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台州方言《 也说“蜜桶甜” 》(作者:程和平)

      《 也说“蜜桶甜” 》(作者:程和平)
        近读方山先生的《方言杂记》,有一篇关于黄岩方言“蜜桶甜”的解读引起了我的兴趣。为了便于说明,先将该文照录如下。
        黄岩人形容非常甜为“蜜桶甜”。甜,像蜜一样甜,而且有蜜满桶,甜不甜?当然是无以复加的甜了。
        这“蜜桶甜”,是我根据黄岩乡音的记字。过去认为这样记,既合方言读者,又可望文生义,形象生动。近日翻阅宋代周密的《武林旧事》,有一则《都人避暑》笔记,说临安(杭州)六月应时水果,中有“蜜筒甜瓜”等等。不知道是以“蜜筒”命名的甜瓜,还是指“蜜筒甜”的瓜,不管怎么说,这种瓜一定很甜。看到这里,我对自己“蜜桶甜”的方言记字发生了一丝动摇。也许应该是“蜜筒甜”吧?但没有更多的依据。反正“蜜桶”与“蜜筒”,读音相近,只是容器大小不同,甜蜜则是一样。起码我们已经知晓,至迟在南宋时杭州人也已经在说“蜜筒甜”。
        关于“蜜筒”,《汉语大词典》的释义是“蜜筩,亦作‘蜜筒’。甜瓜的一种”,并引了两条书证。晋陆机《瓜赋》:“其种族类数,则有括楼、定桃……蜜筩……狸首、虎蟠。”北周庾信《和乐仪同苦热》:“美酒含兰气,甘瓜开蜜筒。”此外,北魏时期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引用了晋代《广志》的话:“瓜之所出,以辽东、庐江、炖煌之种为美。有乌瓜、缣瓜、狸头瓜、蜜筒瓜、女臂瓜、羊髓瓜。”宁波、上海方言也有把甜瓜说成“蜜筒瓜”的。看来《都人避暑》中说的“蜜筒甜瓜”也应指品名,跟台州方言的“蜜桶甜”或“蜜筒甜”没有太大关系。
        现在我们换一种方式,从构词的规律来探讨一下“蜜桶甜”。
        台州方言有“蜜甜”、“墨黑”、“笔直”等说法。“蜜甜”意思是像蜜一样甜,“墨黑”指像墨一样黑,“笔直”可理解成像笔一样直。这三个词语的结构相同,都是由名词加形容词组合而成的比喻性形容词。它们中间都可插入一个“同”字,变成“蜜同甜”、“墨同黑”和“笔同直(也说笔东直)”。这个“同”是记音字,因为没有确切的字可写。加“同”后,其甜、黑、直的程度加深了。这个“同”暂时可理解为“同······一样”,其实更像衬词或结构词。
        这样的衬词有很多。如:血红→血摘红,屁轻→屁肖轻(很巧,“肖”也有“像”的意思),壁峻(音森)→壁倒峻。有时衬词还可用两个或更多的字,以进一步加强语气。如:雪白→雪林肖白,墨同黑→墨同丝黑,蜜同甜→蜜同肖甜,屁肖轻→屁肖卵轻,血摘红→血摘渧头红。
        插入衬词的“蜜同甜”要是写成“蜜筒(桶)甜”,似乎得解作“像蜜筒(桶)一样甜”,这样就明显不合逻辑了。要是解作“像满桶蜜那样甜”,目前还找不到合适的材料支持。要是把“笔同直”写成“笔筒直”,将“墨同黑”写作“墨洞黑”也说得通,但“蜜桶(筒)甜”不行。
        参考一下温州话,“墨黑”扩展成“墨炭黑”和“墨铁炭黑”,“血红”亦说“血滴红”和“血滴辣红”,这都符合构词习惯。
        其他方言也可作参考。安徽绩溪:雪白→雪当白→雪当溜白(或雪当丝白)→雪当溜溜白,笔直→笔呜直→笔呜溜直。哈尔滨:笔直→笔管条直。宁波、杭州:笔直→笔笃丝直。宁波:血红→血滴红→血得丝红,雪白→雪得丝白,屁轻→屁得丝轻。
        因此,我觉得“蜜同甜”的“同”只是一个用来加强语气的衬词而已。

      江苏·苏州
    • 0
    • 0
    • 0
    • 2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