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Signup
    • 查看作者
    • 《金瓶梅》里的山西晋源方言一

      《金瓶梅》和《水浒传》都用山西晋源方言写成。

      笑笑生是山西汾州人,不是晋源人,《金瓶梅》里有些词与晋源方言有偏差。

      第一回

      勾使的游魂撞尸

      吴月娘便道:“你也便别要说起这干人,那一个是那有良心和行货!无过每日来勾使的游魂撞尸。我看你自搭了这起人,几时曾有个家哩!

      勾使的游魂撞尸:山西晋源方言词有勾魂儿的、勾魂的鬼,指勾引。

      《金瓶梅》里的山西晋源方言一

      害馋痨痞

      西门庆笑道:“傻花子,你敢害馋痨痞哩,说着的是吃。”

      害馋痨痞:山西晋源方言说嘴馋是害馋(s ang)痨。

      间壁

      西门庆旋叫过玳安儿来说:“你到间壁花家去。”

      间壁:隔壁,邻居。

      吃素的

      白赉光指着道 :“哥,你看这老虎,难道是吃素的,随着人不妨事么?

      吃素的:比喻不吃亏的人。

      一搭儿

      只见花子虚道:“咱与哥同路,咱两个一搭儿去罢。

      一搭儿:山西方言一搭里。

      耍耍

      于是二人一齐起身,向吴道官致谢打搅,与伯爵等举手道:“你们自在耍耍,我们去也。”

      耍耍:山西晋源方言说耍,不说玩。

      主家

      妈妈余氏,主家严厉,房中并无清秀使女。

      主家:指主人或主人家。

      行货

      武大若挑担儿出去,大户候无人,便踅入房中与金莲厮会。武大虽一时撞见,原是他的行货,不敢声言。

      行货:他自家的货。

      一递一句

      二人在楼上一递一句的说。

      一递一句:山西晋源方言词,指一人一句。

      第二回

      暖鞋,掇

      武松道:“正好。”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条凳子,自近火盆边坐地。

      暖鞋:晋源地区的人把棉鞋叫做暖鞋,把棉袄叫作絮袄。

      掇:晋源方言说掇锅、掇碗 、掇盘子等。

      火箸,簇火

      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好。”武松有八九分焦燥,只不做声。这妇人也不看武松焦燥,便丢下火箸,却筛一杯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下半盏酒,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匹手夺过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不要恁的不识羞耻!”把手只一推,争些儿把妇人推了一交。

      火箸:谐音火拄,捅火的工具。

      簇火:谐音戳火,晋源方言说生气是戳火。

      自家

      正是:苦口良言谏劝多,金莲怀恨起风波。

      自家惶愧难存坐,气杀英雄小二哥。

      自家:自己。贺《三国演义》第五十四回,孔明曰:“亮是皇叔这里人,难道自家作保?烦子敬先生也押个字,回见吴侯也好看。”

      一捻捻,肉奶奶

      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肉奶奶胸儿。

      一捻捻:晋源方言说一点是一捻捻。

      肉奶奶:晋源方言说胖人是肉奶奶地,或肉牛牛地,肉虎虎地,肉墩阿地等。

      兀的

      那婆子笑道:“兀的谁家大官人打这屋檐下过?打的正好!”

      兀的:山西晋源方言口呱呱。兀的可以证明《金瓶梅》写了山西晋源故事。

      匾食

      王婆道:“他家卖的拖煎阿满子,干巴子肉翻包着菜肉匾食饺,窝窝蛤蜊面,热烫温和大辣酥。”

      匾食:晋源地区把饺子叫做匾食。

      炊饼

      王婆道:“若要买炊饼,少间等他街上回来买,何消上门上户!”

      炊饼:饼谐音并,暗示并州的晋阳古城已被摧毁。

      第三回

      央及

      西门庆央及道:“干娘,你休撒科!自作成我则个,恩有重报。”

      央及:晋源方言词,央求、哄哄的意思。

      着了道儿

      看官听说:但凡世上妇人,由你十分精细,被小意儿纵十个九个着了道儿。这婆子安排了酒食点心,和那妇人吃了。再缝了一歇,看看晚来,千恩万谢归去了。

      着了道儿:道同路,比喻上了勾。

      待来也

      话休絮烦。第三日早饭后,王婆只张武大出去了,便走过后後门首叫道:“娘子,老身大胆。”那妇人从楼上应道:“奴却待来也。”两个厮见了,来到王婆房里坐下,取过生活来缝。那婆子点茶来吃,自不必说。妇人看看缝到晌午前后。

      待来也:贺《西厢记》待月西厢下,待同爱,山西晋源方言待见:喜欢。

      缘法,亏杀,

      王婆便道:“大官人不来,老身也不敢去宅上相请。一者缘法撞遇,二者来得正好。常 言道:一客不烦二主。大官人便是出钱的,这位娘子便是出力的,亏杀你这两位施

      主。不是老身路歧相烦,难得这位娘子在这里,官人好与老身做个主人,拿出些银

      子买些酒食来,与娘子浇浇手,如何?”

