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汉语言文学 汉语言文学 关注:2 内容:32

    古代汉语练习题2(附答案)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汉语言文学
    • 一、請給下面各段文字加上標點符號,並解釋下划橫綫的詞語。

      1.                                                                       使                                使                 (曰,疑衍)以                                                                                                                                                                                                                                                                                               (史記屈原賈生列傳)

       

      2.離 騷 之 文 依 詩 取   類 譬 喻 故 善 鳥 香 草 以   貞 惡 禽 臭 物 以 比     人 以   君 宓 妃   以 譬 賢 臣 虯 龍 鸞 鳳 以   子 飄 風 雲 霓 以 為 小 人 其   而 雅 其 義 而 朗  百 君 子 莫 不 慕 其 清 高   文 采 哀 其   志 焉(王逸:離騷經序)

       

      3.[晉悼公]四 年 會 諸 侯 於 雞 丘 魏 絳 為 中 軍 司 馬 公 子揚 干 亂   曲 梁 魏 絳 斬 其   謂 羊 舌 赤 曰 寡 人   侯 魏 絳   人 之 弟 為 我 勿 失 赤 對 曰 臣 聞 魏 絳 之 志 有 事 不 辟 難 有 罪 不 避 刑 其 將 來   終 魏 絳 至 僕 人 書    魴 張 老 止 之  人 授 公 公 讀 書 曰 臣   楊 幹 忘 其 死   乏 使 使 臣   軍 之 司 馬 臣 聞 師 眾 順 為 武  死 無 犯  敬 君 合 諸 侯 臣 敢 不 敬 君 不   死 之    出 曰 寡 人 之 言 兄 弟 之 禮 也 子 之 誅 軍 旅 之 事 也 請    人 之 過   之 禮 食 使 之 佐 新 軍 (《國語﹒晉語》)

      4.晉 悼 公 四 年 會 諸 侯 於 雞 丘 魏 絳 為 中 軍 司 馬 公 子 楊 干 亂   曲 梁 魏 絳 斬 其

      曰 僕   也 亂 行 之 罪 在 公 子 公 子 貴 不 能   稟 命 者 死 能 刑  使 後 世 多 為   害 無 罪 問 之 則 曰 魏 絳   亦 甚 乎 然 則 絳 宜    請 君 之 命 (柳宗元:《非國語》)

      5.吾 本    清 白 相 承 吾 性 不 喜   為 乳 兒 長者 加 以 金 銀 華 美 之 服     去 之 十 忝 科 名  喜 宴獨 不 戴 花   君 賜 不 可 違 也 乃 花 平 生 衣 寒食 取 充 腹 亦 不 敢 服 垢 弊 以 俗 干 名   吾 性   人皆 以 奢 靡 為 榮 吾 心 獨 以 儉 素 為 美 人 皆   固 陋 吾 不 以為   之 曰 孔 子 稱 其 不 遜 也 寧 固  約 失 之 者 鮮 矣  曰 士 志 於 道 而 恥 惡 衣 惡 食 者 足 與 議 也  人 以 儉為 美 德 今 人   儉 相    (司馬光:訓儉示康)

      6.琴 雖 用 桐 然 須 多 年 木 性 都 盡 聲 始 發 越 予 曾 見 唐初 路 氏 琴 木 皆 枯 朽     而 其 聲 愈 清 又 嘗 見 越 人 陶 道 真   張 越 琴 傳 云   敗 棺 杉 木 也 聲 極 勁 挺 吳 僧 智 和 有 一 琴 瑟 瑟 徽 碧 紋 石 為 軫   韻 皆   腹 有 李 陽 冰 篆 數 十 字 其 略 云 南 溟 島 上 得 一 木 名 伽 陀 羅 紋 如 銀 屑 其 堅 如 石 命 工 斫 為 此 琴 篆 文 甚   材 欲 輕 鬆 脆 滑 謂 之 四 善 木 堅 如 石 可 以 制 琴 亦 所 未   (沈括:《夢溪筆談》卷五·琴材)

       

       

