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从契丹文推测汉语“ 爷” 的来源

      从契丹文推测汉语“ 爷” 的来源 刘 凤 亥(中国社会科学院 民族研 究所 ) 关键词 : 契丹文 大字 小字 汉语 爷 来源 根据学 界近 年对契丹文 字 的最新解读成 果 , 契 丹大字称和 契丹 小 字 争都有 “ 年” 和 “ 父 ” 两个 意思 。 这是 由于 在契丹 语中“ 年” 和 “ 父 ” 同音而契 丹 大字和契 丹 小字 都是表 其音 所致 。 于 义为 “ 父” 的契丹 小字也出现 在音译汉字“ 开 ” 的合成字叙夯之 中 , 是“ 开” 的韵母 。 因此 , 原字 夯的读音被构拟 为〔al 〕① 。 我青年时学 习 日本语时 , 日语元音假 名 之 e 很 难学 , 有时 听着像汉语中的“ 挨” , 又有时听着像汉语 中的“ 耶 ” 。

       从而使 我联 想 到 契丹语 中于义 为 “ 年” 或“ 父 ” 的单词 的发音也可能 类此 。 其义为 “ 父” 其音类似 “ 爷 ” 。 在汉 语中“ 爷娘 ” 即“ 父 母” 。 在 现代汉语中 , “ 爷” 这个 单词 使用 得非常广泛 。 如 “ 老爷” 、 “ 少爷” 、 “ 大爷” 、 “ 老太 爷 ” 、 “ 爷 爷” 、 “ 老天 爷 ” 、 “ 阎王爷 ” 等。 上述单词有的有不 同含义 。 例如“ 大爷 ” 既 指“ 伯父 ” 又 可 表示 对老年人 的尊称 。 现在 北京又流行什么“ 款爷” 、 “ 倒爷” 之类 的俗语 。 然而细究 起来 , “ 爷 ” 这个 单词 并不 是 汉语所 固有 , 而是 一个鲜卑语借词 。 《 十三 经 索引》 中无 “ 爷” 字 , 足 见先秦古籍 中无 “ 爷” 字。 东汉 人许慎撰写 的 《说文 解 字 》是 我 国流传至今的最 早 的一部字 典 。 它成 书于 永和 十二 年 (公元 1 0 年 ) , 共收 9 3 5 3 字 之多 。 “ 六 艺群 书之话 , 皆训其意 , 而天地 、 鬼 神 、 山川 、 草木 、 鸟兽 、 昆虫 、 杂 物 、 奇怪 、 王 制礼 仪 、 世 间人 事、 莫不 毕载 。 ’ , ②就 是这 么一 部包 罗万 象 的字典竟然 没 有现 在 最常 用 的“ 爷 ” 字 。 这就 充分说明 , 直到 两汉 时期 , 汉语 中还没有 “ 爷 ” 这个 单词 , 因而 也 就没 有记 录这个 单词 的汉 字 。 魏晋 南北 朝时期是我 国民族大迁徙 、 大 融合 的 时代。 各 民族 之 间 , 包括语言 在 内的文 化 进行了充分的大交流 。 各民族 的语言中都混入 了其它 民族 语言的 单词 , 汉 语也不例外。 北 魏和北 周都是鲜卑人 建立 的政权 。 北 魏迁都洛 阳之后 , 鲜卑人 迅速汉 化的 同 时 , 汉 语中 也混入 了一些 鲜卑语单词 , 例如“ 可寒 ( 皇帝 ) ” 、 “ 可敦 ( 皇后 ) ” 等。 刻于 太 平真君 四 年 ( 公元 4 3 年 ) 的嘎仙洞 石刻 祝文有“ 以皇祖先 可寒配 , 皇 批 先可敦配 。 ” ③“ 可 寒” 后 来作“ 可汗 ” 。

       于 义为“ 父” 的鲜卑语单词 “ 爷 ” 也在 北魏时期被借入汉 语之 中。 有 名 的北 朝民歌《 木兰诗 》 中即有“ 可汗 大点 兵 , 阿 爷无大 儿 ” 、 “ 不 闻爷娘唤 女声” 等句子 。 到 了唐 代 , “ 爷 ” 这个单词使 · 7 5 。 DOI: 10. 13484 /j . cnki . ndxbzsb. 1998. 04. 010

      内蒙古大学学 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1 9 9 8 年第 4 期 用 得就 更 为普遍了 。 

      例 如杜 甫 的《兵 车行 》中有“ 爷娘 妻 子走相 送 , 尘 埃 不 见咸 阳桥” 的句 子 。 “ 爷 ” 这个单 词最 初被 借入 汉语时 , 由于汉 字 中无 “ 爷 ” 字 , 只好用 同音的“ 耶 ” 字 来记录 这一借词 。 例如 《古文 苑 》卷九收录 的《 木兰诗 》中的“ 爷” 全部 作“ 耶 ” 。

