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晋语 晋语 关注:1 内容:144

    晋语研究 大有可为 ———《晋方言语法研究》序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晋语
    • 名声鹤起
      金牌会员
      站长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2001 年10 月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Oct . ,2001

      第24 卷 第5 期   Journal of Shanxi University (Philosophy & Social Science)    Vol. 24  No. 5

      【语言文字学研究】

      晋语研究 大有可为

      ———《晋方言语法研究》序

      侯精一,李如龙

      序一

      1985 年李荣先生在《官话方言的分区》一文中

      把山西省及其毗连地区有入声的方言从北方话分

      出,称作“晋语”以来,十几年过去了,这期间晋语的

      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温端政教授主编的国家

      “六五”重点项目《山西省方言志丛书》的问世和国家

      “七五”重点项目《山西方言调查研究报告》以及其他

      一些专著的相继出版,表明我们对晋语的调查研究

      已取得了较大的进步。最近乔全生先生的《晋方言

      语法研究》即将出版,这无疑进一步丰富了晋语研究

      的成果,可喜可贺。

      近20 年对晋语的研究工作多偏重于语音方面,

      成果也比较多,相比之下,词汇、语法方面的研究成

      果则比较少,这是很自然的。道理很简单,如果对晋

      语的语音构成、语音变化、语音特点缺少共时与历时

      的研究,我们就无法对晋语的词汇、语法进行深入的

      研究。现在我们对晋语语音的研究已日渐成熟,完

      全有条件展开对晋语语法的全面研究。

      对晋方言语法的调查研究,乔全生先生动手较

      早。在90 年代初期,我们编《山西方言调查研究报

      告》时,他就负责这方面的内容,这本集子的部分内

      容就是他在那个时候完成的,此次《晋方言语法研

      究》成书又做了增补。此书探索了晋方言的一些特

      殊语法现象。其中《山西方言的“V + 将+ 来/ 去”结

      构》一文对晋语结构助词“将”做了比较深入地描写

      和分析,指出“V + 将+ 来/ 去”结构发展的不平衡性

      和助词“将”消长的大致轨迹。对一些语法现象特别

      是对助词“着”做的历史考察是乔全生近年来的研究

      重点,书中的多篇文章都是对“着”的讨论,用力之

      勤,资料之翔实,对于近现代汉语语法的研究颇具参

      考价值。

      总的说来,我们对晋语语法的研究还是很不够

      的。比如,晋语与北方话在语法方面到底有多大的

      差别,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对晋语的特有构词规律的

      描写还需要再进一步,对代词、助词、介词的研究也

      都还需要再深入。我们在进行研究时,应注意从共

      时与历时相结合的视角,特别要注意挖掘晋语自身

      的特征与规律,不因循旧的解说模式,对于晋语不同

      于北方话乃至其他汉语方言区的特征做理论方面的

      阐述。

      晋语研究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可谓任重

      而道远。我们对晋语研究的新一代寄予厚望。

      祝愿晋语研究事业更加兴旺发达。是为序。

      序二

      我研究方言、教方言课,以前总是不太想涉足官

      话方言,一来因为自己缺乏语感而心虚,二来也因为

      为有种误解:以为官话方言特点不多,没多少搞头。

      这些年来,关于分立晋语区,学术界有些争议,我也

      不敢贸然表态,因为自己确实缺乏研究。近年来,由

      于指导学生的需要,不得不跟来自官话区、晋语区的

      年青人一起去了解他们的方言,于是逐渐感到了官

      话方言并非没有多少特点,晋语也不能简单地概括

      【收稿日期】 2001 - 03 - 05

      【作者简介】 侯精一(1935 - ) ,男,山西平遥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教授,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从事语言学、

      方言学研究。

      李如龙(1937 - ) ,男,福建人,厦门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语言学、方言学教学与研究。