      二、閲讀下列各段文字,請説明校勘中的術語。

          1——4段明:姚本:南宋姚宏《戰國注本。本:姚宏引到的幾種本子的簡稱本:南宋彪《戰國策》新注本。:元吳師道《戰國策》注。:清丕烈《戰國策札》。

      1. [范雎]曰: “秦、韓之地形,相錯如繡,秦之有韓,若木之有蠹,人之病心腹。天下有變,為秦害者莫大于韓。王不如收韓。”王曰: “寡人欲收韓,不聽,為之奈何? ”范雎曰:“舉兵而攻滎陽,則成皋之路不通;北斬太行之道,則上黨之兵不下。一舉而攻滎陽,則其國斷而為三,魏、韓見必亡,焉得不聽?韓聽而霸事可成也。”王曰: “善。”(戰國策·秦策三)

      本衍“魏”字。曰:“魏”字疑衍。札丕烈案:《史》作“夫”是。

       

      2.臣(甘茂自稱)聞張儀西並巴、蜀之地,北取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爲多張儀而賢先王。(戰國策秦策二)

      ①姚本本作“不以多”。本衍”字。曰:姚氏云,此字。札丕烈案:《史

       

      3.昔者曾子處費,費人有與曾子同名族者而殺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參殺人。”曾子之母日:“吾子不殺人。”織自若。有頃焉,人又曰:“曾參殺人。”其母尚織自若也。頃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參殺人”其母懼,投杼踰墻而走。夫以曾參之賢與母之信也,而三人疑之,則慈母不能信也。(戰國策秦策二)

         ①姚本,一本以上十九字。

       

      4.鄭人謂玉未理者璞,周人謂鼠未臘者朴。周人懷璞過鄭賈曰:“欲買朴乎? ”鄭賈曰:“欲之。”出其朴,視之,乃鼠也。因謝不取。(戰國策·秦策三〉

      ①札今本“璞””。

      “璞”作“朴”。曰:“朴”。札丕烈案:此當與“出其朴”互易,作“”。

       

      5——6段明:毛本:明末常熟汲古的刊本。本:明萬曆十九年祭酒盛等奉敕重校刊本。岳本:南宋相岳氏春秋經傳集解三十卷本

      5.蔡侯告大夫,殺公子駟以說,哭而遷墓。冬,蔡遷於州來。(左傳•哀公二年)

         阮元《十三經校勘•傳哀二年》:“冬,蔡於州”,毛本“冬”字,本空

             

      6.五年春,晉圍柏人,苟寅、士吉射奔齊。初,范氏之臣王生惡張柳朔,言諸昭子,使為柏人。(杜注:為柏人宰也。)昭子,范吉射也。昭子曰:“夫非而讎乎?”對曰:“私讎不及公。好不廢過,惡不去善,義之經也,臣敢違之? (左傳· 公五年〉 

      阮元《十三經校勘•傳哀五年》:“昭子,范吉射也”,岳本“也”字。

      三、給下列各段《十三經註疏》中的文字加註標點,請舉例説明註疏的體例及所用的術語。

      詩經隰有苌楚

      隰有萇楚疾恣也國人疾其君之淫恣而思無情欲者也恣謂狡犬夬淫戲不以禮也○萇楚丈羊反萇楚銚弋也本草云一名羊腸一名羊桃恣姿利反狡古卯反犬夬古快反本亦作獪古外反[]隰有萇楚三章章四句至欲者○正義曰作隰有萇楚詩者主疾恣也檜國之人疾其君之淫邪恣極其情意而不為君人之度故思樂見無情欲者定本直云疾其君之恣無淫字經三章皆是思其無情欲之事