      缘法:缘分。

      亏杀:多亏了。

      肥鹅烧鸭

      不多时,王婆买了见成肥鹅烧鸭、熟肉鲜鲊、细巧果子,归来尽把盘碟盛了,摆在房里桌子上。

      肥鹅烧鸭:晋源方言我发音鹅、俄。解释《水浒传》 :俊杰俄(我)从此地游。

      鸭谐音衙,暗示明太原县衙。烧鸭比喻晋阳古城被宋朝皇帝烧毁。

      第四回

      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害热

      只见这西门庆推害热,脱了上面绿纱褶子道:“央烦娘子替我搭在干娘护炕上。”这妇

      人只顾咬着袖儿别转着,不接他的,低声笑道:“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

      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晋源方言原话。折(se)。

      害热:晋源方言原话,同感觉热。

      歪厮缠

      妇人叉开手道:“你这歪厮缠人,我却要大耳刮子打的呢!”

      歪厮缠:晋源方言这、那发音近似歪 、外,歪厮缠:这样缠人。贺《窦娥冤》第一折:[张驴儿云:]这歪剌骨!便是黄花女儿,刚刚扯的一把,也不消这等使性,平空的推了我一交,我肯干罢。

      歪剌骨:晋源方言说外路鬼。

      第五回

      一丝没了两气,假哭

      那妇人回到楼上,看着武大,一丝没了两气,看看待死。那妇人坐在床边假哭。

      一丝没了两气:晋源人说快死的人是只有一出出气。

      假哭:晋源方言原话,也说干哭没泪。

      不是

      妇人拭着眼泪道:“我的一时间不是,吃那西门庆局骗了。谁想脚踢中了你心。我问得一处有好药,我要去赎来医你,又怕你疑忌,不敢去取。”

      不是:指错了。

      煮抹布,三更,席子

      那妇人道:“你放心睡,我自扶持你。”看看天色黑了,妇人在房里点上灯,下面烧了大锅汤,拿了一方抹布煮在锅里。听那更鼓时,却正好打三更。那妇人先把砒霜倾在盏内,却舀一碗白汤,把到楼上,叫声:“大哥,药在那里?”武大道:““在我席子底下枕头边,你快调来我吃!”那妇人揭起席子,将那药抖在盏子里,将白汤冲在盏内,把头上银簪儿只一搅,调得匀了。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药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说道:“大嫂,这药好难吃!”

      煮抹布:旧时晋源人家用碱水煮抹布,去油腻。

      三更:晋源方言发音半夜三更(晋)。

      席子:贺《三国演义》第一回:玄德幼孤,事母至孝;家贫,贩屦鞋织席为业。

      食毒鬼

      武大再要说时,这妇人怕他挣扎,便跳上床来,骑在武大身上,把手紧紧的按住被角,那里肯放些松宽!正是:

      油煎肺腑,火燎肝肠。

      心窝里如霜刀相侵,满腹中似钢刀乱搅。

      浑身冰冷,七窍血流。

      牙关紧咬,三魂赴在枉死城中;

      喉管枯干,七魄投望乡台上。

      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

      食毒鬼:谐音失鬼。晋源方言说不穿裤子叫失,贺《水浒传》赤条条。

      武大死了,比喻三晋第一大都市、帝王之都晋阳古城被宋朝毁灭。

      号号地假哭

      那婆子便把衣袖卷起,舀了一桶汤,把抹布撇在里面,掇上楼来。卷过了被,先把武大口边唇上都抹了,却把七窍淤血痕迹拭净,便把衣裳盖在身上。两个从楼上一步一掇扛将下来,就楼下寻扇旧门停了。与他梳了头,戴上巾帻,穿了衣裳,取双鞋袜与他穿了,将片白绢盖了脸,拣床干净被盖在死尸身上。却上楼来,收拾得干净了,王婆自转将归去了。那婆娘却号号地假哭起“养家人”来。

      号号地假哭:晋源方言原话。

      本文由桃花人家11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涨知识

    • 0
    • 0
    • 0
    • 1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Current Activities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Preferrence
    • Back to Top
    • Single Column Layout Sidebar Settings: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