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莫让南宁白话在“推普”中消失

      第1 页共 2 页

      南宁日报/2008 年/6 月/19 日/第011 版

      南宁·视点

      莫让南宁白话在“推普”中消失

      本报记者 杨玲  实习生 陆有芳

      南宁白话正淡出人们生活

      以前,南宁本地人大都是说本地白话,人们也乐于使用白话这一交流工具。其实,“南宁白

      话”也是粤语的一种,它的语音系统与广州话基本一致,但是它又有自己的语音特色。在老南宁

      的心目中,南宁白话俨然成了地道南宁人的标志。然而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和推广,越来越多的南

      宁人在公共场所都习惯使用普通话与人交流,尤其是在校园里,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中小学的校园,

      我们都很难听到南宁白话。

      “现在南宁市的孩子都说普通话,很少说白话了。不过我的外孙来看我还是会用白话来和我

      交流的。”家住新阳路的黎阿婆笑着对记者说,她的外孙小威今年19 岁,虽然小威从小就在学校

      里讲普通话,但是回到家里他还是坚持讲白话,尤其是与以前周围的邻居交流的时候。因为周围

      的邻居大多都是“老南宁”,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普通话讲得拗口,所以大家见面都用常挂于

      嘴边的白话交流。

      像小威这样在外说普通话,回到家里跟老人说白话的例子很多。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不少

      南宁人从平房搬进了楼房,从村里迁到了住宅小区,而小区里有来自区内区外的邻居,邻里之间

      平日里相互交流只能使用普通话,南宁白话逐渐被年轻人所遗忘⋯⋯

      “现在都说普通话,说白话孩子们听不懂。”家住埌东六组的梁伯说,以前全村人都说白话,

      现在白话都是上了点年纪的人才说,孩子们都是说普通话,哪怕是在家里,他们也不说白话,“孩

      子们说普通话,我们还得‘让’着他们,得跟他们用普通话交流,因为他们说普通话我们听得懂,

      但我们说白话他们听不懂,而且他们也不会说白话,长此以往,白话就很少人说了”。

      13 岁的小迎是土生土长的南宁人,她的爸爸和亲戚交流都用“南宁白话”。而她的父母在和

      她交流时都用普通话,因为他们觉得教小迎讲方言,会影响到她普通话的发音,所以小迎从小就

      没有机会接触南宁的方言。小迎的父亲认为:南宁白话的使用范围很小,仅限于南宁市的街道、

      菜市,在所有公共场合和对外交流领域都是使用标准普通话,所以小迎没必要学南宁白话。“而

      且学习南宁白话会影响标准普通话的发音,所以不让她学。”

      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我国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普通话,便于全国各族人民的沟通,

      加强了各族人民的凝聚力。而记者发现,在城市里,当地的方言只有少数人在使用,尤其是现在

      的孩子,很多都不说当地的方言,有的父母甚至认为孩子说方言就是“素质低”的表现,因此不

      愿意孩子学习当地的方言,于是,当地方言就出现了“断层”。

      会说南宁白话才是地道南宁人

      对南宁市民而言,南宁白话是南宁人最地道的“交流工具”,但是对于在外地工作学习的南

      宁人来说,南宁白话则成了他们亲切的乡音。黄莹是一位在上海工作的南宁人,大学毕业后她就

      留在上海工作。由于有南宁白话的底子,她和公司老板到广州、香港等地洽谈业务时还能充当老

      板的“翻译”,老板因此对她大为赞赏。而平时她除了给家里打电话使用南宁白话,几乎再也没

      有机会说南宁白话。

      一个周末,黄莹去一家美发店剪头发,突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家里打来的电话,她赶紧

      就南宁白话和家人打起招呼。待黄莹结束通话后,原先坐在一旁的美发店老板突然走过来,兴奋

      地问黄莹是不是南宁人。原来,美发店的老板也是南宁人,在上海打拼多年开了一家美发店,身

      处异地他乡,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讲普通话,在上海能遇到讲南宁白话的老乡,让她觉得特别亲