      隰有萇楚猗儺其枝興也萇楚銚弋也猗儺柔順也箋云銚弋之性始生正直及其長大則其枝猗儺而柔順不妄尋蔓草木興者喻人少而端愨則長大無情欲○倚於可反儺乃可反銚音遙長張丈反下同蔓音萬少詩照反下同夭之沃沃樂子之無知夭少也沃沃壯佼也箋云知匹也疾君之恣故於人年少沃沃之時樂其無妃匹之意○夭於驕反沃烏毒反樂音洛注下皆同妃音配[]隰有至無知○正義曰此國人疾君淫恣情欲思得無情欲之人言隰中有萇楚之草始生正直及其長大其猗儺然枝條柔弱不妄尋蔓草木以興人於少小之時能正直端愨雖長大亦不妄淫恣情欲故我今日於人夭夭然少沃沃然壯佼之時樂得今是子之無配匹之意若少小無配匹之意則長大不恣其情欲疾君淫恣故思此人○傳萇楚銚弋○正義曰釋草文舍人曰萇楚一名銚弋本草云銚弋名羊桃郭璞曰今羊桃也或曰鬼桃葉似桃華白子如小麥亦似桃陸機疏云今羊桃是也葉長而狹華紫赤色其枝莖弱過一尺引蔓於草上今人以為汲灌重而善沒不如楊柳也近下根刀切其皮著熱灰中脫之可韜筆管○箋銚弋至情欲○正義曰妄者謂非理相加蔓在傍之草木是為妄也不妄者謂不尋蔓之也言銚弋從小至長不妄尋蔓草木少而端愨則長大無情欲者此謂十五六之時也己有所知性頗可識無情欲者則猶端正謹愨則雖至長大亦無情欲知此少而端愨非初生時者幼小之時則凡人皆無情欲論語云人之生也直注云始生之性皆正直謂初生幼小之時悉皆正直人性皆同無可羨樂以此故知年少者謂十五六時也○傳夭少沃沃壯佼。○正義曰桃之夭夭謂桃之少則知此夭謂人之少故云夭少也言其少壯而佼好也○箋知匹至之意○正義曰知匹釋詁文下云無家無室故知此宜為匹也隰有萇楚猗儺其華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家箋云無家謂無夫婦室家之道[]箋無家至之道○正義:桓十八年左傳曰男有室女有家謂男處妻之室女安夫之家夫婦二人共為家室故謂夫婦家室之道為室家也隰有萇楚猗儺其實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室

       

      左傳•莊公二十九年

           夏鄭人侵許凡師有鍾鼓曰伐聲其罪無曰侵鍾鼓無聲輕曰襲掩其不備○輕遣政反[]凡師至曰襲○正義曰釋例曰侵伐襲者師旅討罪之名也鳴鐘鼓以聲其過曰伐寢鐘鼓以入其竟曰侵掩其不備曰襲此所以別興師用兵之狀也然則春秋之世兵加於人唯此三名擊鼓斬木俱名為伐鳴鐘鼓聲其罪往討伐之若擊鼓斬木然侵者加陵之意寢其鐘鼓潛入其竟往侵陵之襲者重衣之名倍道輕行掩其不備忽然而至若披衣然立此三名制討罪之等級也周禮大司馬掌九伐之法賊賢害民則伐之負固不服則侵之天子討罪無掩襲之事唯侵伐二名名與禮合而禮更有七名馮弱犯寡則眚之暴內陵外則壇之野荒民散則削之賊殺其親則正之放弑其君則殘之犯令陵政則杜之內外亂鳥獸行則滅之彼謂王者行兵此據當時實事時無其事則傳不為例其滅與入為例故不列於此

       

      論語·公冶長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馬曰桴編竹木大者曰小者曰桴子路聞之喜孔曰喜與已俱行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鄭曰子路信夫子欲行故言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者無所取於桴材以子路不解微言故戲之耳一曰子路聞孔子欲浮海便喜不復顧望故孔子歎其勇曰過我無所取哉言唯取於己古字材哉同[疏]子曰至取材○正義曰此章仲尼患中國不能行已之道也道不行乘桴浮於海者桴竹木所編小也言我之善道中國既不能行即欲乘其桴浮渡於海而居九夷庶幾能行已道也從我者其由與者由子路名以子路果敢有勇故孔子欲令從己意未決定故云與以疑之子路聞之喜者喜夫子欲與己俱行也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者孔子以子路不解微言故以此戲之耳其說有二鄭以為材桴材也子路信夫子欲行故言好勇過我無所取材者無所取於桴材也示子路知己但歎世無道耳非實即欲浮海也一曰材讀曰哉子路聞孔子欲浮海便喜不復顧望孔子之微意故孔子歎其勇曰過我無所取哉者言唯取於已無所取於他人哉○注馬曰至曰桴○正義曰云桴編竹木大者曰小者曰桴者爾雅云舫泭也郭璞云水中筏孫炎云舫水中為泭筏也方言云泭謂之篺篺謂之筏筏秦晉之通語也方舫泭桴音義同也