      72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链接

      说只有存在“入声”这个特点,从而坚决不承认它的

      存在。不论是官话或晋语,也不论是它们的语言、词

      汇或语法,深入地考察还是有好些引人入胜的特点,

      同样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例如,读了陈淑静同志的

      《平谷方言研究》,我知道了那里“仿佛”说pa— pur ,

      这不是清唇作重唇的上古音特点吗? 翻阅李行健主

      编的《河北方言词汇编》时又知道了,就在邯郸,第二

      人称有说“侬”、说“汝”的,第三人称有说“伊”、说

      “渠”的,简直把南方诸方言的特点都收编在内了。

      最近读到《汉语方言大词典》里的一些条目,又知道

      了,远在新疆的鄯善,“乡邻”说“乡党”,和《论语》里

      的说法相同;乌鲁木齐则有“手之舞之儿”的说法,正

      是《诗经·毛序》里的原话加上儿化而成词。同样是

      古代汉语传承下来的,不但南方方言有古音、古词,

      就在北方方言里也是不可能没有的。

      有幸在付梓之前,读了乔全生先生的新作《晋方

      言语法研究》,对于北方方言(包括晋语) 的研究价

      值,又获得了更多的认识。

      《晋方言语法研究》一书研究的是晋语的语法。

      方言语法的研究起步较晚,北方方言中如此大规模

      的方言语法专书至今还很少见。全书16 章中每章

      写一个专题,有时同一个专题写了几章,似乎缺乏一

      个“完整的体系”。方言的语法,哪怕是很特殊的,也

      总有许多规律和共同语是相类似的。按照目前的研

      究现状,像此书这样,抓住方言语法中的特点,逐项

      进行具体的考察,如实地说清楚各种语法意义和语

      法形式,考察这些语法成分在语用中的种种变异,先

      罗列事实、不急于设计理论框架;只说有、不说无;多

      说异、少说同;有话多说,无话少说,不求整齐划一。

      应该说,这些做法是切实稳妥的办法,也正是本书的

      优点所在。

      那么,罗列事实、说明事实的时候,怎样才能凸

      现方言语法的特点呢? 这就需要比较:拿方言与共

      同语比,在同区方言中比,又拿现代方言与共同语与

      古代汉语、近代汉语比。本书的成功就在于进行了

      这么多方面的比较。晋语的重叠式以及各种词类的

      词缀特点发达,不但是许多官话所少见,在南方诸方

      言中也不为多见。书中关于这方面的描写是相当细

      致的,既注意了与共同语的差异,也注意了内部的不

      同。有时对内部差异还作了十分精细的分析。例如

      人称代词多数式的后缀,晋语加“们”、中原官话加

      “家”,其分布恰好同古时候北部的赵国和南部的魏

      国的地域,而偏西南的古韩国地域则二者兼有。还

      有关于指代词三分的分析和统计,也给人留下深刻

      印象。在纵向的比较方面,第13 至第15 章中关于

      洪洞方言的“着”的分析尤其精彩。文中指出晋语的

      “动+ 宾(补) + 着”的句式和宋元白话是一脉相承

      的。如果联系晋语的情况来看而不是仅与普通话相

      比,近代汉语的这种“着”和句中紧跟着动词的“着”

      不必区分为助词和语气词。近代汉语的某些语法意

      义相同的虚词成分,语序未必都十分稳定。这一点,

      闽南话也有同样的例句,可以支持他的说法。例如:

      “门开咧困”(开着门睡) “, 门开透透咧”(门正开得大

      大地) “, 逐个侬拢坐咧食”(大家都坐着吃) “, 汝倚门

      口等我咧”(你站在门口等着我) “, 伊阁欠我的钱咧”

      (他还欠着我的钱) ,这些例句中,不论是句中动词后

      或句末的“咧”都是代表持续状态的助词“着”。

      早些时候,研究语法的人似乎不太注意语言,这

      可能与当时语法例句总在书里取材有关,而研究方

      言的人因为本来就缺乏书面语料,只好从口语中取

      材,一碰口语便不得不注意语音。这些年来,不论是

      研究现代汉语或古代汉语的语法,大家都注意语音

      了,许多问题就获得了较为深入的理解。本书关于

      “子尾变韵”、“子尾变调”、助词“将”的音变、趋向补

      语“去”的音变等等描写,还有某些方言里指代词乃

      至名词、动词、不定量词的音变的描写都是十分细致

      的。作者还把这类用不同读音来表示不同语法意义

      的现象,概括为“屈折”形式,试图为这种语法现象做

      出理论的解释。这种情形和西方语言的“内部屈折”

      的性质和形式是否相同,有无必要套用这个术语,还

      值得讨论;而揭示出这些现象无疑反映了晋语语法

      的一项重要特征,是十分有意义的。

      乔全生先生从事方言研究20 年了,从一开始就

      赶上了晋语的大规模的开发研究,因为有纯熟的母

      语语感,又有地利之便,加上自身的艰苦努力,一直

      育人不断,笔耕不止。现在,他已经是成果斐然的年

      青老专家了。相信他还将为学术界贡献出更多的研

      究官话和晋语乃至古今汉语的好成果来。

      (责任编辑 郝锦花)

      73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