      第2 页共 2 页

      切,于是主动和黄莹聊了起来。就这样,美发店老板不仅给黄莹当天的消费打了5 折,此后还和

      她成了好朋友。

      “掌握南宁白话对我学习《古代汉语》也很有帮助。”广西师范学院的学生小黄说,她是地

      道的南宁人,从小就会讲南宁白话。在大二时,就读汉语言文学的她比起其他同学来说学习《古

      代汉语》就没那么吃力。因为在古代汉语里,不少字的读音和现在南宁白话的读音和意思都是一

      样的,比如在古代汉语中“翼”就是“翅膀”的意思,而这个字与南宁白话的读音和意思都是相

      同的。还有我们常说的“鸡腿”在南宁白话读“鸡臂”,这个“臂”在古代汉语中也是“腿”的

      意思,而且发音也与南宁白话相同。

      家住民主路的李军是一位地道的南宁人,他和妻子一直坚持教儿子讲南宁白话,虽然儿子还

      不到3 岁,但是李军夫妇认为现在是孩子学习南宁白话的最好时机。“点虫虫,虫虫飞,飞去边?

      飞到阿婆D⋯⋯屯屯转,菊花园,阿妈背我去睇龙船。龙船母好睇,返嚟睇鸡仔,鸡仔大,抓去

      卖⋯⋯”李军告诉记者,这些南宁人非常熟悉的儿歌,他就经常带着孩子念。如今儿子也学会了,

      还会在爷爷奶奶面前念,让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李军坦言:是南宁人就应该会讲南宁白话,这

      才是最地道的南宁口音,也是最地道的南宁人。

      南宁白话应与“推普”共同前行

      对于推广使用普通话给当地方言带来的冲击,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语言学老师黎曙光认为,

      推广普通话对保护方言在客观上是有一定冲击的。

      据专家介绍,现代汉语中八大方言之一的粤语方言,最早起源于古广信地区(广西梧州市和

      广东封开地区),它是在中原地区的普通话“雅语”吸收岭南古越语的基础上形成发展起来的。

      南宁白话是粤语经郁江流域传到南宁而形成的。

      黎老师说,推广普通话的意义是为了消除各方言之间的隔阂,并不是要消灭方言。事实上,

      普通话在发展的过程中也不断地从方言中补充吸收一些生动的词汇。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

      经》中就有不少词语的读音要用越语(尤其是壮语)来读才通,同时也吸收了不少古越语词汇。

      现代汉语从方言中吸收的词汇则更多了,如:埋单、煲电话粥、搞掂⋯⋯这些词汇都是从粤方言

      中吸收而来的。黎老师认为,我们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也应该注意并采取相应的措施着手保护

      方言,因为每一种语言都有不可代替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

      “对于南宁白话而言,它是现在南宁市区内使用的方言,也是粤方言的一种。现在南宁的电

      视节目里也有方言节目,受到不少市民的欢迎。其实,除南宁以外还有广东、港、澳等地也使用

      粤方言,就连一些来自我国北方的人们,为了工作交流都在有意识地学习粤方言,所以说粤方言

      并不是属于濒危的语言。但我们应当尽可能地保护南宁白话这一有着浓重地方特色的语言,不应

      让它淡出人们的生活,甚至消失。”黎老师说。

      对于方言的发展趋势,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语言学教授张小克则认为,方言走向消亡这也是

      历史的必然。因为随着普通话的大力推广,目前方言的使用范围正在逐步缩小。在南宁,大多是

      中老年人在使用南宁白话,现在的孩子已经很少使用南宁白话,因为他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习使

      用普通话,普通话的使用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极为普遍。

      但同时张教授也认为,使用和推广普通话并不是就说一定要消灭方言。张教授说,方言在一

      定范围内还是会存在的,毕竟方言也有自己的特点,包含着地方性的历史文化的独特表达。如南

      宁白话就有它自身的特点和优势,是普通话所不能代替的,因此南宁白话在短期内是不会消失的,

      但是随着使用人口的减少,它的消失或许也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普通话要推广,但方言也不应摒弃。”张教授认为,发展方言文化与普通话应该是齐头并

      进,双轨同行,而不是代替与被代替的关系,人们在普及普通话的同时,应当注意保护方言,尊

      重方言,从家庭教育到行政部门的宣传引导,都应该注意保护当地的传统文化。

      江苏·苏州
    • 0
    • 0
    • 0
    • 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