      毛詩 · 衛風 · 河廣

          河廣宋襄公母歸于衛思而不止故作是詩也 桓 公 夫 人 衛 文 公 之 妹 生 襄 公 而 出 襄 公 即 位 夫 人 思 宋 義 不 可 往 故 作 詩 以 自 止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 渡 也 箋 云 誰 謂 河 水 廣 與 一 葦 加 之 則 可 以 渡 之 喻 狹 也 今 我 之 不 渡 直 自 不 往 耳 非 爲 其 廣 〇葦 韋 鬼 反 杭 户 郎 反 與 音 餘 下 遠 與 同 狹 音 洽 爲 于 僞 反

      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云 予 我 也 誰 謂 宋 國 遠 與 我 跂 足 則 可 以 望 見 之 亦 喻 近 也 今 我 之 不 往 直 以 義 不 往 耳 非 爲 其 遠 〇跂 丘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 云 不 容 刀 亦 喻 狹 小 船 曰 刀 如 字 字 書 作 舠 說 文 作 周舟  音 刀

      誰謂宋曾不崇朝 云 崇 終 也 行 不 終 朝 亦 喻

       

      四、下文節錄自《史記·陳涉世家》,閲讀後請以本文為例分析説明《史記》三家注(並注出是哪三家)各自的特點。

      二世元年七月發閭左適戍漁陽九百人屯大澤鄉

      索隱:閭左,謂居閭里之左也。秦時復除者居閭左,今力役凡在閭左者盡發之也。又云凡居以富強為右,貧弱為左。秦役戍多。富者役盡。兼取貧弱者也。適,音直革反;又音磔。故漢書有七科,適戍者屯兵而守也。《地理志》:漁陽,縣名,在漁陽郡也。

      正義:《括地誌》云:漁陽故城,在檀州密雲南十八里,在漁水之陽也。

      集解:徐廣曰:在沛郡蘄縣。

       

      古代漢語練習題二答案

      一、請給下面一段文字加上標點符號,並解釋下划橫綫的詞語。

      1.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為楚懷王左徒。博聞彊志(記憶力強。,同“強”;,同“記”),明於治亂,嫻于辭令(熟悉交際場合的言語)(在朝廷)則與王(謀)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外)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與各國諸侯交談應答)王甚任之。

      上官大夫與之同列,爭寵而心害其能(心裏嫉妒屈原的才能)。懷王使屈原造為憲令,屈平zhǔ連綴,這裡指把詞句連貫成文)(稿)未定上官大夫見而欲奪之,屈平不與,(於是)(誣陷)之曰:王使屈平為令,眾莫不知每一令出,平(誇耀)其功(曰,疑衍以為非我莫能為也。王怒而疏屈平。

      屈平(痛心于)王聽之不聰也,讒(奉承巴結)之蔽明也,邪曲(簡寫不正)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憂愁幽思而作離騷。離騷者,猶離憂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源)也。人(處境艱難)(返,這裡引申為追念)本,故勞苦倦(疲憊),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愁苦。dá,憂傷),未嘗不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盡智以事其君,讒人(離間)之,可謂窮矣。信而見疑(誠實卻被懷疑),忠而被謗,能無怨乎?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原來是從怨憤產生的)

      國風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誹而不亂。若離騷者,可謂兼之矣。上稱帝嚳,下道齊桓,中述湯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廣崇,治亂之條貫,靡不畢見。其文約,其辭微,其志絜,其行廉,其稱文小而其指極大,舉類邇而見義遠。其志絜,故其稱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汙泥之中,蟬蛻於濁穢,以浮游塵埃之外,不獲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史記屈原賈生列傳)

