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扬州话:“好佬”是什么意思?

    江苏·苏州
  • 0
  • 1
  • 0
  • 26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0
    原谅我爱鞋如命初涉江湖
    好佬”是流行在苏北、鲁南的方bai言,至今仍活跃在民间。走进号称古汉语活化石的赣榆县,巷闾村头,随处都可以听到邻里争吵时指斥对方“你家是大好佬呀!”
    “好佬”一词,有霸道和无赖两层意思,羼杂着流氓、阴损、不可理喻等诸种复杂的色彩。我的老家有个叫柳丙的,向别人借钱从来不兴还账,人家一要他就使横:“还不起我该得起。该是该,十年八年没有!” 嘿,这就有点“好佬” 的意思了。
    城市是五行八作聚居之地,各色人等羼杂其中,流氓、混混是孳生“好佬”的温床。不久前我与朋友在凤凰酒楼会餐,就见到下边一幕。一个彪形大汉走进酒楼,山珍海味要了一桌子,大吞大嚼之后一声尖叫,酒店老板跑来问候,他一口血水喷在老板脸上,说菜里的石头碴子硌掉了他一颗金牙,他一手捏着一粒石碴一手捏着一颗金牙,非要老板赔偿五千块钱不行。老板打电话请来110,好说歹说,一桌酒菜白送,还搭上二百块钱。这“好佬”明明讹人来了。
    “好佬”穿行在法律缝隙之间,虽有种种劣迹,常常难以量刑。他们坑害的是小业主和老实百姓,对大恶大奸畏惧三分,更不敢招惹官府的人。
    儿时我见过一种“好佬”,乡邻称为叫街虎。膝盖上绑着一匝一匝布条,以跪行代步。大冬天袒开棉袄,腆着肚子,两手挥舞着两把菜刀“嘭嘭”拍打着胸脯,哇哇啦啦大叫,到农家门上要粮要钱。稍不满意,将一把磨得锃亮的剃头刀子按到脑门上,用一块石头“乒乓”往肉里砸,瞬间,鲜血顺着刀把哗哗直流,洒在农家的大门上。当事的农民吓得连声求饶,无不满足他的要求。俗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那年春节,叫街虎来到刘十八的门上,刘十八拿四个团子一碗酥菜打发他,那年月也算丰厚了。叫街虎不满足,掏出刀子要放血。刘十八气坏了,扯过一个猪食盆往叫街虎面前一撂:“放吧,今儿不放满一盆你就是孬种!”说罢往石墩子上一坐,直直地瞪着叫街虎。叫街虎软了,乖乖地收拾东西离开。
    “好佬”的行为怪诞,敢于跨越雷池践踏乡规常理,给平静的生活制造出大大小小的波澜。作家赵本夫在一次创作会上,讲到丰县一个名叫牛二的“好佬”,他经常灌下二两“猫尿”脱光脊梁站到大街上,拍着胸脯大叫:“谁敢打我?谁敢打我?”俗话千夫必有一雄,一个麻脸汉子走来,照着牛二的脊梁“啪啪”两鞋底:“我敢打你!”牛二白瞪了片刻,上前搂住麻大个的脖子:“谁敢打咱俩? 谁敢打咱俩?”看来“好佬”也有怕角。
    而大“好佬”常常生在乱世,乘乱为恶,趁乱逞横。清末民初前街上出了个叫冲天杵的,专门跟财主乡绅作对。一天走进大乡绅魏二怪的古玩铺子,指着一尊瓷瓶问:“这个盛尿的家伙值几个钱?”小伙计捧上香茶连称“杵爷”,说这是明朝宣德窑的珍品,少说也要三百两银子。冲天杵又问“一个瓶耳朵值几个钱?”小伙计慌了:“这……这……”冲天杵笑了笑:“一两银子足够了吧?我就买这个瓶耳朵玩玩。”话音未落,抡起手中的小锤将宣德瓷瓶上的一只耳朵敲了下来,扔下一两银子,扬长而去。大“好佬”为恶太甚,很少能得善终。冲天杵刚届不惑之年,被人买黑枪给崩了。
  • 最原始的记忆
    个人签名: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0 粉丝0 喜欢0内容1
    江苏·苏州

    TA的最新发布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