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话(方言)

      可谓是出了名的难懂

      而众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福建方言中

      要说福州话称第二

      怕是没有敢称第一的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若不服,小编来考考你

      能不能答对以下几题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哈哈

      你答对了几题呢

      感受到福州话的“神奇”了吗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知道吗?

      福州话历史悠久且来源丰富

      最早可追溯至魏、晋之前

      堪称古汉语的活化石”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话

      福州话,属于闽东方言,是汉语的八大方言之一,是旧福州府“十邑”的共通语,也通行于宁德市和南平、三明的部分地区,甚至东南亚的一些地方。

      福州方言是多来源的,以语词丰富、语体多样、语流音变复杂而著称,使许多研究古汉语的专家为之神往。其底层应当是古闽越族的语言。魏、晋之前的早期移民带来古吴语和古楚语,上古汉语和中古汉语也明显地留存于福州话中。福州方言有古汉语的“活化石”之美称,在唐末五代期间就已定型,在福建方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些词

      你知道福州话怎么读吗?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话如同福州城市精神一样

      海纳百川

      十分的国际化

      许多外国语如日语、英语等

      都与福州话有着“不解之缘”

      >福州话与日语

      日语多用我国中古唐音,如“修理”一词,日语同福州话一样,都念成“锈里”。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话与英语

      英语可谓是最流行的语言且母语者数量是世界第三。但外国人为了学习福州话,可谓是“费尽心机”!

      1870年,美国人麦利和根据他在福州20多年的生活积累,先将圣经翻译成中文,再从中挑出词条,用罗马音标标出福州话的发音,以“福州话发音-中文-英文注释”的形式在福州出版发行《The Alphabetic Dictionary in the Foochow Dialect》福州话与英语对照字典,中文名为《福州方言拼音字典》。自此风行上百年,两次再版发行。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The Alphabetic Dictionary in the Foochow Dialect》

      外国人只要对照着标注的音标

      就能读出与英文相应的福州话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是不是很神奇呢

      原来咱们福州方言如此国际化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众多外国人在努力学习福州话的同时

      英语也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福州话

      因吹斯汀 — 丫妩媚呀

      【出处】英语interesting的其他表述,形容有趣、好玩。

      【例句】荔枝蘸酱油,福州人真是丫妩媚呀

      (注:“丫妩媚呀”为福州方言谐音,仅供参考,非严谨的福州方言字)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 — 汝

      “你”福州话说“汝”[nü上声],古文有见如,《愚公移山》:“吾与汝毕力平险。”

      他、她(第三人称)— 伊

      “他”福州话说“伊”[i 阴平],古文有见如,刘义庆《世说新语·方正》:“江家我顾伊,庾家伊顾我。”

      女人— 诸娘侬

      “女人”福州话说“诸[zü阴平]娘[nuong阳平/nüng阴平]侬[nüng阳平]”,“女孩”在福州话中说“诸娘囝”,陈衍《福建方言志》:“(福州)女呼诸娘。案:当谓无诸国之娘。”;所谓“无诸国”,即指两千多年前的秦朝末年,越国国王勾践的后裔“无诸”,统治当时的福建,定都于福州(当时称“冶城”)。因此,“无诸国”的姑娘便被称为“诸娘”。

      父亲 — 郎罢

      “父亲”福州话说“郎[loung阳平/半阴去]罢[ba阳去/ma阳去]”,福州人儿子叫父亲为“郎罢”,父亲叫儿子为“囝”,“郎罢”与“囝”的方言称谓也很古老。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顾况在《囝一章》中就说“郎罢别囝”,并自注:“闽俗呼子为囝,父为郎罢。”宋代著名诗人黄庭坚也有“但得新年胜故年,即如长在郎罢前”的诗句。这里,“郎罢”的“罢”实系“爸”的谐音字。而“囝”即“儿子”。

      喝 — 歠(啜)

      “喝”福州话说“歠(啜)[cuok阴入]“喝了这碗汤”福州话就是“啜了这碗汤”。古文有见如,《孟子》有“放饭流歠”句。“吃吃喝喝”为“食食歠歠(啜啜)”。

      讨 — 探、寻

      “讨”福州话意为“探、寻”,福州话读作[to上声]。福州方言:“课本拍逿去,赶紧去讨蜀讨(课本丢了,赶快去找一找)。”古文有见如,杜甫《忆昔行》:“更讨衡阳董炼师,南浮早鼓潇湘柁”。

      再比如很多古诗用普通话读无法押韵,但如果用福州话这样的闽方言来读就能完美押韵,如:“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其中的“”字用普通话念音同“”,无法和“”押韵,但如果念“”,就能押韵,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念呢?因为古汉语里本来“”就是念“”,福州话就是念“sia阳平”!这首诗用福州话念就是:

      ▼《山行》福州方言文读音诵读,音频来源于福州市委文明办闽都乡学传习中心讲师陈风

      山行

      [唐代]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福州,我有一句方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州方言中有相当一部分

      是从历代“官话”中衍化而来

      像活化石一样保留在福州人口头上

      它不但不“土”

      而且具有词采诗意

      @大白:小时候,见到城里同龄的小孩一口流利普通话,就很自卑,觉得家乡话骂人粗俗,自己的福州腔普通话土里土气。后来去了北方上大学,偶尔听到乡音却感觉无比亲切。而如今看到很多小孩只会听却不会说家乡话,难免会担忧福州话的传承。学好普通话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将家乡话遗忘。

      方言是传承地方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

      也是一个群体的身份标记

      就像一张隐形名片

      藏身在语言里

      但只要一张口

      就亮出了你的家底

      乡音无改 与君共勉

      转自虎纠头条

    • 0
    • 0
    • 0
    • 3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