      2.離騷之文,依詩取(起,這裡引申指一種觸景生情的寫作手法),引類譬喻。故善鳥香草以(匹配,這裡引申為比擬)忠貞,惡禽臭物以比(惡語害人的人)(巧言獻媚的人),靈脩(賢智的神靈)美人以(比擬)于君,宓妃(安靜賢淑)女以譬賢臣,虯龍鸞鳳以(寄托)君子,飄風雲霓以為小人。其(文辭)溫而雅,其義皎而朗(明白爽朗)。凡百君子,莫不慕其清高,(稱讚)其文采,哀其不遇(不被君王了解),(憐憫,同情)其志焉。(王逸:離騷經序)

      3.[晉悼公]四年,會諸侯於雞丘。魏絳為中軍司馬,公子干亂(軍隊的行列)於曲梁,魏絳斬其(禦者,駕車的人)。公謂羊舌赤曰:“寡人zhǔ,聯合,這裡引申為會盟)諸侯,魏絳(辱)寡人之弟,為我勿失!”赤對曰:“臣聞魏絳之志,有事不辟難,有罪不避刑,其將來(言辭,這裡引申為述説)。言終,魏絳至,授僕人書(把一封信交給門衛)伏劍(自殺),士魴張老交止之(共同制止他)。僕人授公,公讀書曰:“臣(處分,處罰)於楊幹,不忘其死(並沒有忘記自己的死罪)。(以前)君乏使,使臣niǔ貪圖。謙遜的説法,意思是擔任)中軍之司馬。臣聞師眾以順為武(把服從命令看作勇武),軍事有死無犯(寧死也不犯令)為敬。君合諸侯,臣敢不敬?君不(通悅,高興),請死之(請允許我爲此而死)。xiǎn沒穿鞋)而出曰:“寡人之言,兄弟之禮也;子之誅,軍旅之事也。請(同“毋,不要)(加重)寡人之過。反役(指會盟事畢囘都城),與之禮食,使之佐新軍。(《國語》)

      4.晉悼公四年,會諸侯於雞丘,魏絳為中軍司馬。公子揚干亂行於曲梁,魏絳斬其僕。

      非曰:僕,稟命(接受命令)者也,亂行之罪在公子。公子貴,不能(探求,這裡引申為查究)而稟命者死,非能刑(不是能正確執法的)也。使後世多為(此,這類事)以害無罪,問之,則曰:“魏絳故事(先例)不亦甚乎(不也太過分了嗎)?然則絳宜奈何(怎麼辦)(拘留)公子,以請君之命(請示國君的命令)(柳宗元:《非國語》)

      5.吾本寒家(清貧家庭)(世代)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華靡(豪華奢侈)自為乳兒,長者加以金銀華美之服,()(紅了臉)棄去之。二十忝科名(二十歲中進士。忝,辱沒,用於表示謙遜。)聞喜宴獨不戴花。同年(同榜進士)曰:“君賜不可違也”乃(插戴)一花。平生衣(擇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矯俗干名(故意不同於衆來沽名釣譽)(只是)順吾性而已(罷了)眾人皆以奢靡為榮,吾心獨以儉素為美。人皆(譏笑)吾固陋,吾不以為(憂患)應之曰:“孔子稱:‘與其不遜也寧固(與其驕傲,寧可寒傖chen。固,固陋,这里引申为寒傖)又曰:以約失之者鮮矣(因節儉而犯過錯的情形是很少的)又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不值得跟他一起談論問題)古人以儉為美德,今人(竟然)以儉相詬病(責駡與指摘)嘻,異哉(奇怪啊) (司馬光:訓儉示康)

      6.琴雖用桐然須多年木性都盡聲始發越予曾見唐初路氏琴木皆枯朽(幾乎)(能承受)指而其聲愈清又嘗見越人陶道真(收藏)一張越琴傳云古冢(古墓)中敗棺杉木也聲極勁挺吳僧智和有一琴瑟瑟徽碧紋石為軫制度(規格)音韻皆(達到)妙腹有李陽冰篆數十字其略云南溟島上得一木名伽陀羅紋如銀屑其堅如石命工斫為此琴篆文甚古勁(古樸蒼勁)琴材欲輕鬆脆滑謂之四善木堅如石可以制琴亦所未(瞭解) (沈括:《夢溪筆談》卷五·琴材)

