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中卫话方言语法方面

      1.构词方面,修饰性的词素一般在前。如除西南官话偶有“鸡公”、“鸡母”一类说法外,各地官话大都是“公鸡”、“母鸡”、“客人”、“拖鞋”等说法,不象南方某些方言把修饰性的词素加在后面。如“鸡公”、“人客”、“鞋拖”(闽方言)之类。 2.运用语音内部屈折变化表现语法意义的现象比较少。除个别地方外,官话方言很少有语法学上所谓“构形法”。即“狭义形态”的东西,粤方言、闽方言用变音的方式来表现某种语法意义的现象在官话方言中很少见。 3.结构助词“的、地、得”的运用。官话方言中不少地方有结构助词”的、地、得,用途各不相同。这几个结构助词以北方官话用得最普遍,已进入共同语的语法体系中。在官话以外的南方各大方言中,却很少见,就是有类似的结构助词,也不象官话方言那样“的、地、得”分工明确,用法不混。 4.重叠式的运用范围相当广。官话方言的重叠式内容相当丰富,使用范围相当广泛。例如亲属称呼,南方闽、粤、客家、吴等方言一般都不用重叠式,多用单音节词素前加“阿”来称呼,如“阿爸”、“阿弟”、“阿嫂”之类。而在官话方言中,则普遍用重叠音节的方式来称呼人,如“哥哥”、“舅舅”、“爸爸”、“嫂嫂”、“叔叔”之类。又如某些常用的名词,在南方各方言中是不能重叠的,在官话方言中却以重叠的形式出现,如”星星”一词。在西南官话、西北官话中,重叠表示附加的小义。如成都话“盘盘”意为“盘儿”、“眼眼”意为“眼儿”。“豆豆”意为“豆儿”,西安话“帽帽”“帽儿”。西北官话有的地方量词和指示词也可以重叠,如西安话度量词重叠表示计量方式:“这米不卖升升”(不按升卖);指示词重叠表示所指的具体位置:“你的站在这这等着”(你们站在这儿等着),这些重叠的用法在南方各大方言中都是没有的。 5.量词的使用比较概括。官话方言中最常用的量词“个”用途很广,可以用在许多事物上面,虚的实的,都能和“个”配搭。称人一般在官话方言中用“个”和“位”(尊称),而在其他各大方言中,却用各种不同的量词,并往往在量词的选用中体现出一定的感情色彩和修辞风格。例如粤方言,既有“这位先生”、“那个同学”等合乎规范的叫法,而在某些场合,“呢条老坑”(这个老头儿)等指人量词的独特用法。 6.官话方言中一个句子里可出现两个“了”字,前者表示动作、行为的完成,后者作为句末的语气词。如:“他吃了饭了”,这种用法在南方各方言中比较少见。 7.表示被动的介词比较多。在被动句里,表被动的词在官话方言中除了用”被”以外,还可以用“给”(他给人骂了)、“受”(小张受人欺负)、“让”(老鼠让猫逮住了)、“叫(教)”(我今天叫雨淋了一场)等。 8.官话方言疑问句有两类不同的格式。一类是北方官话用的,跟共同语一样,有“是什么?”“好吗?”“是不是?”等句式;另一类是西南官话(云南、贵州)及江淮官话用的,跟共同语不一样,有“ke(果)是?(或‘可是’?)”“ke(果)好?”“是不?”等句式。
    • 0
    • 0
    • 0
    • 7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