语是北方话里的山里话”)。其实, 上面的表述系统中的“基础汉语方言”一说, 不过是为

      了显示晋语的独特而变换使用的名目。事实上, 它和通常提到的“北方方言”“官话方言”并没有本质的区

      别, 因此, 刘勋宁先生的上述格局未尝不可以作如下调整:

      汉语

      官   话

      北方官话

      胶辽官话

      东北官话

      北京官话

      冀鲁官话

      中原官话

      中部官话

      兰银官话

      南方官话

      江淮官话

      西南官话

      秦晋官话

      东南诸方言

      一句话, 晋语的独特只是同一系统内部层级关系的不同, 而非不同系统间的差别。

      综上所述, 我们认为: 方言分区, 事关全局。总体格局的均衡, 内部层次的梳理以及标准本身的确立

      与使用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占有较充分的材料, 缺乏详细而周密的论证, 结论就很值得再讨论。晋

      语研究有这样的情形, 平话、徽语等恐怕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附注

      ①佛里斯特(Fo rrest, R. A. D) 在《汉语》(The Ch inese L anguage 1948 London) 中将甘肃东部、陕西、

      山西一带的方言独立为一群, 称为“晋语”。并将晋语的特征概括为: 古汉语的鼻辅音非鼻音化(m 2, n2, —2

      变成mb2, nd2, —g2)。有强送气音。鼻尾脱落, 元音鼻化。部分地区有喉塞尾等几条。但佛氏还是将晋语

      归于北方话之下, 认为它是一种“被俘获”(Cap tured) 的方言, 也就是说, 它原先有自己独特的历史, 后来

      被北方话所同化, 在语音上留下一些痕迹。(The Ch inese L anguage P200, 207。)

      参考文献

      李荣 1985 官话方言的分区 《方言》第1 期

      1989 汉语方言的分区 《方言》第4 期

      朱德熙 1986 在中国语言和方言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 《中国语文》第4 期

      詹伯慧 1989 汉语方言分区问题驳议 《语言文字学术论文集》知识出版社

      ·41·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李如龙 1994 方言与文化的宏观研究 《暨南学报》第4 期

      李如龙 詹伯慧等 1996 闽粤琼闽语词汇比较研究 第四届国际闽方言研讨会论文集 汕头大

      学出版社

      陈章太 李如龙 1983 论闽方言的一致性 《中国语言学报》第1 期

      潘茂鼎 李如龙等 1963 福建汉语方言分区略说 《中国语文》第6 期

      丁邦新 1982 汉语方言分区的条件 《清华学报》新14 卷1—2 期合刊, 台湾新竹

          1992 汉语方言史和方言区域史的研究 台湾史语所集刊 《中国境内语言暨语言学》

      罗杰瑞 1995 汉语概况(张惠英译)  语文出版社

      侯精一 1986 晋语的分区 《方言》第4 期

          1995 晋语总论 首届晋方言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

      郑锦全 1988 汉语方言亲疏关系的计量研究 《中国语文》第2 期

          1994 汉语方言沟通度的计算 《中国语文》第1 期

      鲍厚星 颜森 1986 湖南方言的分区 《方言》第4 期

      颜 森 1986 江西方言的分区 《方言》第1 期

      薛才德 1991 现代汉语方言分区方法问题初探 《语言研究》第2 期

      瞿霭堂 1990 嘉戎语的方言 《民族语文》第4、5 期

      刘勋宁 1995 再论北方话的分区 《中国语文》第6 期

      熊正辉 1995 山西晋语分ts t©的类型 首届晋方言国际研讨会论文

      北京大学中文系 1989 汉语方音字汇(第二版)  文字改革出版社

              1995 汉语方言词汇(第二版)  语文出版社

      山西省社科院语言所 1983、1984 山西方言志丛刊 《语文研究》增刊

      (梁金荣、高然、钟奇 暨南大学中文系博士生 510632)

      《动词研究综述》出版

      由胡裕树、范晓主编的《动词研究综述》一书1996 年6 月由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出

      版。该书是国家教委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科研项目“动词研究”的组成部分。动词研究是汉

      语语法研究中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一向为我国语言学界所重视, 并取得了一定成绩。该书

      把有关资料加以选择整理, 分为几十个专题, 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专题报告(即“综

      述”)。该书集几十个专题的综述, 也可以说是经过整理的有关动词研究的资料汇集。这样

      做的目的在于为从事语法研究和教学的同志提供系统资料, 使已有成果得到充分利用, 避

      免研究中的重复劳动, 促进动词研究的前进和发展。

      该书定价: 19. 50 元。有需要者, 可向本刊编辑部邮购(邮书费用免收)。

      ·42·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