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徐州话历史因素

      徐州-蚌埠方言区是普通话的发源地”观点之争为什么有人说“徐州-蚌埠方言区是普通话的发源地”,姑且不论是非对错,支持这种说法的解释确实能佐证徐-埠方言在历史上的影响是贯穿的。
      中国历史有两个朝代对于中国普通话影响最为深远,一个是汉朝另一个就是明朝。
      汉族形成于汉朝,汉初皇室成员大部分来自徐州地区,当时天下在几百年的战争过后,第一次真正长时间的统一起来,秦始皇只完成了文字和度量衡的统一(所谓“书同文”等),而没有来得及完成语言的统一化,这一任务一直推到了汉朝。
      刘邦大封同姓王,这样中国的统治阶层都来源于徐州,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相当于全国徐州化,徐州话成为全国的普通话也不为奇,也正是这样,才让徐州剽悍的民风走向全国,造就汉王朝无敌的军事实力,汉武帝破匈奴人拓疆域正是徐州民风的体现,带来汉朝的繁荣,逐渐演变出现了汉字。而文化上有刘向《战国策》,刘安《淮南子》,影响之大持续到后来的刘义庆等。
      有人质疑,徐州后来被北方民族同化,可是当今徐州,彭城刘氏依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姓刘的比较多的意思),沛县依然有樊哙后人,足以证明徐州人一脉相传到了明朝,因为刚刚赶走外族的统治,国家的首都先是放在南京,后改到了北京,明朝的皇帝是安徽人朱元璋,可是朱元璋和刘邦不一样,刘邦的手下大多是徐州本地人,而朱的手下好多并不是凤阳一地,朱元璋本人的父亲就是徐州人,他的老婆马后也是徐州姑娘,还有手下徐达,等人也多是徐州地区的起义军后追随朱元璋的,此外徐蚌方言本身就是自成一家。元代的民族压迫政策下中国汉语是没有地位的,这样原有的官话也受到了压制,明朝的诞生也让汉人再一次起来,再一次树立汉族的官话(普通话)。当然首选也就是徐蚌方言啦。南京之所以说话像安徽话那是因为朱元璋的原因,北京话如此也是徐蚌方言后生。
      后来满族来到了中原地区,可是满人没有像元朝那样大搞民族主义,而是主动放弃满文化,学习汉语,本身北京就是明代的都城,清朝人当然也只能就近学习一下北京话了——这一过程就是徐蚌方言的北方化。这样一直到建国后以北京话为基础来定立普通话,实际上本源上是北方化的徐蚌方言作为普通话。
      回顾一下历史我们看到,徐蚌方言先是统一个汉族大部分地区的方言,确立了徐蚌方言成为[官话]的基础,徐埠方言又因为明代之后是清代的直接原因,始得其语言一直为京味话。最后成为普通话也不为奇了。
      徐州一些常用方言(方言—-普通话):光腚—-裸体,毛格儿—-硬币,河沿—-河边,外人—-已婚男人,娘们—-妇女,脚(发决音)丫子—-光着的脚板,“叨[夹]……”——“[用筷子]叨[夹]菜吃”,逢集—-定期集贸市场(徐州很多农村的集贸市场不每天都有,一般分单号或双号赶集),凫水儿/[下河]洗澡—-游泳/戏水,板下来—-扔下来,躖(音:段)上来—-追/赶上来,俺爷—-父亲(邳州、睢宁等方言交汇区特有),辣汤—-一种口味偏咸的汤品,米马[“犸”音]”糊,豁鱼—-捉鱼,俺大大(第一个“大”字第三声,第二个“大”字平声)—-老徐州人对自己父亲的称呼;俺大[爷/娘](“大”字第四声)—-我伯父/母 ,俺叔(邳州、睢宁等方言交汇区发福音)—-我叔叔
    • 0
    • 0
    • 0
    • 1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繁简体转化繁體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