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新会方言“埕”与典故

      “埕”是新会方言常用词之一,属古汉语词汇。在元曲中已见“埕”字,如李文蔚《燕青博鱼》第二折:“隔壁三家醉,开埕十里香。”

      ”chénɡ(普通话),粤音呈,是坛子,一种小口大腹的陶制容器,与口阔、身直的“缸”形状不同。它广泛用于贮存、盛装物品,按装的东西不同,有装油的油埕,装酒的酒埕,还有水埕、尿埕、咸菜埕、豉油埕等等。上例元曲“开埕十里香”的“埕”是酒埕。埕腹大,可装得多;开口小,拿起时好用力,贮存时易封口。为方便使用,有的埕还带有盖子,称埕盖。埕是陶器,装东西不易变质,旧时家庭中用埕封装好的物品,多放入床底下贮存。当然,除埕外,还用缸、罂等其他陶器具。的盛装、贮存作用可多了,尤其以装液体见长。那时没有胶桶和自来水,到井头吊水(方言,打水)都用埕。埕放入井里,要先将一端绑有小十字木架的绳子插进埕内,由于埕口小而不会脱出,拉绳子的另一端就可牵动瓦埕灌水,然后将埕和水一同提出井口。用于贮尿的称“尿埕”。过去收集人尿作为有机肥料,以大埕贮存,又便于发酵成肥。

      “合(盒、匣)[hǎb]”视为坛罐一类缸瓦,但又有区别。埕口窄,合口阔;埕涂粗釉(新会俗称“”),合不涂;埕有的有盖,合无盖;埕肚大、上下小,合上小下大,故有认为是塔,广州话用“塔”。新会话音[hǎb],如尿合、合瓜(南瓜形近,故名)。

      新会话又音“协[hǐb]”,如“个协”、“协仔”,但尿合习惯不说“尿协”。

      的密封性能较好,有用于装骨殖的,称“金埕”。过去实行土葬,以棺材埋葬死人,待肉身腐烂后再挖出骨殖,称“捡金”,最后放入“金埕”重新掩埋,进行“二次葬”。

      是名词,但表示数量时,成为量词,如“5埕酒”、“埕埕都满”。

      新会方言中,埕的语汇丰富,常借作事物比喻之用。如:蒜子头大唔得入埕”,比喻想头太大,实现不了,因为埕口小,蒜头大是装不进去的,当然,将大蒜头剥为一粒粒小蒜子那是另一回事。“捞到埕满合裂”,埕和合都是装物的容器,赚到这些容器都爆满了,甚至挤裂了,比喻赚得足够多,与“盆满砵满”同义。“蜜糖埕”比喻笑容像装蜂蜜的埕一样甜甜蜜蜜。

      十个埕九个盖”,明显不够冚(遮盖、遮掩),常常比喻资金不足,要挪来挪去。

      桐(红)油埕即是桐(红)油埕”,红的就是红的,又隐指黑的就是黑的,比喻好的总是好的,坏的就是不易变好。
      分唔清边埕水边埕油”,分不出哪埕装的是水哪埕装的是油,比喻事情难分辨。

      畀个埕你做胆”,拿个埕来给你做胆吧,就算有这样大的胆子,量你也不敢。“好似床下底咸菜埕挖出来”,床下底,即床底下,粤语有些词是“倒装”的,放在床下埕里贮存的咸菜,掏出来时皱巴巴的,常比喻衣服很皱很乱。

      ”还常借作“情”的谐音,如“有情(埕)饮水饱”。

      埕埕合合”,借指爱情的东西,比如说某人或某书“专讲埕埕合合”。

      《埕埕合合》 
      会城曾发生过一件幽默而又令人同情的“埕事”:某年有家企业濒临“死火”,工人们表达不满情绪,受粤剧《搜书院》唱词“情惨惨”的启发,就在工厂门口挂上一个竹篾织的“篸”和一个埕,谐音“惨情”,从此该厂也就被人戏称为“惨情厂”。
      在贮存物品的器具种类繁多,有胶罐、铁桶、贮物箱、防潮箱、电冰箱、消毒柜等等,埕这种老土的器皿渐渐少见,容易被人遗忘,一些年轻人甚至还没有见过埕是什么样子,“埕”字也随之与现代生活日渐疏远了。

      江苏·苏州
    • 0
    • 0
    • 0
    • 6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