       

       

      二、閲讀下列各段文字,請説明校勘中的術語。

      1.本衍“魏”字這是說鮑彪《戰國策》新注本中的“魏、韓見必亡”應為“韓見必亡”;“魏”字是在流傳中誤增的字。

      2.本衍”字”這是說“天下不以爲多張儀而賢先王”中的“為”字,是版本流傳過程中誤增的字。

      3.姚本、一本以上十九字這是說姚宏的《戰國策》續注本中,有一種版本沒有“其母尚織自若也頃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參殺人”這十九個 

      4. 記,今本“璞””:這是說黃烈在《戰國策》札記中指出,今本把本文第一句話誤刻為“鄭人謂玉未理者,其中“樸”應改正為“璞”。

      “璞”作“朴”:這是說“周人懷”四字在鮑彪的版本中作“周人懷朴”。

      曰:“朴”:這是說元代吳師道在補注本中也認為應是“周人懷朴”。

      “札丕烈案云云,這是說清代黃烈進一步認為,此處應作“周人懷朴”,而下文的“出其朴”,應作“出其”。

      5.“毛本“冬”字”:毛晉的汲古閣刊本漏了“冬”字,把“冬,蔡遷於州來”印成了“蔡遷於州來”。

      本空:指盛訥的重校刊本缺“冬”字。

      6.岳本“也”字指相台岳氏的三十卷本漏了“也”字,印成“昭子范吉射”。

      三、給下列各段《十三經註疏》中的文字加註標點,請舉例説明註疏的體例及所用的術語。

      詩經隰有苌楚

      《隰有萇楚》疾恣也。國人疾其君之淫恣,而思無情欲者也。恣,謂狡犬夬淫戲不以禮也。○萇楚,丈羊反。萇楚,銚弋也,《本草》云:一名羊腸,一名羊桃。恣,姿利反。狡,古卯反。犬夬,古快反,本亦作,古外反。[]《隰有萇楚》三章,章四句欲者○正義曰:作《隰有萇楚》詩者,主疾恣也。檜國之人,疾其君之淫邪,恣極其情意,而不為君人之度,故思樂見無情欲者。定本直云疾其君之恣,無字。經三章,皆是思其無情欲之事。

      隰有萇楚,猗儺其枝。興也。萇楚,銚弋也。猗儺,柔順也。箋云:銚弋之性,始生正直,及其長大,則其枝猗儺而柔順,不妄尋蔓草木。興者,喻人少而端愨,則長大無情欲。○倚,於可反。儺,乃可反。銚音遙。長,張丈反,下同。蔓音萬。少,詩照反,下同。 夭之沃沃,樂子之無知!夭,少也。沃沃,壯佼也。箋云:知,匹也。疾君之恣,故於人年少沃沃之時,樂其無妃匹之意。○夭,於驕反。沃,烏毒反。樂音洛,注下皆同。妃音配。[]“隰有無知○正義曰:此國人疾君淫恣情欲,思得無情欲之人。言隰中有萇楚之草,始生正直,及其長大,其猗儺然枝條柔弱,不妄尋蔓草木,以興人於少小之時能正直端愨,雖長大亦不妄淫恣情欲。故我今日於人夭夭然少、沃沃然壯佼之時,樂得今是子之無配匹之意。若少小無配匹之意,則長大不恣其情欲。疾君淫恣,故思此人。○傳萇楚,銚弋○正義曰:《釋草》文。舍人曰:萇楚,一名銚弋。《本草》云:銚弋名羊桃。’”郭璞曰:今羊桃也。或曰鬼桃。葉似桃,華白,子如小麥,亦似桃。陸機《疏》云:今羊桃是也。葉長而狹,華紫赤色。其枝莖弱,過一尺引蔓於草上。今人以為汲灌,重而善沒,不如楊柳也。近下根刀切其皮,著熱灰中脫之,可韜筆管。○箋銚弋情欲○正義曰:妄者,謂非理相加。蔓在傍之草木,是為妄也。不妄者,謂不尋蔓之也。言銚弋從小至長,不妄尋蔓草木。少而端愨,則長大無情欲者,此謂十五六之時也,己有所知,性頗可識。無情欲者,則猶端正謹愨,則雖至長大,亦無情欲。知此少而端愨,非初生時者,幼小之時,則凡人皆無情欲。《論語》云:人之生也直。注云:始生之性皆正直。謂初生幼小之時,悉皆正直,人性皆同,無可羨樂。以此故知年少者,謂十五六時也。○傳夭,少。沃沃,壯佼○正義曰:桃之夭夭,謂桃之少,則知此夭謂人之少,故云夭,少也。言其少壯而佼好也。○箋知匹之意○正義曰:知,匹,《釋詁》文。下云無家無室,故知此宜為匹也。隰有萇楚,猗儺其華。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家!箋云:無家,謂無夫婦室家之道。 []無家之道○正義曰:桓十八年《左傳》曰男有室,女有家,謂男處妻之室,女安夫之家,夫婦二人共為家室,故謂夫婦家室之道為室家也。隰有萇楚,猗儺其實。夭之沃沃,樂子之無室!

