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侗台语 侗台语 关注:0 内容:23

    南方汉语古越语底层问题新探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侗台语
    • 名声鹤起
      金牌会员
      站长

      [提要]南方汉语里的“古越语底层”有不同类型的情况。以“底层词”为例,有的是

      分布在南方而汉籍无查的;有的是南方汉语形式跟今天侗台语等兄弟民族语言相似,

      但可以证明汉越同源或早期互借的;有的则是多方面都像汉语固有词,但也可以从

      “底层词”角度解释的。讨论“底层”时应加以区别。

      南方汉语跟南方兄弟民族语言共有的特点或日南方方言的“古越语底层”的研究,已经有

      不少成果发表:语法如量词(游汝杰1982),语音如先喉塞音(陈忠敏1995),底层词如结合温

      州话(吴安其1986)、粤语(欧阳觉亚1993、R.Bauer 1997)、客家话(邓晓华1999)等方言的研

      究。在分析“底层”时,我们可以看到几种不同的情形:看共有词,有些词的非汉语性质大约可

      以肯定,有些却倒也能上溯到古代汉语,还有一些虽然解释成汉语固有词不无道理,但也同样

      能解释成“底层词”。看某些共同的语法特点,比如今天南方汉语跟侗台语语序相同的“鸡母、

      鸡婆、鸡嬷”(表示“母鸡”)之类的说法,似乎也跟古汉语大名冠小名的结构一脉相承,但查文

      献发现东汉王充说的却是“牡马、雌牛、雄雀、牝鸡”之类:《论衡·奇怪篇》“若夫牡马见雌牛,

      ⋯⋯,雄雀见牝鸡,不相与合者,异类故也。”王氏好写口语,又是会稽人,而会稽曾经是古越人

      之地,王氏的用词竟然既不法古,又不合于古越语的语序。

      隐藏内容需要回复可以看见

      Comment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