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晋东南晋语的去声二分现象

      晋东南晋语的去声二分现象
      王 利
      (长治学院 中文系,山西 长治 046011)
      摘 要:在晋东南晋语中存在着去声分阴阳的现象,这是晋东南晋语区别于山西晋语其他片方言的一
      个重要特点。文章认为沁县等方言去声不分阴阳是一种存古现象,而长治等方言去声分阴阳则是声母的清
      浊影响声调分化的一种超前形式。
      关键词:晋东南晋语;去声;阴去;阳去
      中图分类号:H1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014(2014)03-0024-03
      本文中的晋东南晋语①指位于山西省东南部有
      入声的方言,分布在长治、长治县、屯留、长子、黎
      城、潞城、平顺、壶关、沁县、武乡、沁源、襄垣、晋城、
      高平、陵川、阳城、沁水城关以东共 17 个县市,我们
      共调查了上述 17 个县市共 50 个方言点,一般为乡
      镇所在地。行文时,具体方言点的乡镇名后不加
      “乡、镇”字样,一律在右下角标注所属县市。如:韩
      北武乡,指武乡县韩北乡。
      一、晋东南晋语去声分阴阳现象
      在山西晋语中,去声分阴阳的现象仅分布在晋
      东南晋语的黄崖洞黎城、东阳关黎城、黎城、辛安泉潞城、
      豆峪平顺、上港平顺、平顺、潞城、店上潞城、长治、上村屯
      留、屯留、宋村长子、南常长子、石哲长子、长子、琚村长子、长
      治县、壶关、龙溪平顺、树掌壶关、百尺壶关、荫城长治县、八
      义长治县 24 个方言中。可见,去声分阴阳是晋东南晋
      语区别于山西晋语其他片方言的一个重要特点。其
      去声分阴阳的分化规律是清声母去声归阴去,浊声
      母去声和全浊上声归阳去。其中,全浊上与浊去都
      归阳去,这说明全浊上归浊去的时间当不晚于全浊
      声母清化的时间,否则,全浊上就失去归入阳去的
      条件了。类似的现象在中原官话汾河片的侯马、洪
      洞、霍州、襄汾、翼城、浮山、闻喜、古县方言中也存
      在,其去声分阴阳的分化规律与晋东南晋语的长治
      等方言一致。请见下表。
      晋东南晋语分阴阳去方言和侯马等方言中
      阴阳去调值一览表 

      晋东南晋语的去声二分现象

      说明:中原官话汾河片侯马等方言的材料来源于《山西
      方言调查研究报告》(侯精一,温端政 1993)。
      2014 年 6 月 长 治 学 院 学 报 Jun. ,2014
      第 31 卷 第 3 期 Journal of Changzhi University Vol.31,No.3
      收稿日期:2014—01—25
      基金项目:2012 年山西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晋东南晋语语音比较研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
      (13YJC740097);2013 年山西省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一般项目(2013267)的资助。
      作者简介:王 利(1981 年—),女,山西长治人,博士,副教授,主要从事汉语方言学的研究。 