       然 而很 快就根 据六 书中的形 声 原 则 造 出 了“ 爷 ” 字 。 上 半部分表 义 , 下半 部 分表 音 。 我 国 字 书 中首 次 收录 “ 爷 ” 字者 当推 南朝 萧梁 时期 的顾野 王于 大同九年 ( 5 34 ) 撰就的《 玉篇 》 。 该书卷三父 部有 “ 爷” 字 , 其读音 为“ 以遮切 ” , 其 字 义“ 俗 为父 ’ ,④ 。

       即使 在造出“ 爷” 字之后 , 仍有 以“ 耶 ” 来记 录这一单 词 的情况 。 例 如杜 甫的诗《北 征 》中有“ 见耶 背面啼 , 垢腻脚不袜 ” 的句子 。 其 中的 “ 耶” 即 指“ 父” 义的“ 爷 ” 。

       甚 至直 到辽代还 有把“ 爷爷 ” 写 作“ 耶 耶 ” 的情况 。 例如《 陈万墓 志 铭 》有“ 统和 贰拾 柒年选定 大通 , 合 葬尊翁耶 <娘 <灰 骨 , 于十一 月三 日迁殡后 立 。 ” ⑥ <为重 复 符号 , “ 耶 <” 即“ 耶耶 ” 亦 即“ 爷 爷” 。

       内蒙古巴林左旗博物 馆的展 品 中 , 有 一件辽 代的木制 骨 灰盒 , 上 面 有“ 尊 耶 <娘 <” 的 墨书 。 “ 爷 ” 的原 义为“ 父 ” 。 直到 明代小说《金瓶梅词 话 》第五 十五 回西 门庆认蔡太 师为乾 爷 , 西 门庆 口 口 声声 地称 蔡太 师为“ 爷 爷” 。 这些地 方 的“ 爷 ” 均 为“ 父 ” 之义 。 “ 爷 爷 ” 犹 如 “ 爹 爹 ” 或“ 爸爸 ” 。 而 不是“ 祖父 ” 之 义 。 “ 爷爷 ” 为 “ 祖父 ” 之 义是后 来才有 的 , 它 不会晚于辽 宋 。 在现 代汉 语中“ 爷” 字 虽然 用得 很广泛 , 其“ 父 ” 义却很少用 了 。 我 们说汉语中的“ 爷” 是鲜卑语 借词 是根据汉 语中这个 单词 出现 的历 史背 景和 对契 丹 文 字的解读成果 得 出来的。 《 辽史 · 世表 》明确记载契 丹族 是鲜卑族 的后 裔。 鲜卑语也就 必 然是契 丹 语的祖语 。 记录契丹语的契丹 大字和契丹 小字虽然都是 死文 字 , 但近 年在解读 方面都取 得 了一 定进 展 。 正 如本文开 头所 述 , 契丹大字和 契丹 小字中的“ 父 ” 均 音 〔al 〕 , 近 于汉字“ 爷” 。 由于两种契丹文字的现 在读音都是现 代学者构拟 的 , 只能接近于 契丹语的发 音 , 不可能与契丹语的实 际发 音完全 相 同 。 再说汉 语从其它语言借入借词 时 , 如果汉 语中 没 有所借语言的音位 , 只 能 用汉 语 中所有的 相近 的音位来代 替。 因 此 , 我认 为契丹 语 中 “ 父” 的读音就是 “ 爷 ” 。 它 是从其祖语鲜卑语那里 继承来的。 从而 可以溯推鲜卑语中有这 个 单词 , 并在北魏时期被 借入汉 语之 中。 从上述的 探讨中足 以窥见 在 民族 大融合时期 , 祖国各 兄弟民族之间包括语言在 内的 文化 交流之 一斑 。 注释 ①清格 尔泰、 刘凤 翁等《 契丹小字研究》 , 中国社 会科学 出版 社 , 1 9 8 5 年 , 北京 , 第 1 52 页。 ②《说文解字 》卷十五下 , 中华书局影印清朝陈 昌治刻本 。 1 9 6 3 年 , 北京 ,第 3 20 页 。 ③据 自存拓 本 。 ④《宋本玉篇 》 , 北京 中国书店 1 9 8 3 年版 , 第 61 页。 ⑤ 阎万 章《辽 “ 陈万墓 志铭 ” 考释 》所附 的 ( 陈万 墓志铭 > , 载《辽金史论集》第五辑 , 文 津 出版社 1 9 9 1 年 , 北 京版 , 第 49 页 。 (收稿 日期 : 1 9 9 7 年 5 月 2 6 日 ) [ 责任 编辑 彩 娜」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 0
    • 0
    • 0
    • 17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