      體例:

      正文下,“箋云”前的注是毛傳,如“興也。萇楚,銚弋也。猗儺,柔順也。”

      “箋云”指的是鄭玄的箋,如“箋云:銚弋之性,始生正直,及其長大,則其枝猗儺而柔順,不妄尋蔓草木。……”

      圓圈之後為唐陸德明《經典釋文》對正文的注音,如“倚,於可反。儺,乃可反。銚音遙。”

      疏指的是孔穎達疏。

       

      左傳•莊公二十九年

           夏,鄭人侵許。凡師有鍾鼓,曰伐;聲其罪。無,曰侵;鍾鼓無聲。輕,曰襲。掩其不備。○輕,遣政反。[]凡師曰襲○正義曰:《釋例》曰:侵、伐、襲者,師旅討罪之名也。鳴鐘鼓以聲其過,曰;寢鐘鼓以入其竟,曰;掩其不備,曰。此所以別興師用兵之狀也。然則春秋之世,兵加於人,唯此三名。擊鼓斬木,俱名為伐。鳴鐘鼓,聲其罪,往討伐之,若擊鼓斬木然。侵者,加陵之意,寢其鐘鼓,潛入其竟,往侵陵之。襲者,重衣之名,倍道輕行,掩其不備,忽然而至,若披衣然。立此三名,制討罪之等級也。《周禮》大司馬掌九伐之法,賊賢害民,則伐之;負固不服,則侵之;天子討罪,無掩襲之事,唯侵伐二名,名與禮合。而禮更有七名:馮弱犯寡,則眚之;暴內陵外,則壇之;野荒民散,則削之;賊殺其親,則正之;放弑其君,則殘之;犯令陵政,則杜之;內外亂,鳥獸行,則滅之。彼謂王者行兵,此據當時實事,時無其事,則傳不為例。其滅與入為例,故不列於此。

      體例:

      正文下的夾註是晉杜預注,如聲其罪

      圓圈之後為唐陸德明《經典釋文》對正文的注音,如“輕,遣政反。”

      疏指的是孔穎達疏

       

      四、下文節錄自《史記·陳涉世家》,閲讀後請以本文為例分析説明《史記》三家注(並注出是哪三家)各自的特點。

      唐司馬貞《史記索隱》:着重探求隱僻的詞義、典故和各家訓詁,加以按斷。所引節錄,注釋了《閭左》的詞義、典故,給“適”字加了音注,還引《地理志》注地名漁陽。

      唐張守節《史記正義》:着重釋事。這則節錄引《括地誌》釋漁陽所在及爲何稱爲“漁陽”。

      劉宋裴骃《史記集解》:主要搜集各家注釋的材料。例如這則節錄所引徐廣的注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