      此外,在河北的一些官话方言中也存在去声分
      阴阳的现象,但是,其阴去和阳去的区别已不像晋
      东南晋语去声分阴阳的方言那样严格。据李思敬先
      生(1995)[1]34-38,在河北宁河方言中去声分阴阳,但阴
      去处于强势地位,阳去已处于逐步消亡的阶段,最
      终将完全并入阴去。据陈淑静先生(2002)[2]23-26,河北
      无极、深泽两县今单字调去声虽也分阴阳,但像宁
      河方言一样,阳去也表现出并入阴去的趋势。而且,
      在保定市的清苑、满城、安国以及唐山的昌黎等二
      十余县市方言中普遍存在去声字在轻声前区分阴
      阳去的现象。那么,在河北这些方言中去声分阴阳
      的形成原因是什么呢?关于此问题,乔全生先生
      (2008)已作过详细的论述,他认为,“河北部分方
      言的阴阳去的演变是晋语上党片方言(引者按:晋
      语上党片的分布范围与晋东南晋语基本一致)去
      声演变的延伸。”[3]259 我们同意乔先生的看法。乔文
      [4]259 指出:
      从移民史的角度看,河北方言去声分
      阴阳与晋语上党片的去声分阴阳同出一
      源,它是明代洪武、永乐年间由山西往河
      北移民的结果。今河北方言去声分阴阳和
      去声的合流反映的是明代从山西晋东南
      地区移民到河北的垦民们的“方言遗迹”。
      史载:明洪武二十一至二十八年“迁山西
      泽、潞二州民之无田者,往彰德、真定、临
      清、归德、太康诸处闲旷之地,令自便置屯
      耕种,免其赋役三年,仍户给钞二十锭,以
      备农具。”(《明太祖实录》卷一九三,2825
      页)“仅洪武时期山西地区仅屯垦荒移民
      总数就在六七十万人以上。”(安 介 生
      1999)“真定”即今河北正定、无极、深泽一
      带。永乐二年(1404 年)九月,“徙太原、平
      阳、泽、潞、辽、沁、汾民一万户实北京。”
      (《明太祖实录》卷三四,604 页)迁入地北
      京,实际上为今河北省。……河北及京师
      地区原本阴阳去不分,明代大规模移民后
      出现了山西垦民阴阳去二分的方言,这
      样,两类方言长期并存,在长期接触中,由
      于北京官话的强有力影响,就形成今河北
      方言部分地区去声分阴阳而阴强阳弱、去
      声合流而连调又能区分阴阳去的不同层
      次的过渡现象。实际上,河北部分方言的
      阴阳去的演变是晋语上党片方言去声演
      变的延伸。
      二、晋东南晋语去声分阴阳的性质
      讨论到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在晋东
      南晋语中,长治等 24 个方言去声分阴阳的性质、沁
      县等 26 个方言中去声不分阴阳的性质分别是什么
      呢?沁县等方言中的去声是从来没有分化过还是曾
      经分化为阴阳去之后又合二为一了呢?如前所述,
      中原官话汾河片部分方言中去声也分阴阳,关于其
      性质,王临惠先生(2003)曾谈到,山西汾河流域中,
      “下游的霍州、洪洞、曲沃方言里去声分阴阳则是声
      母的清浊影响声调分化的一种超前形式,它的形成
      当不晚于全浊声母清化的时间,否则,它就失去了
      分化的条件了。”[5]101 我们同意王临惠的看法,我们
      认为晋东南晋语中长治等方言去声分阴阳的性质
      也是如此。声母清浊会对声调的调值产生影响,这
      是大家公认的事实。我们认为,沁县等方言去声不
      分阴阳和长治等方言去声分阴阳的现象正是古声
      母清浊对声调调值产生不同影响的结果。在沁县等
      方言中,在声母的清浊对声调调值的影响还没有达
      到形成不同调类的程度的时候,这种影响就因浊音
      清化而中断了,因此,浊音清化后,其去声不分阴
      阳,仍为一个调类。而在长治等方言中,在浊音清化
      之前,古清浊声母对其去声调值产生影响的程度要
      比对沁县等方言强烈,对其去声调值的影响已经到
      了可以形成阴阳调类的程度,因此,浊音清化后,形
      成了阴去和阳去两个调类。由此可见,沁县等方言
      去声不分阴阳并不是去声分阴阳之后又进一步合
      并的结果。而且,如果说沁县等方言的去声是分化
      为阴阳去之后又进一步合并的结果,那么,为什么
      同处北方话包围之中,偏偏只有长治等方言阴阳去
      没有发生合并,而沁县等方言阴阳去都合并为一个
      去声了呢?我们很难对此做出合理的解释。综上所
      述,我们认为沁县等方言去声不分阴阳是一种存古
      现象,而长治等方言去声分阴阳则是“声母的清浊
      影响声调分化的一种超前形式”[6]101。
      既然我们认为沁县等方言去声不分阴阳是存
      古现象,那么,这就启示我们,声母清浊不一定导致
      声调的分化。从声母清浊的角度来考察晋东南晋语
      古今调类的分合规律,可以看出以下几点:(1)平声
      分阴阳,古清声母平声为一类,今读阴平,古浊声母
      平声为一类,今读阳平。(2)古清声母、次浊声母上
      声为一类,今读上声,古全浊声母上声并入去声或
      王 利 晋东南晋语的去声二分现象
      · ·25
      长 治 学 院 学 报
      阳去,有跨类现象。(3)古清声母去声为一类,今读
      阴去,古浊声母去声(包括全浊上声)为一类,今读
      阳去,分布在长治等 24 个方言中。(4)古去声在沁
      县等 26 个方言中仍读去声,不分阴阳。(5)古清声
      母入声为一类,今读阴入,古浊声母入声为一类,今
      读阳入,分布在潞城等 16 个方言中。(6)古清声母、
      次浊声母入声为一类,今读阴入,古全浊声母入声
      为一类,今读阳入,分布在长子等 23 个方言中。(7)
      古入声不分阴阳,分布在晋城等 11 个方言中。
      从晋东南晋语的调类分合规律来看,有些调类
      分合规律确实是以古声母清浊为条件分化的,如平
      声分阴阳、潞城等方言入声分阴阳、长治等方言去
      声分阴阳等都是古声母清浊对立转化为今阴阳调
      的对立,但也有些调类的分合并没有以声母清浊为
      条件,如沁县等方言的去声不分阴阳、晋城等方言
      的入声不分阴阳。由此可见,古声母清浊会对声调
      调值产生影响,但并不一定会导致所有方言的声调
      都发生阴阳调的分化,也就是说,古声母清浊的对
      立并不一定非得转化为阴阳调的对立。因此,“清辅
      音一般与高调相联系,浊辅音一般与低调相联系,
      古四声因声母的清浊对立而各分阴阳”的传统看
      法,虽然对于古四声分阴阳今读八调的多数南方方
      言而言是适用的,但对于包括晋东南晋语在内的北
      方方言而言则未必完全适用。关于这一问题,丁邦
      新先生[7]109 也曾有论及:
      我们知道清浊声母影响声调的演变是很普遍
      的现象,但未必是必然的影响,例如现在的国语中
      有以下这样的对比:
      1.闪:拶an214 :染 拮an214
      2.上:拶a耷51 :让 拮a耷51
      两对字各自不同的地方只有声母的清浊,至少
      在听觉上无法分辨“闪”和“染”或“上”和“让”在声
      调上有高低差异,可见清浊声母对声调的影响只是
      可能的条件,并没有必然性。
      由此可见,声母清浊只是影响制约声调发展的
      一个重要因素,但不是导致声调演变的决定因素。
      参考文献:
      [1]李思敬.切韵音系上去二声全浊声母字和部分去
      声次浊声母字在河北宁河方言中的声调表现
      [J].中国语言学报,1995,(5):34-38.
      [2]陈淑静.河北保定地区方言的语音特点[J].方言,
      1986,(2):14-18.
      [3][4]乔全生.晋方言语音史研究[M].北京:中华
      书局,2008.
      [5][6]王临惠.汾河流域方言的语音特点及其流变
      [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7]丁邦新.丁邦新语言学论文集[M].北京:商务印
      书馆,1998.
      (责任编辑 史素芬)
      · ·26

      江苏·苏州
    • 0
    • 0
    • 0
    • 4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实时动态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